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2万元一张机票,58小时不敢吃饭,这届意大利留学生回国有多难

iwangshang / 徐艺婷 / 2020-03-29

摘要:四名女留学生的曲折归国路。

天下网商记者 徐艺婷

从意大利回到中国的这些天里,陈芸无数次感到庆幸。

她无法想象,如果此时此刻还在海外,会是什么样的境遇。

北京时间3月29日,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66万例,其中意大利累计确诊超92000例,死亡超1万例。

海外疫情快速蔓延,输入性病例成为防控的重中之重。

3月26日,中国外交部、国家移民管理局发布公告:自2020年3月28日0时起,暂时停止持有效中国签证、居留许可的外国人入境。

而关于“留学生群体要不要回国”,外交部则表示:祖国永远是大家的坚强后盾。

尽管吃了定心丸,但留学生回国还是变得越来越困难了。还在意大利的朋友们给陈芸传来消息:国际航班不断取消,包机回国一票难求。

每当这时,陈芸就会想起米兰封城那晚,自己连夜出逃。已经回国的朋友们,大多也历尽了艰难险阻:有人滞留泰国,有人58小时没进食,有人斥“巨资”抢上了一张包机票。千山万水,她们终于回到了故乡。

米兰“大出逃”

3月7日晚上七点,意大利米兰,留学生陈芸正准备享用晚饭。

她心情不错——此前已经买好了3月8日下午1点起飞的机票,不出意外,她将很快回到中国。

但下一秒,她被一条手机新闻击中:3月8日零时,也就是五个小时后,意大利将封锁伦巴第大区,米兰封城。

陈芸慌了,整个米兰华人圈也震动了。大家猜测,封城是不是意味着车辆停驶、火车停运、飞机停飞,是不是意味着无法回到中国?

接下来,一场“大出逃”开始了。

来自法国BMF电视台

米兰城际火车站迎来了久违的高峰,人们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箱,以百米冲刺速度奔向列车。

机场里的人多了起来,他们争着买最早起飞的航班,没有经济舱就商务舱,没有商务舱就头等舱,两三万元的机票炙手可热。

深夜静谧的高速也有了车辆,在米兰买不到机票的人纷纷自驾开往罗马,希望从罗马飞离。

尽管陈芸已经买好了机票,但也担心封城后是不是连屋门都无法出了?

她麻利地收拾了屋子,整理了行李,在3月8日零点前到达米兰机场。和她一起的还有四五位朋友,她们相互靠着,在机场大厅的椅子上心惊胆战地度过了十个小时。

幸好,飞机正常起飞,她们顺利回国。

机场等待回国的留学生

崎岖回国路

就在米兰宣布封城的同一天,意大利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一千。

二月底,意大利每天增加几百例确诊,部分中国留学生已经回国。现在,确诊人数极大增加,还在意大利的留学生们感到强烈不安。

在米兰学了三年设计的郑玉彤决定回家。

她买了3月12日从卡塔尔多哈中转的机票,不久后接到通知,航班被取消。于是,她又花了5000元购买从米兰飞曼谷、从曼谷飞成都的机票,并依照泰国政府要求提前开具了一份没有感染新冠肺炎的健康证明。

郑玉彤的部分机票

原以为一切就绪,然而“悲剧”却才开始。

第一关是米兰机场。

因无法查到从曼谷飞成都的后半程机票,郑玉彤被拒绝登机。和工作人员沟通了三个多小时后,直到登机前20分钟,她才拿到机票。

跑过了安检,跑过了海关,她又因运动剧烈体温过高而被拦下。二测通过登上飞机时,离起飞只剩10分钟。

第二关是曼谷机场。

郑玉彤被告知,“曼谷飞成都”的机票无法在中转柜台提取,需要入境泰国办理。然而泰国政府早前已经取消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的落地签,也就是说,即便有健康证明,郑玉彤也无法入境。

原机票只能作废,她只能重新购买了从曼谷飞上海、又从上海飞成都的机票,这张机票可以在中转柜台提取。

3月14日凌晨四点,她回到了故乡成都。

58小时不进食

3月9日,意大利疫情不断升级,米兰封锁也日渐严格。米兰机场出现了拦截华人情况,部分华人被要求签署“放弃永久居留的文件”才能离开。这意味着,他们无法再次入境。

此前,留学生林真真已经买好了3月20日从俄罗斯转机回国的机票,此刻也担心自己会被拦截。一旦被拦截,留下等于置身风险之中,离开则等于提前结束尚未完成的学业。

好在选择的焦虑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出境恢复了正常。

但高兴也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俄罗斯航空通知,航班取消。

重新购票时,留给林真真的选择已经不多——要么转机两三次,要么从非洲转机一次但全程时间非常长——无论哪种选择,风险都很高。

林真真买了中转埃塞俄比亚的航班,价格10200元。

3月15日,她吃过饭,提前四小时去往机场。

相比往常,这一餐她吃得更多一些。接下来,飞机上36小时,中转地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的斯亚贝当需要停留17个小时。飞机上是密闭空间,进食危险。埃塞俄比亚历来是黄热病多发地,二月又刚刚爆发霍乱,进食也危险。她选择戴紧口罩。

一路飞机、摆渡车、大巴,3月18日凌晨三点,林真真终于回到了家乡无锡。在集中隔离点,她吃上了热饭。

这时,距离她上一次吃饭,已经过去了58个小时。

包机直飞,2万一座难求

时间越往后,回国越难。

3月中旬之后,即便是超50个小时的非洲中转的航班也已停飞。

在米兰念硕士的张艺,干脆将回国时间延到了六月后。

但3月14日有了变化。那天,她偶然在华人群里看到航空公司“临时开通米兰至温州航班”的信息。这趟航班不仅可以尽快起飞,而且是直飞;不仅是直飞,而且飞机控制乘客人数,有更高的安全性。

航空公司不定期开通直飞航班

张艺填写注册信息,申请购买机票。

在焦虑中,她和家人等待了三天,全无消息。她们一度以为这是骗子的链接。

直到3月18日,人在中国的张艺妈妈接到了航空公司电话,称机票申请成功,价格是20656元。张艺妈妈立即支付,紧急中致电还在睡觉的女儿,让她赶去机场,因为飞机即将起飞。

整架飞机全是华人,两人间隔一个座位,不少人都戴上了口罩和护目镜。

飞机上做好防护的工作人员

12小时后,这架飞机落地温州龙湾机场。

后来,张艺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那架飞机是送中国医疗专家组到意大利的,回国开通了直飞专线。在那之后,尽管直飞专线也不定期地会有,但成功买到一张机票的概率极小。多次申请失败的人里,有人转向了私人航空,有人组队砸下巨资包机,更多的人选择继续等待。

为什么离开?

关于离开意大利,她们有着充足的理由。

譬如“心大”的意大利人民让人着急。3月初,疫情已经爆发,意大利人仍然不戴口罩。不仅不戴,看见戴口罩的华人,一些意大利人还会捂住嘴巴投来惊慌的眼神。

譬如对意大利的管控措施充满疑问。以米兰为例,其实封城之后,火车照开,飞机照飞,餐馆照营业。第二天,米兰人照样三五成群地在大街上聊着天,而且没有任何防护。

譬如生活物资越来越缺了。意大利的中国超市在线平台“呱呱到家”每天只开10分钟,时间一过,东西抢空。运力紧张,抢到了时蔬生活用品的人,也还得登上两三星期。

相比以上这些,她们更怕“在米兰,死了也没人知道”。

归国前,张艺咳嗽了一个月。意大利医疗资源紧张,医院收不进病人,包括张艺在内的华人根本无法看病。她听说,有人得不到治疗死在了家中,至死也没有确诊。

华人自建的“网上方舱医院”帮了大忙。在群里,每天有三四名华人志愿者医生轮番上线答疑,免费诊疗,很多疑似病例都在这里被及时发现。

张艺并没感染新冠肺炎,在志愿者医生的指导下,她通过服药有了好转。

为什么回来?

关于回国,她们也有犹豫。

一路全是风险,网上的声音也沸沸扬扬。但此时此刻,她们太需要回家了。

她们需要回到严控严防的祖国。不少人表示,从飞机在中国境内落地的那一瞬间开始,身边就有医护人员、社区工作人员的全程陪同。稍有咳嗽,一人一辆救护车直接隔离。

“就是很有章法,心里很踏实。”张艺说。

工作人员陪同留学生

她们也需要回到亲人身边。

在海外的那些天,父母担心,自己也怕。一位留学生父亲二十多天没有睡好觉,儿子隔离完进门的一瞬间,他激动得发抖。

对留学生来说,更是如此。

回到隔离小区的那个凌晨,郑玉彤见到了父母。他们为她带来了吃食被褥。相距两米,她与父母进行了一番隔空的对话,相互宽慰。

那晚,她睡了一个好觉。被窝暖暖的,她想,到家了,什么都不用怕了。

(应受访者要求,陈芸、郑玉彤、林真真、张艺均为化名)

编辑 陈晨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