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大学生网上相亲,让“美国钉钉”涨疯,李嘉诚一笔投资赚了170倍

iwangshang / 徐艺婷 / 2020-04-07

摘要:Zoom的铠甲和软肋。

天下网商记者 徐艺婷

4月6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一份报告,显示疫情期间全球富豪两个月损失了2.6万亿元。

但也有例外,一位叫袁征的富豪疫情期间财富增长77%,达到565亿元。

袁征是“美国钉钉”Zoom的创始人,持股11.41%。

过去两个月,Zoom成了外国最火的应用,除了开会、办公、上课,还被用来唱k、组酒局……美国大学生甚至在上面相亲,让它的下载量猛增了几十倍,日活用户最高达到2亿人。

Zoom的股价也从1月底的74美元最高涨至164.94美元,涨幅高达122%。

李嘉诚几年前投资了Zoom,目前持股5.22%,价值17.9亿美元,一笔投资就赚了170倍。

今天你Zoom了吗?

王睿在美国波士顿一家生物公司任职。他记得自己在家办公是从美东时间3月11日开始的。那一天,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破千。

他所在的公司出台了work from home政策,并规定在家办公的视频会议软件为Zoom。正巧碰到大项目需要推进,王睿和他的团队几乎每天都在Zoom上碰面。

三月中旬后,在美国读书的留学生李尧君也接到了在线上课的通知。当天,校长发送全员邮件,告诉大家网络上课的默认工具是Zoom,其次是Google Meet。目前,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多所高校都已改成网上授课,同学之间的相互交流变成“今天你Zoom了吗?”

美国大学生不仅在Zoom上学习,还在Zoom上相亲。

3月12日,两名耶鲁大学的学生就创建了一个名为““Love Over Zoom”的约会网站项目,提供虚拟对接服务,一天内就有2200名学生报名参加。

此外,疫情期间,Zoom还被用来送别、唱K、组酒局。

供职于一家日企中国分公司的姚一敏,最近常常在Zoom上和同事们开party。

她告诉记者,同事多是日本人,他们以前下班后会去居酒屋聚餐。但疫情之下无法聚会,于是改成了在Zoom上云喝酒和云唱K。通常,刚开完视频会议,大家就会约定Zoom的房间号,开展线上娱乐活动,每次也会邀请她加入。

姚一敏表示,正逢3月底,不少企业财年结束,人员流动率颇高,在Zoom上“云送别”也成了一种现象。

3月12日星期四午夜前后,Patrycja Gorska给她的朋友Ileana Valdez发了短信,说他们应该创建一个Zoom约会网站。几小时后,两个耶鲁大学学生的“ Love Over Zoom”项目诞生了。截至3月13日星期五,已有2200名学生报名参加了由两个计算机科学专业提供的虚拟对接服务。

截止2020年3月,Zoom的日活高峰已经涨至2亿,而去年12月仅为1000万。

根据App Annie报告,3 月 14 日至 3 月 21 日这一周,Zoom在多国创造了下载记录:美国下载量是2019年第四季度美国周均下载量的14倍,英国是20倍,法国是22倍,意大利是55倍。

爆炸式增长的秘密

Zoom创立于2011年,2019年4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与大多数亏损上市的科技公司不同,2018年Zoom就已经盈利。去年第四季度,Zoom营收1.883亿美元,净利润1531.3万美元。

李嘉诚是Zoom的股东之一。他曾多次入股,投资千万美元。

目前,李嘉诚持有Zoom5.22%的股份,以Zoom当前343亿美元总市值计算,李嘉诚股权价值17.9亿美元,投资收益超170倍。

Zoom之所以能发展如此迅捷,是因为有良好的商业策略:以“好用”的产品为基础,通过免费试用、广告营销等方式圈进第一批客户,再经由口碑营销进一步扩大用户圈层。

Zoom的“好用”特性与创始人袁征密切相关。

袁征曾在视频软件公司WebEx工作多年。WebEx被思科收购后,他成了思科全球副总裁。当发现WebEx无法使客户满意而思科也没有改进意愿时,袁征辞职,创办Zoom。

袁征常说,只要客户高兴了,公司就可以活下来。因此从成立第一天起,Zoom的核心文化就是“以客户需求为中心”。

相较于以前的视频会议软件,Zoom确实有不少打动人心的特点:网络链接稳定,视频画面清晰,产品便捷易用——它不需要注册个人信息,不需要登陆账号,只需要输入会议的ID就能进入视频会议。一位Zoom粉曾在社交网站上这样推介:“只要你会用手机,你就会用Zoom。”

产品是研发出来了,但还得有人知道,还得有人用。

袁征首先想到了免费策略。

目前,Zoom的定价随房间大小而不同。比如Zoom中国版,10方会议室3800元一年,50方会议室9800元一年,200方会议室33600元一年,不限时长,不限使用次数。

而针对新用户,有40分钟的免费试用时间。40分钟后,不论会议是否还在进行,视频都会自动终止。

为什么是40分钟?袁征表示,根据观察,一般一场会议都在45分钟以上,不少免费试用的用户为了会议继续进行,会购买Zoom会议室,有效转化成付费用户。

此外是重金营销。

美国101号高速公路横穿硅谷,公路旁的巨型广告牌被称为经济的晴雨表。Zoom就曾投放过广告,之后又陆续增加了投放数目,吸引了了对新应用感兴趣的高科技从业者的注意。

2016年,Zoom还和金州勇士队达成了合作:勇士队免费使用Zoom的产品,Zoom则在比赛场地获得品牌推广的广告位。美国篮球文化盛行,赛场广告位可以极大地增加曝光。

一方面,因为产品和口碑,Zoom的用户不断增加,收入不断增长,另一方面,它的成本也受到严格控制。在财报中,Zoom透露将产品研发团队主要设在了中国,节约了人力成本和租金成本。

降本增效双管齐下,Zoom成了当前协同办公行业少有的盈利者。

“迟到的教训”

高速发展之际,Zoom的股价却迎来了突然的暴跌。3月30日至今,Zoom股价从161.69美元跌至122.94美元,跌幅达24%。

暴跌的原因竟是Zoom存在隐私安全问题。

据外媒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前研究员帕特里克·杰克逊透露,由于Zoom部分视频存在于一个不受密码保护的云存储空间中,导致私人视频被上传到公开网页,他已经搜到了15000个陌生人的Zoom视频。

出于安全方面的担忧,NASA和SPACEX已经禁止员工使用Zoom,包括纽约市在内的一些学区也陆续下达禁止使用的命令。

对此,袁征回应:“我们进展得太快了,是有一些失误。我们吸取了教训并后退了一步,将重点放在隐私和安全上。”

然而,竞争对手们不会留给Zoom太多时间。

不久前,袁征的老东家思科披露, 3月前25天,WebEx上一共召开了5000万场会议,预计3月最后五天还将召开2500万场。一个月7500万场视频会议,为史上自高。

远程连接软件制造商LogMeIn也表示,视频会议和会议工具的使用较今年早些时候疫情爆发前的水平增加了10倍。

Slack也受到了诸多大企业的青睐。疫情期间,IBM将所有的35万名员工都转移到了Slack上,这成为Slack历史上最大的单一客户。

Microsoft Teams则因功能齐全和安全出众而获得了格外推崇,在短短一周内增加了1200万新用户。微软透露,全美最大的100家企业中,已有91家采用了Microsoft Teams。

新近的对手还有钉钉。

不久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向全球远程教育的学生们推荐的视频直播平台系统,钉钉就位列其中。目前,钉钉已经走出中国,发展到了日本、美国等多个国家。

一位资深的国内企业服务软件从业者认为,钉钉将会成为Zoom强有力的竞争者。

“Zoom信奉将一项功能做到极致,它的成功在于这里,危机也在这里。Zoom有的功能钉钉都有,但钉钉有的功能Zoom却没有。也就是说,如果钉钉能帮助海外企业进行数字化改造,那些用户一定不会再用Zoom。”

编辑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