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2月6日美国就有人死于新冠!尸检报告正在找出更多真相

iwangshang / 王安忆 黄天然 / 2020-04-23

摘要:最新尸检结果让美国首例新冠死亡病例提前了20天多天。

天下网商记者 王安忆 黄天然

美国疫情传播时间线已经彻底改写。

4月2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县公共卫生部门发布消息,最新尸检结果表明,2-3月死于家中的3位居民,生前均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中最早的一位死于2月6日。

这一结果,将美国本土出现死亡病例的关键时间点往前推了至少三周。

此前,美国公布的首例死亡病例时间是在2月29日,死者在首先爆发疫情的华盛顿州。而今,美国新冠疫情的起始点,已经转到了旧金山湾区地带。

美国东部时间4月23日8时全美疫情地图,死亡病例已达42501例 图片来源:NYT

新冠肺炎,从发病到死亡的平均时间为15.4天。

2月6日这名新冠感染者死亡,算上病毒的潜伏期,意味着早在1月中下旬,圣克拉拉就已经出现了疫情,再加上死者无法确定具体的病毒接触源,意味着当地疫情爆发的时间点可能更早。

护工运送一位新冠肺炎死者尸体 图片来源:AFP

这些迟到的新冠致死证明,牵出了美国疫情的“冰山一角”。

在旧金山湾区未被检测出的早期感染者数量有多少,社区传播是不是早就已经形成,美国研究机构正在全力破解这些谜题。

1月美国或已出现“社区传播”

2月6日,57岁的审计师帕特里夏·陶德在圣克拉拉的家中突然死亡。

陶德的死亡一度令验尸官感到十分困惑,她生前很健康,定期运动、注意饮食,也没有服药史,虽然出现流感症状,但是流感检测为阴性,法医猜测她的死因是心脏病。

一位老朋友回忆,2月2日,陶德抱怨自己像是得了严重流感,并开始一边在家办公,一边休养。然而病情未见好转,陶德始终感觉身体不适,而且还喘不上气。

2月6日,陶德女儿回到家中,发现倒在厨房地上的母亲已经不省人事。

直到现在,陶德的死因才真相大白。法医在最新尸体样本中发现了新冠病毒,并判断她死于新冠肺炎。

而这意味着,陶德已成为美国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

圣克拉拉社区的游乐设施因疫情被封锁 图片来源:NYT

更让人担忧的是,陶德的病毒接触源依旧未能明确。

陶德供职于硅谷一家在全球各地均设有办事处的半导体公司,因此需要经常出差,与世界各地的审计师联络。

但她近期并没有出国旅行。最近一次去中国是去年11月,陶德曾去北京出过差,那时她的身体状况并无异常。

而到了1月,美国卫生官员已对所有从中国入境的人进行了病毒检测,所有入境病例都得到了控制。2月2日,美国颁布了针对中国的旅行禁令,当时特朗普还宣布,美国疾控中心“已经完全控制了疫情”。

1月下旬,旧金山的街道依然热闹非凡 图片来源:NYT

2月特朗普表示:“已经完全控制疫情” 图片来源:NYT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疫情还是在圣克拉拉蔓延。

除了陶德之外,目前卫生部门还通过尸检找到了两名死于新冠病毒的患者,他们分别于2月17日和3月6日死亡,同样均未找到明确的传染源。

世卫组织曾将所有国家和地区的疫情状况分为4类:无病例、零星病例、集体感染、以及出现社区传播。

而社区传播是指不受控制的本地传播爆发,通常无法追踪个人疾病的起源的最严重的传播状态。

圣克拉拉发现多个没有明确传染源的死亡病例,意味着该地区最早在1月可能就爆发了不受控制的本地传播——即社区传播。

圣克拉拉县公共卫生部主任萨拉科迪博士,就是之前在宣传防疫时没管住吃手的那位大姐

目前,圣克拉拉已是加州疫情最严重的县之一,截至当地时间4月22日,圣克拉拉累计确诊1962例,死亡94例。而当地官网的数据页面提示,由于检测能力有限,目前确诊病例可能只是实际感染数的“一小部分”。

圣克拉拉22日病例统计 图片来源:圣克拉拉县官网

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加文·纽瑟姆在4月22日表示,随着全州进一步调查新冠病毒的早期起源,可能还会有“后续公告”。

纽瑟姆表示,一些地方的验尸和尸检报告正在追溯去年12月的死亡案例。

隐藏的数万感染者

在圣克拉拉县,斯坦福大学团刚进行完一项研究,通过检测人体血清中是否有新冠病毒抗体,并根据样本的血清检测阳性比例,来推测整个地区的感染率和感染人数。

斯坦福大学组织的抗体测试

抗体是病毒侵入人体后产生的防御蛋白,血清中的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为IgM和IgG。由于抗体会在病毒感染一段时间甚至痊愈后仍留在血清内,通过血清抗体检测,能把既往感染过的,包括轻症、无症状感染者筛查出来,有助于了解病毒的实际传播规模。

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通过社交媒体在24小时内招募了当地志愿者。

抗体检测现场

其中一位志愿者托尼·休斯顿透露:“他们大约设了5个帐篷,当你开车过去,帐篷里的人就会刺一下你的手指,取走血样并记下了你的信息。”

截至4月3日,研究人员收集了3330份有效的指尖采血样本。

而推测结果令研究人员吃惊,到4月1日,圣克拉拉县192万人中可能已有4.8万-8.1万人感染,感染比例在2.5%-4.2%之间,是当时官方报告956例确诊数的50-85倍。

但是这项研究也遭到美国国内的一些质疑,包括检测的准确率和样本是否具有代表性。

斯坦福大学用于此次研究的抗体检测试剂盒,由美国明尼苏达州Premier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提供,但并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的授权。

可是研究中称,制造商提供了试剂盒对81个确诊病例和371个阴性病例的临床试验数据,得出灵敏度91.8%和准确度99.5%的结果。

该研究的预印本在4月17日发表在medRxiv上

研究人员又在斯坦福大学实验室里,用该试剂盒检测了37个阳性病例,得出灵敏度67.6%和准确度100%的结果。

研究人员结合了生产厂家提供数据和斯坦福大学实验室数据,推算出三种实际感染率,分别为2.49%、4.16%、和2.75%。这也是为什么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在两个数值区间内。

17页的《加州圣克拉拉县新冠病毒抗体血清流行率》研究详细记录了所有内容

研究人员也按圣克拉拉整个县的数据对检测结果进行了加权计算,对试剂盒准确率和灵敏度可能存在漏诊、误诊,研究人员也尽其所能调整了数据。

“即使我们知道方法还不完美,但我认为值得做,并且会根据新检测数据更新结论。”南加州大学的内拉吉·苏德博士仍认为,如此抽样检测结果,足以说明实际感染人数比官方确诊人数高得多。

美国还未摸清病毒的底

圣克拉拉的尸检报告,彻底改变了美国疫情发展的时间线,但是还有多少个城市隐藏着因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病例,多少地方已经形成社区传播,仍是联邦政府没有摸清的事实。

当前,美国多地正在快速开展类似圣克拉拉的新冠病毒抗体检测,政府与学者们希望尽快把握疫情的发展趋势,排查社区中无症状感染者,但结果测出人数往往远超预期。

4月10日,洛杉矶县政府卫生部门的检测

4月10日,加州洛杉矶县政府卫生部门联合南加州大学,随机抽取了1000名洛杉矶居民进行血清抗体检测。

根据测试推测显示,该县大约22万至44万人被感染,感染比例在2.8%至5.6%,是官方7994例确诊病例的28-55倍。

在洛杉矶县抗体检测时,居民还收到新冠病毒试剂盒

而在波士顿切尔西郊区的贝灵厄姆广场,医师随机采样了200名随机路人,其中64人具有抗体,感染率竟然高达32%,但多数人为健康的无症状感染者。

该测试由哈佛大学病理学家约翰·伊夫拉特发起,他认为检测出抗体的人数之多,可能是由于在切尔西人口密集的生活环境中,病毒已经形成了高度的“社区传播”。

而且,无症状感染者,并不一定对病毒有了免疫力,他们可能会始终保持无症状的状态,也可能会在未知时刻发展成为“确诊病例”。他们同样是病毒的传播者,会让疫情继续蔓延。

联邦政府也在继续推进更大规模的随机排摸。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宣布将进行1万名志愿者的抗体测试。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计划从本周起,在全州20家杂货店中随机选择3000名纽约人,每个区至少要有1名。

库莫表示下周将对纽约城实行抗体检测

州长安德鲁·库莫上周日称,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批准了一项抗体检测试剂,增加该州的抗体检测可信度。

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戴德县、科罗拉多州圣米格尔县等地方也将开展类似的工作,而圣克拉拉县则会每隔几周,进行新一轮的抗体测试,以跟踪当地爆发的过程。

目前,美国已经在全国进行了超过400万的新冠病毒检测,根据哈佛大学的估计,如果要在5月中旬之前重新开放美国、恢复经济生产,每天进行的测试数量应在50-70万之间,只有隔离了健康者和感染者,才能真正看清病毒传播这座冰山的全貌。

nytimes:A Coronavirus Death in Early February Was ‘Probably the Tip of an Iceberg’

buzzfeednews:Two Antibody Studies Say Coronavirus Infections Are More Common Than We Think. Scientists Are Mad.

ny1:New York Begins Antibody Testing of Thousands to Gauge Infection Rate

foxnews:California county may have traced earliest US coronavirus deaths

Bloomberg:U.S. Confronts New Testing Dilemma: How to Figure Out Who Already Had Covid-19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