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保产、保供、防疫,蒙牛数字化迎来大考

iwangshang / 贡晓丽 / 2020-03-11

摘要:疫情防控对于食品企业是天大的事,必须一钉一卯地去计较。

天下网商记者 贡晓丽

从2月初开始,蒙牛集团IT总监郑炯的朋友圈里,不时会晒出一些来自抗疫一线的照片,这些照片背景杂乱,但中心位置总是一盒特仑苏纯牛奶或冠益乳酸奶,还配着像“感谢蒙牛,心里很暖” 这般简单直白的文字。

这些照片都是郑炯在医疗系统工作的好友发来的,医护人员手中的牛奶均为蒙牛捐赠。疫情期间,蒙牛共捐出了7.4亿元款物,其中价值6.6亿元的牛奶,都是用自有物流团队直接配送到全国1800个县的8000多家医疗机构,覆盖了全国31个省、350多个地级市。

“再也没有比医护人员发来的文字更鼓舞人心的,他们在一线拼杀,我们能做的就是快速反应,做好物资保障,这是一家企业应尽的社会责任。”郑炯用平和的语气讲述着自己的经历,一句“快速反应”,囊括了蒙牛在疫情期间紧锣密鼓的数字化转型,保产、保供、防疫的过程。

对牛奶进行匹配和规划

1月31日,蒙牛所有传播渠道的广告页面都换成了一个医生的背影,主色调为红色,文案是“致敬全国白衣天使,蒙牛再捐赠6.6亿元牛奶”。此前,蒙牛已经累计捐赠了8000万元。

郑炯的战“疫”,也从这天开始。

要往全国各地的医院捐赠牛奶,就要快速统计渠道库存以及现有牛奶的新鲜度。

“蒙牛在全国有36个销售大区,每一个销售区的同事,都要了解他所负责的渠道库存有多少,他负责的区域内有多少个新型肺炎定点医院。每个销售区要和定点医院做好初步的前期对接。”郑炯介绍。

而在前端,由于蒙牛的原奶基本上都来自于各地集约型的牧场,因此在做出“疫情期间,牧场有多少奶,我们就收多少奶”的承诺后,收奶又成了一道难关。

一些城市的工厂完全停工,原奶必须送去其他工厂,这就需要规划新的最佳路径,“这是一场争分夺秒的战争”。

前端收奶生产,后端调货配送,平常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的牛奶供应链,在疫情期间每个环节都变得异常困难。

比如,配送需要通行证,为保证物资尽早送进医院,蒙牛前后开通了近13000张覆盖全国各地的通行证。

“他们都是要去到风险最高的定点医院,肯定需要充分的防护。但在那个阶段,采购防疫物资非常困难,蒙牛各地工厂及销售大区的人员要保证数百名物流员工的防疫物资采购到位,这背后采购系统的应用也需要我们来搭建,刻不容缓。”郑炯说。

库存配货、通行证申请、防疫物资采购,所有需求都压在郑炯这些技术人员的身上。

“不管问题是什么,最终解决办法都是打通所有信息。智慧供应链就是全链路地把控供应和需求,并进行匹配和规划。”郑炯解释。

从2018年起,蒙牛与阿里云合作,推动乳制品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打造智慧供应链,而此次疫情之下的快速响应就是一次对技术的大考。

比如物流中每个环节的交接,都伴随着一次次的清点、统计和确认。以前,每次交接都会产生新的文档,现在使用钉钉,可以做到“一份文档走到底”,为物流人员减少接触并节约时间。

而通行证和防疫物资采购,也可以通过钉钉进行提报,并能够迅速得到第三方回应。

健康打卡,一个都不能少

除了保障以上钉钉应用的稳定,另一个让郑炯感到紧张的工作是远程协同办公。

1月31日,蒙牛确定远程办公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一些麻烦。

“并发量太高了,始料不及。”郑炯一边开拓更多电话会议的系统供应商,一边发放介绍钉钉在线办公的文档和培训资料。

“好多一线同事对钉钉的远程办公系统还不太了解,我们就要把每个功能模块都介绍清楚。这个协调过程看起来是很简单的事情,一旦基数乘以4.5万(蒙牛员工4.5万人),再乘以我们上下游十几万的经销商,都会变得不简单。”

蒙牛4.5万名员工每天用钉钉健康打卡

“疫情期间员工都用钉钉在健康打卡,为了确保蒙牛几万员工的顺利打卡,我们跟钉钉健康打卡产品团队针对员工每天打卡的时间做了智能的推送,全体员工的健康统计对于一家食品企业的意义,就是打牢了保产保供的地基。”郑炯说。

健康打卡数据汇总截止时间,是每天中午12点,最近有位生产线员工值了夜班,第二天白天在宿舍睡觉忘了打卡,结果就被后台数据统计员登门拜访,“敲开他的门,也一定要让他打卡,必须这样一钉一卯地去计较”。

在线招标采购平台

作为基础的生活保障食品,生鲜乳在疫情期间仍然维持生产,但各个工厂生产必需的包材和原辅料频频告急。

以往遇到这样的问题都会开招标采购大会,现场投标、开标,一目了然。可是如今人员不能聚集,招采业务只好转战线上。

“没法现场组织招标了,我们运维中心根据业务需求,在宜搭平台上搭建了在线招采平台,结合钉钉的电话会议功能,供应商可以线上报价。”郑炯介绍。

供应商通过扫蒙牛分享的钉钉二维码进入供应商界面,按照提示提交营业执照、产品资质、案例等信息,通过蒙牛的招采机构做资质评审,过了评审就能参加报价和投标了。

“在线投标报价都是密封的,在开标那一刻才能看到。”郑炯说。

开标时,所有人都在钉钉群里,在评委的关注下进行视频答疑,整个过程都有录像。经过一轮筛选,留下的供应商进行二轮报价,继续在平台上提交、审核,不符合二轮报价要求的被退回。

二轮开标后,继续答疑,最后公布中标的供应商。

“宜搭的开发界面、用户适配性都比较好,整个过程还会有一些报表沉淀。在这个时候能够把业务支持下去,同时保证合规和必要的权责审核体系要求,宜搭平台确实解决了燃眉之急。” 郑炯说。

去年11月,宜搭的技术人员在北京给蒙牛20多位运维人员做了宜搭操作培训。

“因为采购的第三方软件不仅成本高,有些用起来也不灵活,去年确定了一些应用向宜搭迁移,我们运维的同事们知道自己就能开发应用,热情很高。”郑炯介绍,原本一套审计系统,采购需要花100万,现在蒙牛自己用宜搭搭起来了,大大降低了企业的运营成本。

“我们希望能够磨合出一些新的商业模式。”郑炯希望,下一步能将蒙牛的质量管控流程体系固化成一个模板,推广到下游企业,这样一来,供应商企业就可以按照蒙牛的质量管控方式,复制这套流程模板,快速地普及相同的质量管理能力,“这对提高整个生态圈的质量有很大的意义”。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