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这里的污染与切尔诺贝利齐名,许多孩子活不过25岁

iwangshang / 王安忆 / 2020-07-08

摘要:5360万吨电子垃圾,谁在承受代价?

天下网商记者 王安忆

联合国日前发布《2020年全球电子废弃物监测》报告显示,2019年,全世界产生5360万吨电子垃圾,重量约等于5000多座埃菲尔铁塔,或是350艘玛丽皇后二号游轮,再创历史新高。

短短5年,全球电子垃圾已增长21%,联合国这份报告预测,到2030年,全球电子垃圾将达到7400万吨。

联合国全球电子废物监测发布报告

电子垃圾严重危害一些地区的环境,而受害人往往不是电子产品消费者,而是欠发达国家的贫苦民众。

电子垃圾养活4万人

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不只是切尔诺贝利,还有非洲加纳的阿博布罗西。

阿博布罗西是一处贫民窟,距离加纳首都阿克拉仅15分钟车程。

阿博布罗西

每个月,阿拉克都会从欧美国家接收600至1000个集装箱,然后转运到阿博布罗西处理,集装箱里装满了电视、手机、冰箱等各色电子垃圾。

说是电子垃圾,其实是垃圾中的垃圾。

加纳处于整条回收产业链的最末端,所有电子垃圾在起运之前,早已在欧美国家经过可回收预处理,最值钱且便于回收的贵金属所剩无几,余下多为有害环境的塑料废品。

阿博布罗西的电子垃圾填埋场,面积足有11个足球场大小,每年约有21万吨电子垃圾在此焚烧填埋,只有总重的3%具备回收价值。

用旧电脑铺成过河的“桥”

然而,正是这3%的可回收物资,吸引了4万加纳人来到阿博布罗西讨生活。

每天,超过5000名废料收集者在刺鼻的黑色烟雾中“工作”,大部分是孩童和青少年。

阿卜杜勒和其他几位十几岁的伙伴坐在一处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地上摆着一堆铜丝和铝制零件。

“我14岁从塔马莱来到这里,那时每天能赚2到5塞地(0.4至1美元),每月我会往家里寄50塞地(10美元)。”

在阿博布罗西随处可见的小孩

电线和显像管里有铜,电路板里有银,数码产品外壳上有铝,孩子们很清楚哪些金属最值钱,但他们只有一种简单粗暴的回收手段——焚烧,用火焰融化塑料,余下的就是各种金属。

填埋场里等级森严,20出头的小伙子们从不干活,他们控制着回收秤,每天负责从十多岁的孩子手里收购金属,然后加价出售给港口附近的铸造厂。

年龄低于14岁的孩子,不允许参与焚烧,女孩也不能参与任何与废料回收相关的活动。小男孩和女孩们就头顶着筐子穿梭其中,将去皮的橘子、小水袋或是熟食,出售给那些忙碌的废料收集者。

九岁的阿德霍出售小水袋

永远过不了25岁生日

阿博布罗西的树荫下,气温通常超过30摄氏度,填埋场里没有树荫,点着熊熊大火的火坑,温度通常高于300摄氏度。

14岁的俾斯麦是个孤儿,他总背着一个背包,在其他人烧掉回收一批电子垃圾后,再去搜寻人家可能遗漏的可回收物资,有时是铜缆和铝制零件,有时有磁铁、螺丝和钢塞。

这些是阿博布罗西废料收集者的“宝藏”

只要背包装满一半金属,俾斯麦就去卖给管秤的大孩子,换取2赛迪,这点钱通常只能换回一些米或是西红柿,运气好的时候,他能买到一只烤鸡腿,但也常常空手而归。

每次经过火坑,俾斯麦不会关心在烧戴尔、苹果还是西门子,他只知道自己的脑袋越来越痛,喉咙也越来越痛,而且灰色胶状的燃烧物落在身上,不多久皮肤上就会长出斑点,很痒,可他不敢挠,生怕挠破皮肤落上灰更痛。

和俾斯麦一样,21岁的约翰·玛哈玛也经常头疼,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但他别无选择,“我每天都幻想着回家,可我的家人需要钱。我们都知道这里有太多问题。”

2008年,绿色和平组织来到阿博布罗西,从泻湖、灰烬和土壤中采集样本,发现了高浓度的铅、镉、砷、二恶英、呋喃和多氯联苯。

裂着伤口的奶牛在垃圾堆里找吃的

铅含量最高的土壤样本,是自然水平的100倍。

铅具有神经毒性,短暂接触就会引起头痛和胃痉挛。而阿博布罗西的孩子们常年接触高浓度的铅,会严重损害神经系统,尤其是大脑。

焚烧电子垃圾释放的有毒物质,也污染了当地的食物链。阿博布罗西小贩出售的鸡蛋中,二恶英和多氯联苯含量,是欧洲食品安全局规定标准的220倍。

“这里的一些孩子,永远过不了25岁生日。”研究人员凯文·布里根说。

2013年,美国布莱克史密斯研究所将阿博布罗西列入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与切尔诺贝利齐名

经济利益驱动危险交易

1992年生效的《巴塞尔公约》,禁止发达国家将危险废物运往欠发达国家,但类似法规很容易规避,只要将电子垃圾打上“可重复使用”或“援助”的标签就行。

《巴塞尔公约》于1989年3月通过,1992年5月生效

促成电子垃圾出口的主要动机,还是经济利益。

在德国,按照环境法规处置一台废弃CRT显示器,成本大约为3.50欧元,将其装进送往加纳的集装箱,仅需1.50欧元。

而对加纳来说,接收发达国家的电子垃圾,每年能贡献1-2.8亿美元的产值,这还不包括占到大头的非法交易。

状况良好的PC和电子设备未经测试就在阿克拉出售

随着越来越多的集装箱运抵非洲,到2018年,阿博布罗西的废料收集者月收入已涨到70美元到140美元不等,经销商和回收商收入更高,每月可以达到1050美元左右。

2015年,德国国际合作公司(GIZ)设立了一个项目,希望用自动剥线机替代明火,接管阿博布罗西30%的电缆回收工作。

阿明·伊德里斯已经用上了自动剥线机,将电缆穿过刀片即可切开绝缘材料,很容易获取内部的铜线或其他金属,“这远比烧铜好得多,而且我们获得的收益更高。”

用自动剥线机很容易就能获得铜线

加纳还获得瑞士约610万欧元的资助,于2015年启动了“可持续回收产业项目”,旨在加强电子垃圾的处理能力。

这些举措,或许能在未来减轻阿博布罗西受到的影响,但不足以阻止这场生态灾难,污染已经形成,健康已经受损。

阿博布罗西的男孩们在空地上踢球

在阿博布罗西填埋场的中心空地上有一个足球场,男孩们天天都会进行比赛,每个孩子都梦想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尽管他们中的一些人,也许永远过不了25岁生日。

小男孩的“工作袋”放在脚边,怀里抱着球

参考资料:

the guardian:$10bn of precious metals dumped each year in electronic waste, says UN

abcnews:How Discarded Computers Are Poisoning Africa's Kids

theconversation:How potential of massive e-waste dump in Ghana can be harnessed

scidev:World’s biggest e-dump, or vital supplies for Ghana?

wired:The Hellish E-Waste Graveyards Where Computers Are Mined for Metal

apnews:For Ghana e-waste recyclers, a safer option amid toxic fumes

berkeley:What’s the real story with Africa’s e-waste?

theecologist:E-waste in Ghana: where death is the price of living another day

francetvinfo:La décharge de déchets électroniques d’Agbogbloshie, véritable défi économique et environnemental pour le Ghana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