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自提柜爆发?快递柜还没挣钱,外卖柜、医药柜、生鲜柜都急了

iwangshang / 陈晨 / 2020-03-10

摘要:风口还是噱头?

天下网商记者 陈晨

无接触配送的走红成为智能自提柜的催化剂。最直观的反映在,自提柜供应商不断飘红的股价上。

自2月3日开市以来,快递柜概念股股价一度看涨。一个月来,快递柜制造商智莱科技从53.17元涨最高股价81.46元,新北洋股价也从10.57元涨至13.64元,三泰控股股价从4.21元涨至5.77元。

智莱科技也于近日发布2019年年度业绩快报公告,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04,570.11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7.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607.59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5.37%。

除此之外,更值得注意的是,被疫情推了一把的自提柜,将触角伸向不同配送场景的需要,比如保温的外卖柜、冷链的医用柜、生鲜自提柜。

只是,当快递柜运营商还未迎来盈利的曙光,各种花式自提柜的兴起,营造出的到底是风口还是噱头?

复工带火外卖柜

无论是在食堂吃饭吃出高考的感觉,还是取外卖取出特务接头谍战剧的感觉,复工绕不开吃饭的问题。

危机似乎成了商机。在写字楼和商业集中区,午餐时间外卖订单比较集中,而且扎堆取外卖的现象,出现错拿、丢餐等问题,由此带动外卖柜的悄然兴起。

据厦门本地媒体报道,一家企业开发的无接触智能外卖柜,因保温、防盗等功能受到白领顾客和外卖骑手的好评,复工复产以来,30个柜子平均每天(工作日)能"送餐"上万单。

外卖骑手将外卖放在柜子里并锁住,顾客只要扫码就可以取餐。同时,外卖柜可以物理保温30分钟,还可以避免错拿、丢餐的问题。

企查查显示,这家公司是厦门享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2019年6月成立的初创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餐饮企业委托管理等。该报道还介绍,2月份复工复产以来,外卖订单增多,这些外卖柜的使用频次也提升了20%至30%。

外卖柜也引起了团餐服务商的注意。最近在广州天河各大写字楼办公室中多出了不少外卖智能取餐柜,柜子的提供商是悠饭团餐。

悠饭团餐官网介绍,已为全国超过500家以上的企业提供用餐解决方案,网易、滴滴都是合作的客户。

疫情期间,企业员工只需通过手机提前订餐,企业统一支付,由供餐商户备餐后集中配送到企业用餐现场,餐时在用餐前30分钟放入智能保温柜中,在60℃30分钟下灭活餐盒可能接触到的新型冠状病毒,订餐人收到取餐通知后用手机开柜取餐,实现全程无接触配送和取餐。

据了解,悠饭团餐所属的广州友效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友宝在线的联营企业,负责友宝外卖业务。

友宝在线人称"自动贩卖机第一股",主营业务是以智能自动售货机为销售形式,通过线上、线下两种渠道销售饮料、食品等日用快消品。2019年3月,友宝摘牌新三板,谋划A股上市。资料显示,2015年~2017年友宝净利润增长率超过500%。

后自提柜时代

其实,外卖柜不算是疫情催化下的新产物,在几年前已有之。2018年餐饮新零售公司一米云站完成了千万级人民币Pre-A轮融资,致力于通过智能储食终端切入餐饮市场。

2017年,外卖用餐定制平台"吗哪私厨"获得了个人投资的500万元天使轮融资,通过智能柜为写字楼的白领用户提供外卖套餐。

到了后来他们渐渐没了声量,但其间陆续有大学、写字楼设置外卖柜的报道,只是从没有像这次变得如此让人关注。

当然,除了外卖柜,还有更细分垂直的医药柜、生鲜柜也慢慢出现。

丰巢顺利申请"医药柜"专利,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9月5日,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申请专利"医药柜",于2020年2月初成功授权。此前,丰巢申请的"一种药品推送装置和自动售药柜"专利也顺利授权。

蠢蠢欲动的还有永辉超市。

2月21日,在杭州滨江区西兴街道连园小区,永辉推出的生鲜智能快递柜正式启用。业务模型为永辉超市的配送人员将顾客线上下单的生鲜产品投入生鲜智能柜,随后顾客自提,全程"无接触"。

与传统快递柜明显差异的是,永辉的生鲜智能快递柜则设置多个温区,保温、冷冻等都有。永辉方面表示,社区智能自提柜业务当下迎来发展时机,宏观层面,国新办提出了"要积极推广智能快递箱模式"。杭州商务局2月16日做出了杭州社区便民自提点的重要指示。

微观层面,因防疫需要,"无接触"服务开始受到消费者更多的理解与欢迎,由此,社区自提柜的消费履约习惯也正在被培育,看起来,相比过去,社区自提柜有更大可能成为生鲜"最后一公里"的一个解决方案。

自提柜等未来

疫情期间,政策有望持续推动智能自提柜的行业发展,无接触配送是发展大趋势。自提柜的多样化尝试是否意味着能成为之后生活的标配,是否跟快递柜一样普及?

虽然有疫情的催化作用,但外卖柜、医药柜的爆发依然需要时间和客观条件的发展。

快递柜是绝大部分场景都可能需要的东西,但是外卖柜只是在部分高端写字楼才需要,是相对低频使用的场景。而且外卖是懒人经济发展的产物,大多数消费者点外卖都是为了方便快捷,用节省做饭的时间来处理其他事,柜子的使用会更低频。

这也是菜鸟在上海试点"共享快递柜"的原因。它将快递柜开放共享给服务的智能柜,会每天进行消毒工作。投递的商品面向即时物流订单,不止外卖,主要是新零售场景下的商品。当天投放的商品,当天处理完成,12小时内未取走的订单,会安排工作人员从柜子中取出并联系消费者进行配送或处理。

而外卖柜、医药柜、生鲜柜的发展更重要的制约因素是成本问题。据了解,快递柜这个重资产重运营的行业,一台智能快递柜一年的运维成本超过10万元,以至于造成快递柜运营公司普遍亏损的情况,更何况需要增加保温、冷藏功能的柜子,成本更是不菲。

悠饭团餐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智能柜投放成本的确很高,但是投放外卖智能取餐柜并非是他的主要目的,他更看重的是智能柜衍生业务的增长表示,"我希望能利用智能取餐柜带动团餐业务,利用降低的配送成本还利于消费者,让我的平台外卖订单增加,达到盈利的目的。"

智能柜自身拥有大量的客户流量资源,是线上线下数据结合的关键点,未来有望打造城市末端生活圈,实现流量变现。但目前来看快递柜的流量变现还存在困难,比如丰巢为了解决盈利难题推出打赏功能也为人诟病。

因此,快递柜尚且没有找到流量变现的有效路径,更遑论成本更高的多功能自提柜。

曾站在浪尖上的"无人"创业公司陆续被曝出亏损、裁员甚至倒闭的消息,最近在疫情之下又有"无人复活"的论点出现。"无接触"这个高频词汇的确让大家在特殊时期看到了更多的商业可能,但即使满足一部分刚性市场需求的智能柜,可能离真正爆发还需要时间。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