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每天入账7000万,店长年薪最高600万,海底捞还能香多久?

iwangshang / 章航英 / 2020-03-28

分享:
摘要:为了使这锅海底捞持续沸腾下去,新加坡首富需要费一番脑筋了。

天下网商记者 章航英

3月25日,海底捞发布2019年财报,营收265.56亿元,同比增长56.5%,净利润23.45亿元,同比增长42.44%。

海底捞的增长,主要得益于不断开出的新店。过去一年,它开出了308家餐厅,平均1.2天就开出一家店。目前,它在全球有768家餐厅,一年可接客2.44亿人次。

折算下来,海底捞每天赚630万,平均每家餐厅每天能净赚8200元。

火锅在餐饮中是一个值得想象的赛道,原因就在于其标准化及可复制性。

然而,海底捞狂奔的背后,净利增速不敌营收增速,同店销售增长率下降到1.6%,翻台率下降到4.8。而折旧摊销剧增174%,原材料及人工成本大增,正在不断蚕食其盈利。

3月26日,海底捞股价开盘后一度下跌超过4%,最终收跌2.4%,市值1613亿港元。

平均1.2天新开一家店

海底捞创始人张勇曾经表示,为了保证服务质量,每年的新增门店不会超过30家。

2018年,海底捞开出了200家门店;2019年,海底捞新开308家门店——是当初计划的十倍。

每1.2天,海底捞就开出一家新店。跑马圈地之际,海底捞正陷入开店边际效益逐渐下降的窘境。过去一年海底捞的同店销售增长率仅为1.6%,而2018年是6.2%。翻台率是衡量一家餐厅经营效率最重要的指标。2019年海底捞翻台率为4.8次,2018年这个数字是5。降低的翻台率正是被新开餐厅4.1的翻台率所拖累。

另一个值得引起警惕的现象是,2019年海底捞折旧及摊销费用达到18.9亿元,带来折旧摊销费增长剧增174%,并且,这个数字随着新店数量的增长仍将不断上升。

区别于互联网公司,每多服务一定数量的用户,所增加的成本几乎为零。海底捞到底是一个重服务的餐饮企业,每多开一家新店,便将面临实打实的成本的增加。

原材料成本及员工成本是大头,占到海底捞成本支出7成以上。2019年海底捞原材料及易耗品成本112.4亿元,增长62.1%,占比42.3%;员工成本79.9亿元,增长59.3%,占比30.1%。

扣除福利后,2019年海底捞员工薪酬及津贴为6.5亿元,按照10万名员工计算,平均每位员工的年薪超过6万元。此前,张勇曾透露,海底捞店长年薪最高可达600万。

五环外的生意不好做

海底捞如今的门店中,190家位于一线城市,332家位于二线城市,三线及以下城市有194家,另有52家位于海外。

二线城市仍是海底捞的主战场,一线城市和三线及以下城市是门店扩张的重点。2019年二线门店占比从47.2%降到43.4%,三线及以下城市门店占比则增长了2.1个百分点。

海底捞曾表示,门店下沉是其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去年,海底捞一二线城市的同店销售额均有下降,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同店销售额增长,并且保持了12.5%的最高增长率。

相较于广阔的下沉市场,海底捞在一二线城市的门店明显太密集了,并且正在分流不同门店间的客流。另外,一二线城市也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网红火锅品牌,如凑凑、巴奴、牛焱、哥佬官、谭鸭血等,不仅瓜分了原有火锅市场,更在细分赛道吸引食客。

事实上,海底捞对一二线城市顾客的吸引力正在下降,这从一二线城市翻台率变化中显现出来,2019年一线城市整体翻台率为4.8, 相比上一年下降了0.1;二线城市翻台率为5.0, 同样下降0.1。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翻台率为4.7,相比上一年上升0.1。

不过,海底捞动辄100以上的客单价,对价格更敏感,对服务尚且不那么敏感的五环外消费者,吸引力有限。而对于海底捞来说,五环外的市场也是一个较为“鸡肋”存在——人均客单价最低,只有94.8元;翻台率最低,平均4.7次一天。

海底捞的野心

不管多难,还是要继续做。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海底捞需要用数字满足市场的期待。

2019年报中,海底捞指出未来三条发展举措:

1.继续扩展餐厅网络,提高餐厅密度、进一步扩展餐厅覆盖的地区;2.持续提升海底捞就餐体验,精进服务能力、为会员顾客进一步提供增值服务;3.策略性地寻求收购优质业务及资产。

店继续要开,服务仍会继续加强。不过,看起来,张勇更像是在下一盘大旗——不断开出的新门店是为了形成规模效应,为张勇的全产业链布局提供基石。

事实上,海底捞生态体系已经枝繁叶茂。

张勇旗下还有另一家上市公司颐海国际,就专门负责海底捞火锅底料的供应。其2019年收入42.82亿元,净利润7.95亿元。旗下调味料的毛利率高达46.9%,疫情期间销售快速增长的方便速食产品,毛利率也达到了32.7%。

颐海国际只是冰山一角,海底捞旗下还有多家供应链上的服务公司。据企查查,张勇旗下类似企业达到14家,涵盖了食材、底料、冷链运输、销售到门店装修的多个环节。比如,海底捞上游食材由蜀海集团、四川海底捞供应,中游调味品由颐海集团供应,红火台公司提供餐饮后台云产品及服务。

海底捞完善的供应体系,在为海底捞提供稳定的供应支持的同时,还能优化成本、保证服务。另外,这些供应链公司,不止服务海底捞,还对其他餐饮公司开放,便又成为创收的一个来源。

2019年,张勇以138亿美元身家登上新加坡首富的位置。而在胡润发布的2020全球富豪榜单中,张勇、舒萍夫妇以1120亿财富位列第82位。

为管理庞大的财富,张勇妻子舒萍出面在新加坡设立了家族办公室。另外,二人旗下还设立了一个量化投资平台海悦量化投资公司,其不仅投资了海底捞供应链上的公司,还投了许多明星创投机构。

1994年,张勇与人在四川简阳拼凑了8000元开出第一家火锅店开始,一定想象不到二十多年后规模——在全球开出768家餐厅,拥有超过10万员工,年赚23亿。

不过如今,为了使这锅海底捞持续沸腾下去,首富需要费一番脑筋了。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