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这些造iPhone的人,今日未能如期返工

iwangshang / 张超 黄天然 / 2020-02-10

摘要:“世界工厂”何时才能满血复活?

天下网商记者 张超 黄天然

受疫情影响,富士康郑州工厂再次延迟开工。

今天(2月10日),富士康在给郑州工厂员工的一则内部通知中表示,2020年开工时间待定,暂时未有明确的开工时间。此前,为防止疫情扩散,富士康对从外地返回郑州的工人已经采取了隔离14天的措施。如今,原本10日开始全面复工的计划未能如期实现。

除了富士康郑州工厂,深圳、太原等厂区同样面临着开工难题。不仅仅是富士康,和硕、立讯精密等电子厂目前普遍未能恢复全部生产力。业内人士分析称,这将加剧苹果、亚马逊、谷歌等全球电子企业供应链紧张态势。

 

深圳富士康复工核查通报与待定返厂时间消息

以苹果为例,疫情爆发后已将2020年第一季度iPhone的出货量预期下调了10%,降至3600到4000万部。据日经新闻报道,苹果热销产品之一Airpods目前库存较少,2020年上半年订购的4500万套AirPods很可能无法按时出货。

 

往日热火朝天的富士康生产线

面对难以预料的生产前景,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预测,富士康可能将进一步转移iPhone生产线,以应对疫情造成的损失。

“世界工厂”战力难开

2019年,苹果前200大供应商在全球拥有807座工厂,其中383家在中国大陆,比例为47.46%。

另外,华为、小米、OPPO、vivo等中国手机品牌,同样高度依赖国内电子工厂的生产制造。2018年,全球手机产量为20亿部,中国制造了其中的15亿部。

 

2019年全球绝大部分主要苹果组装大厂在中国(图片来源:路透社)

而如今,手机制造世界工厂的战力受到严重影响。媒体发现,今天(2月10日)是富士康原定复产时间,但大部分厂区依旧处于停止招工状态。而富士康内部也下达了新的复工时间待定通知。

有记者实地走访了深圳龙华富士康观澜厂区,工厂大门之外行人寥寥无几, 不复往年人潮汹涌的景象,早晨8点,街边只是零星开了几间餐饮店,而巡查的警车已经严阵以待,进厂测温测试点和路障已经设置完毕,为严格防控疫情做足了准备。

 

深圳龙华富士康观澜厂区大门 (图片来源:深圳Vlog创作者:Anjoy)

 

龙华富士康场内正在进行消杀工作 (图片来源:富士康科技集团员工@光棍哥)

业界普遍认为,即使富士康集团正式通知复工,部分员工可能也无法立即全部到岗,如果是从重点疫区到岗的员工,还须采取一系列隔离措施,做好14天的隔离工作,因此,富士康真实复产情况或不容乐观。

而在AirPods全球最大代工厂江苏昆山立讯精密,目前仅有20%的工人回到工厂,产能缺口大,难以迅速填补出货量缺口。

而在环环相扣的电子产品供应链上,复工也远远不止是一两家工厂的战斗。印刷电路板、被动组件、机壳、包装纸等重要组件的工厂生产一环连着一环,如果上游无法交付,下游“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整个流程将会被延迟。

没出村的工人仍在观望

2月10日是全国多个省份的官方复工日,但在张强(化名)老家江西宜春樟树市观下村口,那块写着“禁止外出”四个红字的 “封村”告示牌还未撤下。

“现在,我们村里还没有接到上面的消息,如果要外出是可以的,但是一旦出村之后,就不可以回来了。”张强说。

张强是富士康数位产品事业群流水线上的一名工人,年前他在河南郑州厂区工作。如今元宵已过,他仍然没能踏上返工的行程,他在网上搜索富士康的开工消息,通过百度贴吧加入了多个招工群询问,但目前得到的答复都是“待定”。

虽然宜春樟树市里没有确诊过一例新冠肺炎患者,可是村里的疫情防控措施依旧非常严格。张强决定,不等到确切开工消息,就不贸然出发。

就郑州富士康位于航空港区的工厂而言,根据区里发布的复工复产时间,2月10日为区里本地员工为主、本地产业链完整的工业企业的开工日,而像富士康这样,需要大量外来务工劳动力的企业,复工日则排在最后,时间为2月24日。

虽然今年开工晚,但张强并不焦虑,目前在村里生活的开销不大,返工时间推迟没带来太大压力,“钱不要紧,命最重要。”

38岁的卢清已经在外打工十多年,以往每年正月初六,他就会离开老家安徽泗县,来到江苏昆山立讯精密电子厂的生产线上工作。

 

卢清在立讯精密电子厂拍下的照片,有员工在草坪上休息

“遇到这么晚开工的情况是头一回,2003年非典的时候也没有这么严重。”卢清说。与张强一样,卢清所在的泗县也没有解除“封村封路”,村里明确规定,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能进出串门。

老家没什么打工的机会,出门担心感染病毒,卢清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待着,通过刷朋友圈、微信看一看来了解外面的世界。

最近几天,卢清收到了立讯精密的新消息,工厂正在下发一些统计表格,安排合适人员前往电子厂返工,而他计划在20日后出发返厂。

“我服从工厂安排,尽量晚一些复工是应该的,毕竟国家利益大于一切,疫情防控好了再开工赶生产。”卢清说。

也有工人盼着早点开工

亚军今年26岁,去年下半年,他入职江苏昆山的立讯精密,在流水线上做耳机。

亚军坦言,“我是第一次进厂,什么也不懂,反正每天就是在流水线上,每个月工资不高,去年12月份,基本工资2020,正常出勤,加上加班费和夜班费,才4200多,实际到手3800块,交完房租剩不下多少钱。”

今年1月的农历年前,亚军辞职了,因为听说富士康的收入可能更高,同样在流水线上,加班加得多,可以拿到6000-7000元的工资,他当时准备年后就去富士康应聘,但是疫情发展导致富士康等企业复工延迟,原本年后开始的招聘也延迟了。

亚军现在还在贵州老家待业,他在电话里的语气显得有些着急,“之前联系过中介,说马上就开始招聘了,可以线上招聘,结果这两天又说等等看,还没定什么时候开始。其实我知道的,很多昆山当地的群里都说了现在的政策,7个省(湖北、浙江、河南、安徽、江西、广东、湖南)过去的人直接会被劝返,其他地方过去的人也要隔离14天,就算我现在过去,2月份肯定是上不了班了。”

 

江苏昆山的延迟复工通知

亚军和同学在昆山合租的两室一厅还在正常缴纳租金,每个月1500元,一次性就要交3个月的房租,2月份可以预见没有收入,他原本打算拿着2月份工资换个手机的梦想也化为泡影,有限的存款先得应付房租。

 

亚军的薪酬

亚军反复说,这是他第一次进厂上班,结果还没摸到里面的门道,就先遭遇到了疫情,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我就想早点能开工,每天在家也不是个事,身上的钱也不多了。如果能去昆山,可能会先干一点日结的活吧,一天180块钱左右,干上个20天,经济先稳定一点。”

电话、视频招聘会成主流

晓枫是苏州当地一家人力资源中介的员工,在他微信的页面上,还专门写着“常年免费安排苏州各大企业,长期工,临时工……”

他已经在这行干了五六年,通常每为制造业企业介绍到一位工人,就能从中拿到几百元的提成。

晓枫说,“按照原本的情况,元宵节后是招工最热闹的时候,现在你也看到了,复工是复工了,但都是有前提的,已经在苏州的或者本地人可以上班了,外来人员要看情况,首先来不来得了?来了之后需要什么证明才能上班?这些都不知道。工厂不招人,我们也拿不到业绩,大家都在等。”

今天(2月10日),晓枫终于拿到一份文档,一共整理有20多家企业的招聘信息,不过这里面很多都是日结、保安、配送员的工作,正式工厂和企业的招聘并不多,从中介的角度来看,一家制造业企业如果开始招聘了,那么才是正式开工的标志。

 

今天晓枫发布的招聘信息

由此可见,能在2月10日全面复工的企业数量并不多,而且不少企业招聘信息上还有专门备注,要求线上面试,或是戴上口罩在厂门口面试。

比如京东方光科技的招聘长期工,要求先进行电话或者视频面试,录取报道时还要求戴好口罩,以及社区出具的在苏州隔离7天以上的证明;阿斯特新能源,被专门标注了“凌港好单位”,要求戴好口罩到厂门口面试……

晓枫说,招聘一挂出来,他就接到了不少求职者的电话,有些求职者还在老家的,他就索性让他们暂时不要想着找工作了。

“说是说电话面试、视频面试,但好歹人要在苏州了,可以随时上岗。不然被录取了还要赶过来,再隔离一段时间才能进厂,这不是耽误大家的时间吗?不过我估计,满足人在苏州可以随时上岗这个条件的工人,可能还不足两成。”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