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乡镇快递员“众筹”1200只土鸡支援武汉,被村民质疑帮人卖鸡

iwangshang / 蒋菲 / 2020-02-26

摘要:“我不想出名,我想干一件有意义的事。”

天下网商记者 蒋菲

6天,这个四川汉子哭了两次。

一次是,他刷到一条抖音视频,画面中的人哽咽地说:“医生说我们不挑,什么都可以吃,这几天吃了,以后都没有了。”听到这句话,罗远平哭了。

另一次是,他给医生们拉去了“众筹”来的1200只土鸡。听到,窗外传来护士小姐姐的一声惊呼,“有肉了!”待在车里的罗远平又不争气得哭了起来。

这个1992年出生的小伙子,毕业后卖过菜,后来成了四川省中通快递一名乡镇快递网点的负责人,员工只有他和父亲。

如果不是突然爆发的疫情,罗远平还过着三年如一日的生活——早上派件,下午拉货,往返于元坝镇和苍溪县城之间,服务镇上的居民。这次,他走出了四川,送了一趟最特殊的“快递”。

缺肉

受疫情影响,罗远平的网点一直到2月10日才恢复正常运营,件量相比平时要少得多,每天就100多票包裹,只有平时的三分之一不到。

2月12日晚上,他和往常一样躺在床上刷抖音,无意中看到一个视频,穿着厚重白色防护服的女子,握着宝马标志的方向盘,车窗外疾速驶过灰蒙蒙的武汉大桥以及平静的水面,女子哽咽着说“医生说我们不挑,什么都可以吃,这几天吃了,以后都没有了。”

听到这句话,罗远平瞬间流下热泪。他翻阅了视频发布者的300多条抖音,发现对方是一家为武汉医护人员免费提供餐食的爱心企业负责人。

他打下一行字私信作者,表示愿意免费提供食材。然而这个视频账号拥有170万粉丝,罗远平的私信很快被淹没。

得不到回复的那几天,那句“以后没得吃”萦绕在罗远平心头,辗转难眠。于是他使用搜索引擎寻找这家企业在武汉的分店联系方式,并一一核实。

终于他联系上负责后勤的杨哥,告诉对方自己想捐一箱蔬菜过来,杨哥说他们现在花500元一天的价格招募运输工人也招不到,如果罗远平真的想捐的话,捐点肉吧,“现在最缺的是肉!”

得知罗远平是四川人,杨哥嘱咐他,“兄弟感谢你的好意,不要轻易过来。”罗远平则说,“你们不怕,我也不怕,就当送一趟快递”。

众筹

“一定要让医生们吃上肉!”罗远平连夜打电话和朋友商量,大家决定筹钱买肉给医生们送过去。

为了方便对捐款信息进行公示,号召更多人参与,罗远平建了个群。起初群里就他和朋友三个人,随着朋友传朋友,同学传同学,一天时间,群成员扩充到200人,捐款数额以100元,200元居多,也有人捐1000元,2000元。

29389599b0974798bdfa5848eeb1e007

有个98年生小姑娘,常在罗远平这儿寄快递,这次捐了200块。她的父母揪着她大吵一架,认为女儿被骗了,就算是真的,这点钱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是泥牛入海。还有人质疑,罗远平大费周章筹钱,该不会是帮别人卖鸡吧。

罗远平顾不上流言蜚语,“我不想出名,我想干一件有意义的事”。要把切实可行的计划变成行动,该做的事太多了。两天时间,他筹集到爱心款项4万多元,够买一车鸡肉,便停止收捐款。

先是要选鸡,通过几家鸡场的鸡肉对比,他挑中当地一家土鸡养殖场,几个来回讲价下来,老板把本该价格10元/斤带内脏的鸡,以宰杀去毛后8.5元/斤便宜卖给他。罗远平用筹集的款项,再贴了一些钱在这家养殖场买了1200只土鸡。

这个数字是他根据自己那辆运送快件的4.2米厢式货车计算出来的,平时能装16方的货物,堪堪放下130个泡沫箱。本来他打算找一台大型冷链车,可镇上的人听说目的地是武汉,没人敢把车租给他,更没人肯开车去武汉,罗远平只能自己去。

养殖场有5个工人,一天能宰杀700只鸡左右,为了能尽快发车,罗远平请工人们加班加点帮个忙。2月15日凌晨3点,工人们早早起床杀鸡,县里的防疫站也很支持,凌晨派工作人员到宰杀点给鸡进行检疫,并出具了检疫报告。

晚上9点,所有的鸡宰杀完毕进行简单冷冻。11点,罗远平从市场上赶来,带着130余只泡沫箱赶到。大家先将鸡用平时包猕猴桃的水果保鲜袋装好,然后10只一箱装到泡沫箱里,每个箱内再放上2-3瓶冰冻水降温,最后搬到货车上码好。

出发

期间,罗远平收到过父亲让他回家吃饭的来电,他借口说要去送快递晚点回来,父亲问他送去哪儿,他支吾地蹦出两个字,武汉。两人片刻沉默后,心照不宣要串通瞒住罗远平的母亲,怕她担惊受怕,因为肾衰竭母亲已经切了一个肾。

罗远平穿上防护服出发

出发前,母亲电话催他回家,罗远平这才说了实情,面对儿子的先斩后奏,母亲只能叮嘱他注意安全。

一切准备就绪,罗远平抓紧时间连夜启程,县里的志愿者协会给他们找来两套防护服、手套等防护品。罗远平本打算自己一个人前往,但同学王磊担心他一个人驾驶不安全,坚持要和他同行,他便没有再拒绝。

横幅“再坚持一下,再努力一下,我们就胜利了”

王磊也是热心肠,车身上的横幅标语就是他制作的,“再坚持一下,再努力一下,我们就胜利了。”落款来自三家单位,依次是出钱最多的苍溪县笑眯眯幼儿园,出力最多的苍溪县仁爱志愿者协会,以及罗远平、王磊所在的苍溪中土小学2008级。背面则印着每一个捐赠人的姓名。

印有每一个捐赠人姓名的横幅

苍溪到武汉1400多公里,罗远平担心王磊对他的货车不熟,一直自己驾驶,只是让王磊陪他聊天打消困乏。一路上单曲循环《武汉加油》,听到后来王磊抗议,“咱能换一首吗?”

就这样两人喝着红牛,困了就打自己耳巴子,不敢喝水、吃东西,“担心吃了会想上厕所,尽量减少接触。”一路通宵开到达州服务区小睡一会,冻醒了继续开。

插曲发生在进入湖北地界时,罗远平被执勤的大叔以入口限高为由拦了下来,交谈了四十分钟才放行。怕耽误时间影响鸡肉的新鲜,罗远平红过脸,扯着嗓子问工作人员为什么不能直接打电话请示,对方解释已经发过信息请示上级,要按流程办事。

好在闻讯而来的高速交警化解了这次小插曲,罗远平意识到语气过激,他向大叔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冲你发火。”大叔说,“路上慢点开,湖北感谢你们能来。”最后握手言和。

进入湖北以后,遇上下雪天气,部分路段还有暗冰,来不及上防滑链,怕开得快侧翻,罗远平只敢开50码,小心翼翼地在结晶路面行驶2个小时。

2月16日晚上10点,两人顺利到达武汉。等到按规定进行相关检查后,两个人已经饿得不行,在物流中转站接了热水,回车上吃了桶泡面。罗远平让王磊到当地政府给运输物资人员安排的住所休息,自己继续留在车上守着鸡肉,他担心“都到武汉了,鸡肉千万不能在这个节骨眼被偷”。

第二天一早,罗远平联系了那家爱心企业,带着包括武汉协和医院、武汉紫荆医院在内的十多家医院的后勤和医护人员赶了过来。本想帮着一起装卸鸡肉,但医生们为他们安全着想,不肯让他们下车。

打开泡沫盒盖的瞬间,窗外传来护士小姐姐的一声惊呼,“有肉了!”待在车里的罗远平不争气得哭了起来。

物资分发完后,罗远平的心也就放松了下来,交接的武汉当地志愿者送了他们一盒预防疫情的中药颗粒,两人冲泡了药便踏上归途。

2月18日傍晚5点19分,罗远平在回程的高速上收到信息,图片里医生们排队领肉,留言说,“再次感谢你们,同事们都很感动和鼓舞,肉现在很紧俏,很受欢迎。”结尾附上三个咧嘴笑的表情。

罗远平抬眼看了看王磊,两个人眼里都有泪花,但这次,眼泪没有落下来。

编辑 陈晨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