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80元上海飞全国,机票卖出白菜价,航空公司:太难了

iwangshang / 徐艺婷 / 2020-03-03

摘要:机票白菜价,问题是,你飞吗?

天下网商记者 徐艺婷

疫情之下,CPI连连上涨,机票价格却不断下跌。

三月,机票跌出了真正的“白菜价”。公开参考发现,3月4日,从深圳飞往成都的票价最低仅需50元,即便加上50元的机建费,也只需要100元。

对此,不少网友表示:“这简直比吃顿火锅还便宜。”

被疫情平抑住的出行需求,能否被低价机票激发?被疫情猛烈打击的航空业,又如何让现金流回血?

50元深圳飞成都,80元上海飞全国

公开参考查询飞猪、携程、去哪儿等多个在线旅游平台后发现,低价机票不仅限于某一天,也不是限于某一航空公司,而是贯穿整个三月,贯穿整个航空业。

譬如从深圳飞往成都,从3月3日至3月10日,最低机票均为50元,折扣为0.3折。之后价格逐渐上涨,但即便到了三月底,票面价格也不过是100元。

从上海飞往重庆的最低票价为59元,折扣为0.3折;从上海飞往三亚的最低票价为79元,折扣为0.4折,三月末的最低票价则为140元;从上海飞往哈尔滨的最低票价为69元,折扣为0.3折。

尽管价格便宜,但想买这些最低价的机票并不那么容易。

在各大平台上,这些最低价格的机票通常由吉祥航空、春秋航空、祥鹏航空这三大廉价航空公司提供。

春秋航空规定,0.8折的经济舱机票可以托运至多20KG的行李,但0.3折的最便宜机票,却不能托运任何行李,只允许至多7KG的手提行李。此外,最便宜机票由“春秋绿翼会员专享”,他人不得购买。

买不到“最低价”也无需遗憾,因为“低价”和“最低价”其实相差无几。

比如,从上海到重庆的机票春秋航空售价59元,重庆航空、南方航空、深圳航空等航空公司的售价多在60元至80元之间,价差在20元之内。

在地理上,低价机票呈现出了“从用工城市飞往劳务输出城市”的特性。

目前正值复工复产阶段,人流逐渐从中西部劳务输出城市向上海、深圳、杭州等沿海用工城市迁移。也就是说,这一航向本就存在出行需求,因此折扣力度相对较小;反之则需求不足,折扣力度相对较大。

以杭州为例,3月4日,从杭州飞往南宁的最低票价为140元,折扣为0.9折;而当天从南宁飞往杭州的最低票价则为590元,折扣为3.6折。上海也是如此,从上海飞往各大城市的最低票价均不超百元,但从各大城市飞往上海,票价均在400元以上。

截止发稿,各大在线旅游平台上的低价机票余票仍然较为充足。

疫情下的航空业,30天亏损100亿

此番集体推出“白菜价”的机票,航空公司也是身不由己。

自1月新冠肺炎爆发以来,航空公司成为了疫情影响最严重的行业之一。民航局副局长李健曾公开表示,受疫情影响,民航客流流量大幅下降。

有两个数据被反复提及:从1月25日至2月14日,民航日均运输旅客量47万人次,仅为去年同期的四分之一;从2月15日至23日,日均旅客不超过20万人次,客流量不足高峰时期的十分之一,客座率不足40%。

冷清的机场

一边是收入减少,另一边是支出增加。

根据民航局要求,2020年1月28日0时前购买的机票、且乘机日期在此时限之后的民航旅客,在航班起飞前都可以办理免费退票。

要知道,当时正是春节假期,多数回乡或出游的人均已购买了返程机票。这一退票政策关联数额极大。

相关统计显示,自免费退票政策实施以来,国内外航空公司共办理免费退票2000万张,涉及票面总金额超过200亿元。

业内人士分析,2月份国内航空公司的亏损额超过百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收入减少或许高达370亿元。

重压之下,最先垮塌的是根基不稳者,譬如海航。

疯狂的“买买买”之后,海航有了庞大规模,同时也有了巨额债务。自2017年以来,海航一直积极处理各项资产,谋求自救。2020年1月22日,海航发布了2019年业绩扭亏为盈的预告。本是曙光初现,却不想第二天武汉封城,新冠肺炎以排山倒海之势凶猛袭来。

断了现金流的海航再也无计可施。

2月29日,海航集团宣布“被接管”的消息,靴子落地。

疫情下,海航只是航空业里那一抹最浓重的侧影。

航空公司的花样自救

航空公司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纷纷谋求自救。

自救之路无非两点:开源,节流。

开源方面,除了低价机票以外,航空公司还纷纷推出了针对复工企业的包机服务。

公开参考咨询后发现,包机价格不菲。一架能坐150人的空客320飞机,从成都双流机场飞到上海浦东机场,厦门航空、东方航空、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给出的“包机价格”在11万元至14万元之间。以飞机满座计算,折算下来,每张机票含机建费之后的价格为730元至930元之间,约为普通散客价的两倍。

对此,部分航空公司表示,包机是单独新增的一趟定制航班,航空公司不仅要考虑飞往目的地的单程成本,还要考虑飞回始发地的成本,因此相较于一般机票价格更高。

尽管动辄十几万,但近日包机客户仍然有所增加。

“企业都想尽快上班,但那么多员工自己回来,有强感染的风险。包机的话不能说绝对没有,但至少降低了这种风险。”一位航空公司包机业务负责人表示。

包机业务之外,四川航空外送起了火锅,厦门航空做起了生鲜电商和酒店订餐生意,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节流方面,航空公司减少航班的同时,实行员工轮休政策。

刘晶是厦门航空的空姐。她告诉记者,自己和大部分同事已经在家“备份”一个月了。所谓“备份”,即是“休假+等待任务+随时起飞”的状态。

空姐薪资由“基本工资+飞行小时补贴”组成,后者是大头。以往,厦门航空的空姐月平均飞行时间约为80个小时,但2月却不足20个小时,收入骤降。

要说刘晶现在最期待的事,那就是重上云霄。

这或许不远了。

“2月份的时候,一个同事发了截图给我,整架飞机上就只有两名乘客。但现在乘客明显多起来了,身边的小姐妹们也已经陆续上岗,应该快轮到我了吧。”刘晶说。

编辑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