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直播人才告急,6万月薪都招不到人,直播机构:不接单了!

iwangshang / 王诗琪 / 2020-04-07

摘要:在千亿直播市场,人们终于不再执着于复制李佳琦和薇娅。

天下网商记者 王诗琪

因为一场疫情,很多行业传来裁员的消息,但有一个行业却极度缺人——那就是直播。

不久前公布的《2020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显示,开年复工一个月后,来自直播人才的需求同比翻了一倍,直播相关岗位人均月薪达到9845元,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后疫情时代,当所有企业把筹码压上了直播,带来最直接的连锁反应自然是“人才饥渴”。

记者采访了多名淘宝直播MCN机构的相关人士后发现,因业务量暴涨,直播团队普遍面临人手不足的问题,有企业不得不暂停接新单。

但有一点出乎意料,在这场人才抢夺战中,最缺的不是主播,而是直播运营。有公司开出6万月薪、一年16薪的高价也难觅良将,还有公司直接开出两倍工资从对手公司挖运营。

当然,人才抢夺所折射出的人才需求变化,也是淘宝直播变迁的一面镜子。

1人掰成3人用

“客户希望后天能从中午12点播到晚上12点,最好再换个主播。”

“现在我上哪找新主播去?”

听到客户的新要求,大壮有点头大。恰逢“330淘宝盛典”前夕,主播、工作人员的时间排得严丝合缝,针都插不进去。

硬着头皮也得上。两天后的直播间,两个主播加一个跟播,撑满全场12个小时。

开年复工后,大壮的直播团队规模翻了一倍,但还是人手不足,“被迫”暂停接新单。

大壮的团队承接代播业务,现有17个人、7个直播账号、三班倒。常常下午6点开播、晚上12点下播,复盘到凌晨一二点,第二天还要赶10点早会与商家对接。

一个直播间的标配是6个人,项目负责人、选品、运营、主播、跟播、场控,因人手紧缺,只能1人掰成3人用。

大壮在不同直播间穿梭,充当机动部队,情况紧急时干脆自己下场,一播就是俩小时。

他算了算,至少要再招十多人,才能补齐缺口。

运营人才要靠“抢”

据《2020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复工后一个月内,招聘行情整体走低,而直播相关岗位却逆势上扬——放出的岗位数同比上涨超八成,招聘人数同比增幅达132%。

一名猎头表示,当下最缺两种人,一是产品运营,另一个就是直播运营。

直播运营对直播间的GMV负责,是多面手,要懂内容、懂数据、懂运营。

比如,“复盘”是直播环节中很重要的一环。直播时,每一波优惠券、每一次上新,都会在后台激起一个个脉冲式的消费高潮,提升流量、成交额的秘密就隐藏其中。留存时间、链接点击率、商品转化率、成交额……变幻的数据曲线背后,考验着团队的选品、价格设置、优惠券的额度。

为直播准备的样品

并且,相比电商,直播的决策周期被大大缩短,运营人员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正确决定,成败就在一瞬间。

所以,直播运营人才很难招,“钱能解决一切问题”在这里已经失效,要靠运气,或者靠“抢”。

有一名MCN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招聘广告挂了很长时间,应聘的人不少,但能胜任岗位的寥寥无几,团队的直播运营只能天天加班到凌晨两三点。

大壮团队的核心人员分别来自如涵、小红书、服装供应链企业等,要么自带资源,要么精于内容运营。有公司曾开出两倍的价钱来“挖”大壮,被他拒绝。最近他刚靠私人关系找来一个前MCN机构的负责人做运营。同事们都说:挖到宝了。

直播运营人才可遇不可求,但直播人才的缺口还不止于此。

缺跟播。跟播岗位只有一个要求:能吃苦。学历、职业经历通通不重要。这个岗位工资不高又很累,在大壮的团队,很多人干了一天就放弃。

还缺主播。直播间如雨后春笋般长出来,对主播的需求量也大大增加。

零食企业良品铺子新近开启春招,一个主要的岗位就是“零食主播”。良品铺子天猫旗舰店团队的负责人萌菲说,店铺直播时间延长到了15个小时,亟需招募新主播,“我们想要消费者无论何时点进店铺,都能看到我们的直播。”

此外,良品铺子还在组建门店“主播团”,到3月下旬,良品铺子已有262名在职主播,但相比线下几千家门店的体量,还远远不够。

不同于才艺主播,电商主播的关键是要能带货,服装、零食、家居百货、家居装修,不同行业对主播气质、专业背景的要求都完全不同。

《2020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称,今年春节后一个月,直播领域人均月薪9845元,高于全行业平均水平。

BOSS直聘平台上,有公司出6万月薪招直播运营总监,多数电商主播的月薪在1万-3万元浮动,跟播助理则是一个月五六千元。

热钱涌入直播赛道

资本寒冬,但热钱仍源源不断涌入直播赛道,它们要把直播的盘子做大。

1个月内,两家淘宝直播MCN机构先后获得融资,且不乏明星风投站台。

2月28日,二手奢侈品直播电商妃鱼完成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五岳资本和经纬中国领投;3月下旬,构美宣布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领投方为华映资本、道合资本。

妃鱼、构美都成立于2016年,伴随淘宝直播而成长。到2019年,妃鱼的整体销售额近10亿元,构美的GMV达到30亿元。

另据公开资料,2019年国内MCN机构发生了35起融资事件,总融资金额219亿元,其中,纳斯、汉鼎宇佑等都是淘宝直播Top10的MCN机构。

淘榜单联合淘宝直播发布的《2020淘宝直播新经济报告》称,淘宝直播已催生1000多家MCN机构,去年9月提供代播服务的机构数还是0,今年2月就猛增到200家。

资本入局后,为了扩张,MCN机构上演贴身搏杀。

向雁在一家MCN机构工作,最近,公司的业务量环比至少涨了五成,但“拿单”却越来越难。“品牌商拿出几百万的预算让机构竞标。两三轮筛选后,我们到了最后一轮,一看还剩5家。”

机构竞标时,客户还会直接要求试播。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一切用数据说话。

争抢人才,正是为了在竞争中夺得先机。而有了资本的支持后,也更能笼络人才,留住人才。

“一把手工程”

直播催生了大量的新职业,在完成一批人才的积累后,企业开始搭建起新的组织架构,把直播团队放到了前所有未有的重要位置。

“宝贝们明天见啦!”凌晨12点,璐璐对着高清镜头比了个心,结束了六个小时的直播。

直播中的璐璐

94年的东北姑娘璐璐又回到了淘宝直播间。她曾当过一年半的达人主播,最好的时候,粉丝数也只有几千,日均三百单。因为“没钱”,她选择离职。

没想到,此次回归后首播,就有超5万人观看。

这源于模式不同,璐璐这次是替阿里的“天天工厂”直播卖货。

达人主播时代,引流的压力都在主播身上,而新近势头很猛的行业直播、品牌自播,则自带品牌力、商品力。

2019年有超过100名CEO亲自到淘宝直播间,今年2月以来,新开播的商家数量环比大增719%。直播,开始成为不少品牌的“一把手工程”。

比如,3月8日,红蜻蜓创始人、董事长钱金波的第一次直播,两个小时带货50万元。红蜻蜓副董事长兼副总裁钱帆认为,每个品牌要培养自己的“李佳琦”,“整个淘宝直播才会有成千上万的李佳琦,如此,企业资源会被盘活,也会激发更多直播的创新玩法。”

主播不是唯一生产力

淘宝直播是一个年轻的巨人——2019年,淘宝直播带动成交额突破2000亿,连续三年增速150%以上,此时距离它正式上线才3年。

随着淘宝生态向多样化发展,直播的流水线在逐渐成型,招商、选品、直播、售后各司其职,工业化、标准化成为趋势,主播不再是唯一生产力。

从直播人才需求技能的变化,可以发现淘宝直播正从粗放走向精细化运作。

大壮是2016年第一批投身直播的电商人之一,他形容,那时的电商直播是“疯狂捡钱”。

“我们挣到第一桶金时,很多主播都不用去讲产品,每天架个手机、发几张券,一个月就能挣二三十万。”

很快,躺着挣钱的日子结束了。所有的直播间都在思考两个问题:一是流量在哪里,二是如果流量来了能不能接住。

2017年,李佳琦从江西南昌搬到上海,做起全职主播,最多时一年直播389场。这一年,薇娅从广州搬到杭州九堡,背倚中国最强大的服装供应链之一,向“带货女王”的位置进发。

也正是此时,两位王牌主播开始转向公司化运作,1个主播背后有数百人的团队为他/她撑起流量、货品、运营。

例如,李佳琦的美腕公司,选品成立了三个团队,是真正意义上的“层层筛选”,以95%的淘汰率挑选爆品。薇娅的谦寻就更不用说,光招商团队就有200多人。

一定程度上,李佳琦和薇娅是直播行业一代标准的制定者。但多名MCN机构的负责人表示,现在还讲复制李佳琦和薇娅是死路一条,必须要有自己的一套打法。

在这个千亿市场里,还将诞生怎样的惊喜?更多人才涌入,值得期待。

编辑 陈晨

文中受访者皆为化名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