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不戴口罩罚款40万还要坐牢,为什么这个国家感染率世界第一?

iwangshang / 王安忆 张超 / 2020-06-05

摘要:严刑峻法,不如一视同仁。

天下网商记者 王安忆 张超

随着全国多地迎来35℃以上高温,一些人闷热难耐,已经把口罩摘了。

可是在最高气温超过40℃的卡塔尔,人们哪怕再闷再热也得忍着,因为不戴口罩违法,交完天价罚金,人还得去坐牢。

国外媒体报道,卡塔尔严惩不戴口罩的行为

不只是卡塔尔,为贯彻戴口罩和社交隔离的防疫方针,许多国家纷纷出台了严峻法律,令人困惑的是,这些法律并未帮助它们控制住疫情。

全球最严抗疫法律却未奏效

卡塔尔最近出台了号称“全球最严抗疫法律”。

卡塔尔规定,人们出门必须戴口罩,不戴口罩会被处以最高20万卡塔尔里亚尔(约合40万人民币)的罚款以及3年监禁。

卡塔尔首都多哈戴口罩的人

科威特也宣布,不戴口罩者将面临最多3个月监禁以及5000科威特第纳尔(约合11.6万人民币)罚款。

在科威特,无人机还会检查人们是否戴口罩

而在沙特,一名外国人因今年3月在购物中心内对着手推车吐痰而被捕,被捕后发现其患有新冠肺炎。

沙特警方表示,这名外国人可能被控谋杀未遂,检方也认定这是“故意在社会成员中间传播冠状病毒的流行”并引起恐慌,属于“重大罪行之一”。

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街头,一名男子戴着口罩

对于类似罪行,沙特法律的惩罚非常严厉,通常会被判处死刑。

除了海湾国家,新加坡也一贯奉行严刑峻法,对于违反隔离政策行为的处罚同样严厉。

新加坡政府规定,在工作或学校以外,举行十人以上聚会就是刑事犯罪。

在非暂时性交互(例如排队或坐下)环境中,必须保持至少一米物理间隔,违者将处以最高10000新元(约合50000元人民币)罚款和6个月监禁。

在新加坡,排队检测抗体都有固定间隔

众所周知,戴口罩和社交隔离是控制疫情最有效的方式,这些国家用严苛法律强制人们执行防疫措施,理应早就控制住了疫情,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

沙特一度是海湾地区确诊病例增速最快的国家,6月3日单日确诊病例增长仍有2171例。目前累计确诊病例已经突破了9万例。

卡塔尔今天下午公布最新数据显示,过去24小时新增确诊病例1581例,累计确诊病例达到63741例,而该国人口只有264万,确诊病例数量已超过总人口的2.4%,感染率高居全球第一。

卡塔尔街头一些场所要接受测温和消毒

新加坡原本是抗疫典范,还一度被世卫组织点赞。然而到4月下旬,新加坡单日确诊病例数一度突破1000人,直到今天,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仍有517例,目前累计确诊病例已增至36922人,疫情形式依然严峻。

国外媒体报道,新加坡迎来了第二波疫情高发期

外国劳工居住地成病毒温床

为什么严刑峻法都无法阻止疫情扩散?

因为在海湾国家和新加坡,都有大量外籍劳工,这些工人居住条件恶劣,难以贯彻防疫措施,最终成为了滋养病毒的温床。

“海湾国家最依赖两件事,石油价格和外国工人,但这两件事都受到了疫情影响。”华盛顿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研究员埃曼说。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报道,在沙特等海湾国家,移民工人最容易受感染

在沙特,酒店服务员、购物中心柜员、出租车司机、建筑工、清洁工等职业高度依赖外国工人。

在卡塔尔,以百万计的外国工人正在为2022年世界杯赛建设体育场和其他配套设施。

联合国劳工局数据显示,目前大约有3500万外国工人在海湾国家工作生活。

在海湾国家工作的外国建筑工人

然而,这些外国工人的生活条件并不乐观,成为海湾国家疫情爆发的主要原因。

努鲁丁是一名印度绘图工人,住在沙特首都利雅得郊外的一处集体宿舍,这里远离利雅得的摩天大楼和购物中心,只有拥挤和肮脏。

外国工人租住的宿舍

努鲁丁说,“我的房间没有WiFi、没有电视,只有一张小床,还要跟20-30人共用一间浴室。”

努鲁丁所在的宿舍,已经有9人被感染新冠肺炎,而他也被送到集中隔离点进行观察。

在卡塔尔多哈,外国工人同样住在逼仄的宿舍中,房间里密密麻麻堆满高低床,厕所简陋到几乎用不上自来水……

外国工人们的居住条件

住在这样的环境里,难怪疫情会在海湾国家外国工人聚集区快速传播。

据沙特卫生部说,5月初某一周的新增确诊病例中,非沙特居民确诊比例超过76%。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说,海湾国家有一半人口是外国人,即使各国采取严格封锁措施,疫情还是会在外国工人社区中快速蔓延。

海湾国家的外国工人成了防疫最大变量

国际劳工组织高级移民专家理查德认为,“外国工人在海湾国家的生活条件,非常有利于病毒传播,接下来可能还会有一场病毒传播的大风暴。”

各国正在针对性调整防疫措施

新加坡和海湾国家面临着同样的困扰。

目前,大约有140万外国工人常住新加坡,占新加坡总人口的38%。2/3的外国工人从事着建筑工、清洁工、维修工等工作。

新加坡的工人

外国工人中,大约25万人集中居住在43个私人经营的宿舍区内,宿舍区条件简陋,每个房间通常住10-20人,人均活动空间只有4.5平米。

新加坡工人的宿舍

澳大利亚“对话”网站,曾报道过新加坡外国工人的生存现状。

逼仄的房间里,最多要容纳30个人,没有空调甚至没有通风设备,臭虫蟑螂横行,80多人共用一个肮脏的厕所。

新加坡外国工人宿舍环境非常差

在宿舍中,两个工人睡一张床司空见惯,白班工人回屋睡觉时,夜班工人可能刚刚从这张床上起来。

这些外国工人宿舍,历来是爆发各种传染病的温床。2012年,新加坡西北工业区的外国工人宿舍,就曾大规模爆发过登革热病。

而新加坡的各类防疫政策,起初也忽略了这类“边缘人群”。

2月初,新加坡政府向所有新加坡人发放口罩,外国工人就被排除在外。

新加坡给外国工人做检测

新加坡学生回国时在酒店隔离两周,外国工人却被限制在条件简陋的宿舍中,导致疫情逐步失控。

目前,各国正在积极反思防疫举措并不断做出调整。

沙特城乡事务部从4月中旬开始,对外国工人宿舍进行必要卫生检查,并要求保证外国工人宿舍区每日厕所消毒两次、每周整体消毒一次,还要确保房间内部、走廊等公共区域配备足够消毒洗手液。

新加坡开始给外国工人集中送食物

新加坡则在尽可能调整外国工人住宿条件,比如转移部分工人到安全区域以减少拥挤,还有为宿舍工人提供食物,以减少使用公共厨房,降低感染风险。

新冠病毒前人人平等,一个国家要控制住病情,严刑峻法之外,更需要对所有人一视同仁。

参考资料:

The conversation:This is why Singapore’s coronavirus cases are growing: a look inside the dismal living conditions of migrant workers

NPR:Migrants Are Among The Worst Hit By COVID-19 In Saudi Arabia And Gulf Countries

Reuters:More patients than beds in Mumbai as India faces surge in virus cases

New York Post:India police punish coronavirus lockdown evaders with sit-ups

BBC:Coronavirus:Iran holy-shrine-lickers face prison

The Sun:CORONA EXECUTION Man with coronavirus could face the BEHEADING in Saudi Arabia for spitting on shopping trolleys

The Hindu:Coronavirus in Dharavi | When a virus finds space in India’s largest slum

Bloomberg:Locked in Cages, Beaten and Shamed: Virus Laws Lead to Abuses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