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我开了10年景区小卖部,曾每年亏损15万,这个五一活过来了

iwangshang / 李丹超 / 2020-05-01

摘要:给600万传统小卖部一个新活法。

天下网商记者 李丹超

杭州湘湖景区有一家小卖部,5月1日迎来了本年度的第一个“高光时刻”:尽管天气阵雨不断,但从早上8点开门起,小卖部几乎里里外外都是人,老板为此招了3位兼职店员。下午3点,收银台显示,收到当日付款250多笔。

实际上,小卖部从去年开始就陆续上了不少短视频平台,成为当地一个网红打卡地。

这是它现在的样子。直面270度超广角湘湖湖景,鲜花环绕、科技加持,来过的人习惯称它“最美天猫小店”。

小卖部成名以后,来这的男女老少,有专门来拍抖音的,有专门来做直播的,也有专门来找老板的。

以前的老板是谁,不详。现在的老板,就是上图里的男人。他叫金锡华,杭州萧山人,是不是土豪也不详。没事的时候,他确实喜欢这样捯饬自己。

估摸着五六十岁的人都有极深的故土情怀,尤其像老金这种在国外待了好多年的。4月29日我见到他那天,他又穿上了心爱的大地色汉服,站在时尚feel的天猫小店里,确实很飒。

中年男人很飒的结果就是,像这样被合影的次数会很多、很多、很多……

不过放到两年前,老金可就没那么飒了。

老金属龙,今年56岁,外号不叫金哥、也不叫龙哥,而是“部长”。

为啥叫“部长”,因为老金开了10年景区小卖部,风头最旺的时候,从西湖到湘湖,总共开了10家。

两年前,他接手了这家小卖部,“被迫”开始了一次改造。

这是小卖部两年前的样子。

和中国景区大部分的小卖部一样,两年前,它靠着“三件套”艰难度日:饮料、泡面、纪念品。

直到,小卖部的生计陷入了史无前例的糟糕:每年亏损15万。

这当中有历史原因,湘湖景区有了二区三区,老主顾们都奔那里去了,身在一区的小卖部自然生意也就落了空,但更多的,是因为千篇一律的生意思路。

老金虽是60后,脑子却很活络,接下这个烫手山芋时,身为“部长”的他想到了“新零售”。

新零售和小卖部的一个典型案例,是浙大玉泉校区后门的维军超市。2017年8月28日,它作为第一家“天猫小店”亮相,给出了数字化小卖部的样本。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零售通事业部总经理林小海曾说,像维军超市这样的小店,中国有600万家,然而在过去的十年里,他们成功地错过了信息化和智能化的机会,天猫小店是一次弯道超车。

现在,全国已经有130多万家小店接入阿里巴巴生态,你随便在街头看到的一个由七旬老人经营的杂货店,可能已经拥抱新零售。

老金决定把这里也变成一家“天猫小店”。2019年初,他找了专门的机构帮忙设计了图纸,结果改造动静太大,方案就被pass掉了。

实在没办法了,景区方面要求他大年初一前改造出家新店来,老金硬着头皮自己画了图纸,结果还是被pass掉。还好那时候有个景区的朋友替他作保,这才通过了图纸。

20天后,老金改出了一家新店。

这是小卖部现在的样子。我跟老金说,不管当初是不是“被迫”,结果总是令人满意的。

改造费用不小,去年一年算下来赚的钱就不是很多,但变化却是巨大的。

就说小卖部前后两扇门,花花草草两组排开,这个季节红的、紫的、黄的,开得真是极美。门头上一个黑色的天猫头像,悠哉游哉地长在这处风水宝地。

以前进货得去萧山商贸城,10家店的货盘一盘再去进货,那简直要命,每天老金都在店员的各种“催命”电话中度过。

现在不一样了,除了一些小朋友玩具,老金手下的4家店,全部通过零售通下单。货送到店,不需要他总是去跑腿进货了。关键是,店里什么东西好卖,零售通掌握得比他还清楚,可以及时补货,也少了囤多过期的风险。

零售通和小店上游的120家品牌和经销商一起,向小店提供了免息赊购和“过期赔”、“滞销赔”等服务。而这些品牌大部分是国货,通过为小卖部量身定制商品等,国货品牌也找回线下运营的阵地。

这点老金感触很深。他最早在供销社工作,经历了柴米油盐、镰刀化肥计划供应的年代,又去了俄罗斯做贸易生意亏本回国,他明白,如今做生意不靠数据说话是不行了。

小卖部配备的如意POS,可以共享阿里巴巴经济体大数据,根据淘系、高德、饿了么等消费数据,通过对小店周边消费者进行画像,为小店推荐周边消费者喜欢的商品,也能帮小店推荐可能存在的爆款商品。

小卖部门口的天猫爆款货架如今摆满了百草味、三只松鼠等网红商品。

4月28日,林小海宣布对六百万小店的数字化帮扶方案,包括高德地图为小店引流、一键接入饿了么、大数据产品“零”元购等,街坊小店将接入阿里巴巴春雷计划,共享阿里经济体大数据资源。

老金的小卖部因为所在的景点叫湘浦观鱼,所以取名“湘浦小憩”,就是图中有红色遮阳伞的地方。但它所在的位置,在湘湖景区里其实不算很好。大部分来湘湖玩的人,会去景点、配套更完善的二区和三区,一区虽然风景好,但能玩的东西却是不多。

这或许注定了湘浦小憩要和其他景区小卖部有所不同。

来这里的人没那么多反而显得清净,销售清单里,卖的最好的不是泡面、瓶装饮料,而是各类鲜食、现做茶饮。

店长国芳现在做得一手好咖啡。店里设置了室外餐饮区,除了过往游客,周围小区的人晚上也会来店里坐坐喝点东西,有些老同学聚会能在这里待上整整一天。

有个数据说,中国8成以上的便利店毛利不到30%,有62%的便利店直营净利润率不到2%。而鲜食类商品的利润可以达到40%以上。

在旅游业中,还会讲一个游客停留时间的概念,游客在一个地方停留的时间越久,对当地的消费贡献也就越大。

鲜食+吸引人长时间停留,让湘浦小憩一直有不错的营业额。对比老金同在湘湖但位置更好的其他三家店,这家店的平均营业额几乎是其他店铺的10倍。

作为店里的长期“店员”,老金表示这只乌龟最大的功能就是“引流+留住客”,目前看来效果很不错。

湘浦小憩的改变,印证了林小海对于天猫小店最初的期待:“我们并不是要让所有的店变成一家店,而是让他成为更好的自己。”

老金不得不选择在节假日招募更多大学生来兼职帮忙。特别是这个五一,疫情期间小卖部关门了两个多月,直到清明以后小卖部才恢复了人气,这次他猜测“报复性旅游”的可能性很大,“游客的体验很重要,所以人手一定要多一点”。

老金的老婆和女儿有时候也会来帮忙。老婆和女儿学的英文,老金学的俄文,经常有人带着外国友人来店里求三人做翻译。他偷偷告诉我自己也有私心,因为女儿并不感兴趣小卖部的生意,但“部长”想改变女儿的看法:小卖部不土。

现在,老金还在湘湖景区里添置了6台自动售货机,他因此需要每天忙到凌晨一点:去4家店里轮番转悠、给店员送饭、检查每台自动售货机的使用情况。掐着时间,他才能偶尔来湘湖小憩穿上心爱的大地色汉服过过瘾。

编辑 陈晨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