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运送70车物资的司机群:不敢聊医院,不敢发朋友圈,不敢脱防护服

iwangshang / 蒋菲 / 2020-03-06

摘要:一个救援群,7个司机,运送70车抗疫物资背后。

天下网商记者 蒋菲

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有7名货车司机频繁穿梭于火神山医院、协和医院、江夏区方舱医院等战疫一线,共运送医疗防疫物资近70车。

他们7位有一个共同的聊天群——“湖北救灾物资转运群”。

这个群,不是什么官方组织,群里的人也大多互不认识。只是当武汉疫情发生后,爱心人士捐赠的物资,因为缺少证明,被堵在城市的边缘,这7位鄂A司机站了出来,自发组建了这样一个群,用于湖北境内物资转运的沟通。

在群里,他们分享高速劝返、车轮爆胎、防护服湿透的经历。彼此不聊去过哪家医院,刻意回避谈到“医院”这个词,“因为其实都挺“后怕”的”。但面对发出的任务时,大家的回答出奇一致:“好的,明白!”

他们约定疫情结束后,要出来好好吃个饭。

被堵在城市外的救援物资

按照计划,除夕这天,忙碌一整年的程志勇,要带全家去归元寺烧香祈福。为此,他特意让在黄石老家的妻子、父母带着两个孩子来武汉一起过节。4个月大的儿子在来的路上受了凉,有点儿发烧。

封城后,程志勇不敢让家里人出去,买了一堆零食在家看春晚,12岁的女儿高兴坏了。

温浩

在距武汉不足100公里的仙桃市,已经放假回家的温浩躺在沙发上刷新闻。往年,农村的鞭炮声会响一晚上,不带停的。今年他却只听见侄儿在楼下玩炮时的几声闷响。

自他回家后,村里也管得越来越严,最开始还能去河边钓鱼,后来到田间择菜都不准许了。因此,他有大把时间待在家里看新闻,当看到“84岁钟南山赴武汉!”的新闻,他心一沉:“非典时的科学家怎么又出来了?武汉这个病估计严重了。”

程志勇和温浩都就职于中通快递湖北省管理中心,前者是网管部副经理,后者是货车司机,两人原本互不相识。

大年初一,程志勇一大早从新洲区的家赶回公司,幸亏走得早,下午公共交通全停了。到了公司,程志勇对湖北省各快递网点进行摸底,发现各网点都缺消毒用品和防护用品,偌大的城市买不到口罩、酒精。好在联系上一家平日合作的老客户,解了燃眉之急。

当时全公司只有一辆车有通行证,可以上路。就近原则,程志勇先找了两个住在公司附近的司机,从黄冈拉回了几吨消毒水,对全园区进行了消毒。消完毒,他心里才踏实点儿。

同一天,温浩这头,忍不住打电话给汽运部经理柯培荣,“如果有需要,我随时来”,得到在家待命的回复。

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这时候,装满口罩、防护服、消毒液的卡车正从全国各地开往武汉,其中许多是爱心人士自发组织的物资捐赠,因为缺少证明,外省的车又进不来,都被堵在城市的边缘。

救援群初建成

遇到这样的情况下,联系湖北省内的物流帮忙转运是最常用的办法。

程志勇说,在接到求助后,湖北中通主要通过物资所在的区域来分配司机,如果是在武汉市内的,就派武汉转运中心的司机去,如果是在其他市的,就联系对应地区的网点,让他们安排车拉过来,武汉的司机到服务区接收,尽可能地利用中通的运输网络转运救援物资。

1月28日,程志勇接到运输任务,运送一批物资至中南医院,为了方便沟通,统一协调,程志勇建了一个群。一开始是5个人,把几位在岗的司机兄弟拉到一块儿,这便是救援物资群的雏形。

2月3号早上,温浩终于等到柯队电话,现在疫情严重性已经升级,问他是否愿意去运送物资,温浩立刻答应。挂完电话,他又问了同乡的两个同事愿不愿意一起去,两人二话不说也答应了。

温浩剃了一个光头

听说武汉的理发店都关了,出发之前,温浩用剃胡刀剃了一个光头。家里人没有反对他走,只是把家里仅剩的5个口罩都给了他。

当天晚上,物资调度车队8人全员到齐,队伍庞大起来,程志勇把群名改为了“湖北救灾物资转运群”。

刚开始两天,很多车都没有特殊通行证,所以大多运输任务都在市内。温浩形容自己像蚂蚁搬家一样,开着一个9米6的大货车,里面只装了十几台监护仪,但时间就是生命,送一台是一台。

拉着330张床到方舱医院

2月7日凌晨0:36,成员张雨在群里发了一段爆胎视频,一下子揪起了大家的心。前一晚7点,张雨出发去安徽六安梅山服务区接收物资,夜里11点到达服务区,对方的货车还没到,等对方的车到了已经是凌晨,现原来车厢的轮胎爆了。

张雨在群里报告车胎爆了

张雨用挂车头接过他的车厢,硬着头皮开了一个服务区的距离,找到修车的地方,花了一个多小时才修好轮胎,顺利将物资拉回。

张雨是黑龙江哈尔滨依兰县人,来中通当货车司机已经有些年头,一直跑的是武汉到广西柳州的长途线路。平常开车途中遇见交警就紧张,现在却觉得亲切了不少。每次被交警拦下测体温、登记,过程都非常友好。

张雨

2月15日,他又接到一个特殊任务,去黄陂区的一个加工厂里拉330张床到江夏区的方舱医院。晚上11点左右,张雨到达方舱医院门口,对接人安排了人前来卸车,车里还有一张回执单需要对接人签字,于是张雨拿着回执单进医院找他。

那是张雨第一次进到方舱医院,里面空间很大,有几十间屋子,每间屋子可以容下20多张床铺,每张床铺都有新的床单、被单和电热毯,床旁边还有凳子、椅子、桌子和收纳箱,部分区域还在紧张施工建设中。他找到对接人签完字后本想拍张照片,可惜手机落车里了。

2月20日,张雨再次接到任务前往方舱医院

出来后回想看到的一切,张雨心里依然觉得震撼,一个空旷的场地能在短时间内建成设施齐全的医院,让病人有地方可以得到治疗,背后是国家各方力量与资源的支持。作为一个中国人,他很骄傲,计划着下次再来一定要拍张照片,发给群里人看看。

睡觉也不敢脱下的防护服

为了自身安全和他人安全,每次出门前,公司都让司机们穿戴好全套的防护设施。穿久了里面全是汗水。

有一次,温浩去江夏区的配送中心拉物资,一共有666箱。当场没有志愿者,对接人说再去找一个人来帮忙,温浩想着临时找人挺麻烦的,而且以前一整箱车的货都能卸,这些算什么。于是一个人搬完了这批物资,但是全身也湿透了。回来跟老乡开玩笑说,“搬个活还免费蒸了一次桑拿,划算。”

晚上他不敢脱防护的衣服,随时有电话打进来,就要立即发车。有一次凌晨一点,接到运转物资的委托,他洗了一把冷水脸就出发了。

除了同宿舍的两个司机,温浩和其他兄弟都没见过面,只记得他们的名字和群左侧不时出现的微信头像。每晚回宿舍后,他们也不会聊今天自己跑了哪些地方,刻意回避谈到“医院”这个词,“因为其实大家都挺“后怕”的。”

金华葛

群里的另一名司机金华葛说,他第一次成功交接防疫物资,特意发了朋友圈,结果家人看到后更担心了。从此,他出车尽量不发朋友圈,不让家人担心。

一个多月来,“湖北救灾物资转运群”运送防疫物资近70车,里面有无名爱心人士捐赠的馒头、面粉、挂面、苹果;有上海医护救援队着急等待的口罩、防护服;有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捐赠的防疫物资等等。

2月21日晚,韩红发来感谢语音,对中通武汉转运中心的员工在疫情期间配合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所做的工作表示感谢。

群里的成员也听到了感谢语音,他们约定,等疫情结束,要出来好好吃个饭。

编辑 陈晨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