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16岁女孩嫁给30岁鳏夫,疫情下的印度童婚

iwangshang / 张超 / 2020-10-04

摘要:每年上百万印度女孩遭遇童婚。

天下网商记者 张超

今年6月,16岁印度女孩艾尔莎打进政府救助热线,哭着说父母强迫她嫁给一名39岁男子。

艾尔莎的父母在疫情中双双失业,提亲男子不但愿意负担所有婚礼费用,甚至没有要求女方提供嫁妆。

为了减轻经济压力,艾尔莎父母立马就同意了这桩婚事。

政府为艾尔莎提供了保护,让她逃过童婚侵害,然而还有千千万万的印度女孩,却没有如此幸运。

疫情期间,印度儿童正在成为经济下滑的牺牲品。

印度儿童人权活动家,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凯拉什·萨蒂亚尔希直言,成千上万的儿童正在经历童婚、童工,这说明印度政治、经济、社会已经出现严重问题。

凯拉什·萨蒂亚尔希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提到了印度儿童面临的困境

每年上百万印度女孩遭遇童婚

拉贾斯坦邦的阿蒂·穆希亚也是16岁,是一名8年级学生,学校关闭后,她被迫回到家中。

哪怕学校未来重新开放,穆希亚也不会回去上学了,因为她嫁给了一个杂货店老板——一名30岁的鳏夫。

穆希亚也抗争过,但父母不为所动,反而是她自己,在父母不断劝说下渐渐认命。

“爸妈认为婚姻比教育更重要,因为不管我学了多少,获得了什么学位,最终还是要回归家庭相夫教子。”穆希亚说,“既然结果都一样,为什么不是现在呢?爸妈认为现在是最适合结婚的时候,疫情可以让我们在婚礼上少花钱,更何况我丈夫还有一家杂货店,也不要求嫁妆,这在平时几乎不可能。”

奥里萨邦的12岁女孩丹达帕迪,也在8月中旬嫁给了一名19岁的同村男孩。

丹达帕迪想继续读书,所以一直拼命抗争,但父母不为所动,她在婚后还遭到了丈夫的性侵。

很多印度女孩面对童婚无力抗争

丹达帕迪的父母没有任何异议,她家太穷了,父母没有文化,在夫家面前毫无话语权,他们只盼着女儿早点出嫁,以免拖累自己。

17岁的普尔马蒂在家里抱着刚出生的婴儿

印度法律规定,女性最低结婚年龄为18岁,男性为21岁。

然而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印度是世界上童婚比例最高的国家,其中童婚女孩(未满18岁)占到全球童婚女孩的三分之一,每年至少有150万人。

出嫁的印度新娘,还是一个孩子

为此,印度专门制订了《禁止童婚法》,已婚男性与18岁以下未成年妻子发生性关系属于强奸;试图让未成年孩子成婚的父母,则将面临10万卢比(约9300元人民币)罚款及两年监禁。

印度女孩举着“拒绝童婚”的牌子

疫情期间印度家庭急着嫁女儿

然而,法律在疫情期间遭到了完全的漠视。

卡纳塔克邦儿童权利保护委员会主席巴斯蒂安·安东尼指出,婚礼对印度家庭来说是一件大事,有些人甚至需要为举办婚礼贷款。

疫情期间,一名14岁的女孩与比哈尔邦一名30岁的男子结婚

原本,穷人要为降低婚礼成本找各种理由,现在疫情一来,反倒可以光明正大缩减婚礼规模,有些婚礼上出席的宾客甚至还不足10人。

有些印度家庭的婚礼很简陋

对于男女双方家庭来说,早点结婚也没什么不好,男方急需获得劳动力来照顾家中老人,而大部分女方家庭原本就将女儿视为别人家的财产,早点嫁出去可以免除养育女儿的责任。

为了躲避政府监管,童婚家庭总会想尽各种办法,比如选在半夜或清晨举行婚礼,把结婚变成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卡纳塔克邦,政府工作人员收到风声,辖区一个村里,一名16岁女孩嫁给了一名30岁男子,天还没亮,就在寺庙举办了婚礼。

一对印度新人在寺庙中,新娘是未成年女孩

然而,当工作人员花了几个小时赶到村子时,婚礼早已结束,双方家庭都对婚礼矢口否认,直到工作人员找到婚礼照片,才为这桩童婚立了案。

然而,最终处理结果可能会不了了之,毕竟婚礼得到了双方父母的“祝福”。

印度媒体报道,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封锁让童婚数量激增

当地一位女保姆林古说,“我也有一个上7年级的女儿,平时她上公立学校,我们不用担心学费,还有免费午餐,但现在她一直闲在家里,他爸已经丢了工作,全家只靠我一个人养,反正她迟早要嫁人,如果有好人家,我为什么要拒绝呢?”

今年1-7月,印度政府资助的免费儿童紧急求助热线Childline,已经干预了约15000起童婚案件,比去年激增17%-21%。

现阶段,印度并没有能力从国家层面干预童婚,只能依靠地方政府、社会组织和志愿者来收集数据并做相应干预。

可是随着疫情继续蔓延,童婚只会有增无减,还会让这些女孩今后遭受更大的磨难,比如被男方补要嫁妆、遭遇家庭暴力、过早怀孕等。

一名童婚女子展示家暴产生的疤痕

男孩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

对印度儿童来说,疫情带来的冲击不分性别,女孩被家里逼着结婚,男孩也要忙着赚钱养家。

11岁的德赫拉杰已经辍学了,他目前在诺伊达地区卖菜。

疫情期间摆摊卖菜的印度男孩

德赫拉杰的父亲是一名司机,母亲待业在家,偶尔做做钟点工。他还有一个4岁的弟弟和一个6岁的妹妹,就算平时,一家人也只能勉强吃上两餐。

3月封锁后,父母都失去了工作,德赫拉杰不得不出门卖菜补贴家用。

印度儿童在想办法补贴家用

德赫拉杰的母亲说,儿子成绩很好,将来说不定能上大学,辍学也是迫不得已。

“如果他去上学,谁来照顾弟弟妹妹?我原来还能赚12000卢比(约1100人民币)一个月,但是现在家里连6月、7月的房租都付不出,他不去卖菜,我们一家都要露宿街头了。”

疫情让印度不少底层人民生活困难

比哈尔邦的潘卡吉·拉尔一家也快撑不下去了,拉尔是一名人力车夫,除了妻子,还有五个孩子要养。

连续几个月的封锁,拉尔失去了收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13岁的大儿子身上。

中介告诉拉尔,1000多公里外的拉贾斯坦邦,一家手镯制造厂还需要工人,每个月工资为5000卢比(约460元人民币)。

两名男孩在印度的一家手镯工坊里工作

送儿子走的时候,拉尔的情绪崩溃了,“我们家两天没饭吃了,这个工作需要灵活的手指,我是拉车的,干不了这个,要不是没有办法,谁会愿意送儿子去这么远的地方?”

在印度,雇用儿童是刑事犯罪,但国际劳工组织等机构在2018年做过统计,印度大约有5600万儿童失学,其中1010万儿童提前参与工作。

疫情期间,提供免费午餐的学校相继关闭,印度儿童失去了可以提供一定程度庇护的场所,让原本陷入经济危机的家庭负担雪上加霜。

印度学校提供免费午餐

与此同时,印度许多企业为了弥补疫情带来的经济损失,开始寻求更廉价的劳动力,而儿童恰恰满足了这种需求。

印度的童工

一些救助童工的组织指出,随着印度经济开始恢复,童工需求会更多,那时的问题还会更严重。

参考资料:

BBC:India's Covid crisis sees rise in child marriage and trafficking

Reuters:India's Nobel laureate fears upsurge in child labour as pandemic shrivels economy

Hindustan Times:India faces lost generation as Covid-19 pushes children to work

Vice:India’s COVID-19 Lockdown Is Making It Easier For Girls To Be Forced Into Child Marriage

idr online:A pandemic cannot justify child labour

The Diplomat:Early Marriages in India: No Child’s Play

Straits Times:Child marriages on the rise in India amid the Covid-19 pandemic

1598425344392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