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浙商在日本捐了2万多个口罩,“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终于找到相称诗句​

iwangshang / 倪轶容 / 2020-02-26

摘要:捐赠完之后,陈竹林自己家里,只剩下了30只口罩。

天下网商记者 倪轶容

从文理上论,39岁浙江诸暨商人陈竹林这句“吴越同舟,和衷共济”,其实有语法问题,且明显模仿日本支援武汉物资那句“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有拾人牙慧之嫌。

按照中国人的修辞和礼仪,此处当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或“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再不济也得“不及汪伦送我情”。

幸而,这些都无伤大雅。

2月20日起,连续三天,日本大阪最热闹的购物区心斋桥,一家名为“大阪熊”的药妆店门口打出了这张海报:“吴越同舟,和衷共济”。店外,则排满了来领免费口罩的日本人。

一位中国商人,一位看着《地雷战》长大的中国商人,一位看着《地雷战》长大还给日本人捐了2万多个口罩的中国商人——陈竹林。他的2万多个口罩,很可能是日本爆发非冠疫情后,来自中国民间的第一笔捐助。

“自己家就剩30个口罩”

2月25日,日本新冠肺炎感染者共计853人,据央视报道,“日本政府出台疫情防控对策基本方针,建议企业远程办公或错峰上班”。另外,J联赛停摆,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成为话题。

2月21日,眼看疫情日趋严重,日本政府宣布,将逐步从中国恢复进口口罩——此前在该国销售的口罩,70%由中国生产。

2月17日,“日本国驻华大使馆”的官方微博表示:日本政府第五趟包机再次为武汉市民运来捐赠物资。评论栏中,清一色的“别捐了,你们也留点”,“看着东京市民排长队买口罩,我们不好意思收啊”,“日月共赏,遥望君安”。

陈竹林便是在以上背景下做出的决定。

39岁的陈竹林,出生在浙江诸暨的农村,和所有的中国80后男生一样,在《地雷战》和《小兵张嘎》的陪伴下长大。

多年后,陈竹林来到日本打拼。2014年,他的“大熊物产株式会社”成立,目前已是日本关西地区规模最大的日系产品跨境电商平台供货商,主要合作伙伴包括天猫国际、考拉海购等。当陈竹林决定向日本捐口罩时,妻子也很支持。她认为,两人在大阪创业,如今反哺日本,也是应该的。

 

陈竹林

在浙江民间,对诸暨商人的形容词就一个字:直,包含刚正、耿直和正义之意。陈竹林亦如此。他从小内向,因为口吃,还一度被同学嘲笑,花了好几年时间,才从自卑的阴影里走出来。对于这次给日本人捐口罩,陈竹林说,没想那么多,就是看到一些在日中国商家囤口罩,想卖高价,“不能让日本人把我们看扁了!”

制作海报时,陈竹林想,日本在捐赠中国的物资上写“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自己身为中国人,也应该写点什么。最后,他决定写“吴越同舟,和衷共济”——陈竹林是浙江人,“吴越”正是指代江浙地区。陈竹林笑称,当时时间紧张,不到1个小时就要把所有工作安排好,实在来不及琢磨一句更有意境的诗。但他觉得,行为本身比写了什么诗句更重要。

派发完之后,陈竹林突然发现,家里只剩30只口罩,只够夫妻俩撑半个月。

“日本企业都没有这样做的”

2月20日中午,大阪最热闹的购物区心斋桥,“大阪熊”药妆店门口,等待领口罩的人们排起了长队。

虽然戴着口罩,但工作人员脸上的笑容却没有被遮掉。他们一边向行人打招呼,一边把免费口罩塞入他们手中,每人两只。

活动持续了三天,一共派发了2万只口罩。当地电视台注意到这一活动,随即进行了采访。从口罩箱子上贴的说明上,人们了解到,这是一家中国公司,而“感动”、“正能量”,是几位领取口罩的日本市民,最常提到的词语。一位日本市民称,眼下,日本企业都没有这么做的,“中国企业了不起。”

疫情之下,日本口罩遭遇疯抢,很难找到充裕的口罩货源。此前,陈竹林花费整整3天时间,动用各种关系,才从15家供应商手里凑齐了一定数量的口罩。这些口罩中,一部分是N95,另一部分,则是在日本很受欢迎的本土防病毒口罩。

“N95太抢手了,实在没法拿到太多。”对此,陈竹林有些遗憾。如果按照市场价平均4-5元人民币一个来算,陈竹林采购的这批口罩,总价高达五六十万元。

而就在抢到这批“货”之后,陈竹林获悉,日本口罩厂家、大型批发商都被政府征用了。如今想在日本大量批发口罩,成了几乎不可能的事。

陈竹林最近一次的捐助,是给一家日本保育院的2000个口罩。此前,这家保育院给武汉捐过口罩,然而,随着日本本土疫情爆发,保育院自身难保。陈竹林实在看不下去,想办法周转了2000个过去。

“匪报也,永以为好”

陈竹林的公司“大熊物产”的Logo,是一只萌萌的大熊。在陈竹林看来,大熊憨厚、实诚,这和他自己有几分相似。

对陈竹林而言,一衣带水的日本要帮,自己的家乡诸暨要帮,全国人心所向的武汉更要帮。

“日本诸暨同乡会副会长、大熊物产株式会社社长陈竹林,在努力为武汉筹集捐赠物资的同时,也积极为家乡诸暨捐资捐物。日前,由他捐赠的1000盒N95口罩、10320盒医用外科口罩、100件防护服等物资运回国内。”这是浙江一家本地媒体2月19日的报道,或许陈竹林自己都没注意到。

在武汉和浙江诸暨等地,陈竹林一共捐赠了10万只口罩和500套防护服,其中不少物资,在疫情最严重的2月初,就抵达了国内。捐赠完后剩下的2万多只口罩,陈竹林并没有留给自己,而是把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捐给了日本。

在诸暨老家,当陈竹林的父母听说儿子在日本捐赠口罩时,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说“多做好事,积德的”。陈竹林的母亲今年60岁,父亲71岁,往常两三个月他便回家一次,今年因为疫情,至今未能回国。

这些年越孤悬海外,陈竹林越念故国山川,也更愿以自己的行为来呈现华人的礼仪、见识和修为。

 

日本“旗袍女孩”为武汉募捐

来日本之前,陈竹林曾对日本人心怀偏见——有很多日本人对中国人亦如此。在陈竹林看来,偏见正是隔阂的源头,而要消除偏见,最好的方法就是打开视野,更多地和对方去交流。在和多家日本公司打交道的过程中,陈竹林意识到,当中国人还在自嘲“富不过三代”时,日本却有不少百年企业,几代人只专注于把一个产品做好、做精。而他和天猫国际、考拉海购、阿里健康等平台合作,正是希望把这些有着百年积淀的品牌介绍到中国。与此同时,他也希望国人更多地去学习日本的“匠人”精神。

如今,在陈竹林的公司里,有不少日本员工。陈竹林一直认为,他人的尊重,是赢来的,日本员工是否会打心底里尊重你,是由你的言行举止决定的。

2月21日,日本国驻华大使馆又发了一条微博,云:“近期收到很多来自中国朋友对日本新冠肺炎疫情的关心,对此我们深表谢意。守望相助,共克时艰。”

结果收获近万国人点赞和两千条评论,其中网友“新同利贸易”留言:“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