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搭上新冠病毒,上市首日暴涨586%,科创板牛股与它背后的神秘家族

iwangshang / 徐艺婷 / 2020-02-09

摘要:东方生物及其背后的方氏家族。

天下网商记者 徐艺婷

2月5日,新冠肺炎汹涌之际,一家名为“浙江东方基因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企业登陆科创板。

受疫情影响,当天沪深两市3792家上市公司中有3188家跌停。如此情形下,东方生物却逆势而上,股价暴涨586.96%至每股145.98元,市盈率高达280倍,而同行业平均市盈率仅35倍。

与此同时,东方生物也刷新了科创板上市公司首日涨幅。

科创板前五个交易日不限涨跌幅,之后每日20%涨跌幅。此前,科创板上市首日涨幅超200%的公司共有13家,其中最高的是安集科技,涨幅为400.15%。两度触及临停的东方生物,轻而易举地打破了这个记录。

这一切都和东方生物“完成新型冠状病毒系列检测试剂新品的研发”密切相关。

号称一周研发出试剂盒,40分钟可出结果

早在上市前,东方生物就因一则杭州本地媒体的报道而引起了投资者的注意。

1月30日,《余杭晨报》发布消息,称未来科技城企业“杭州丹威生物有限公司”集中攻关,仅花了一周时间便成功研发出了新型冠状病毒荧光PCR快速检测试剂盒,40分钟便可出检测结果。

搭上新冠病毒,上市首日暴涨586%,科创板牛股与它背后的神秘家族

文章还称,这款试剂盒研发产出后,丹威生物已经捐了300份检测试剂盒给浙大一院、树兰医院和疾控部门,接下来试剂盒的产能马上就会扩大到2万人份/天。

随着疫情的发酵,检测试剂盒的需求量急剧上升。在这样的形势下,不仅成功研发了试剂盒而且还能量产的丹威生物显然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而丹威生物正是东方生物持股60%的子公司。

上市消息叠加利好消息,东方生物备受关注,上市后股价爆发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就在2月5日股价暴涨6倍的当晚,东方生物发布了一则风险提示公告。

搭上新冠病毒,上市首日暴涨586%,科创板牛股与它背后的神秘家族

公告表示,该公司开发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系列检测试剂盒产品不会对公司当期收入及利润产生影响,且目前相关产品还在注册申报的资料准备和提交阶段。

2月6日,东方生物股价应声下跌12.32%,但2月7日回涨6.26%。截止发稿,东方生物的股价为136.01元,市值为163.21亿元,市盈率214倍。

搭上新冠病毒,上市首日暴涨586%,科创板牛股与它背后的神秘家族

年入2亿背后:9名核心技术人员,人均年薪22万

在诊断试剂方面,东方生物的确是行家里手。

根据招股书,东方生物成立于2005年12月,注册地址为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递铺街道。多年来,这家公司一直从事体外诊断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目前以POCT即速诊断试剂为主导产品,销售收入和利润占比达98%以上。

所谓体外诊断,即在人体之外,通过对人体血液、体液等样本进行检测而获取临床诊断信息;所谓POCT即时诊断,即指在采样现场即刻进行分析,快速得到检验结果。

两者均在中国起步较晚但发展较快。

东方生物成立的2005年,国务院、发改委、科技部等多部门出台政策,支持体外诊断产业发展。从这一角度看,东方生物显然看到了政策背景下的发展契机并由此进入行业,嗅觉堪称灵敏。

搭上新冠病毒,上市首日暴涨586%,科创板牛股与它背后的神秘家族

经过十五年的发展后,在业务上,东方生物呈现出了三大特点。

第一,以毒品检测和传染病检测为核心业务,2019年上半年,这两者的收入占比高达85.12%。

第二,产品以外销为主,尤其是美国,2016至2018年,美国市场销售收入占比分别达40.33%、48.28%和53.95%。

第三,发展虽然迅速,但竞争力有所不足。

2016年至2018年营收分别为1.8亿元、2.2亿元和2.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562万元、3335万元和6536万元,利润率维持在20%左右,毛利率则在48.%上下浮动,而同行业中的明德生物毛利率为78.41%,基蛋生物为75.05%,万孚生物为72.33%,均高出东方生物三成左右。

搭上新冠病毒,上市首日暴涨586%,科创板牛股与它背后的神秘家族

对于技术密集型企业来说,研发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一方面,东方生物近三年研发投入分别为5.08%、5.49%、6.52%,而同行业公司平均研发投入为11.81%,为东方生物的两倍。

招股书显示,目前东方生物共有1028名员工,其中九名为核心研发人员。核心技术人员的平均薪资为21.96万元,而同行业中核心技术人员的平均薪资水平则在40万元之上。

东方生物背后的方氏家族

东方生物本质上是一个“家族企业”,背后站着的正是湖州安吉的方氏家族。

公开资料显示,方效良、方炳良和方剑秋三人合计持有该公司 62.5472%的股份,共同为实际控制人。方效良是方炳良的哥哥,是方剑秋的父亲。

搭上新冠病毒,上市首日暴涨586%,科创板牛股与它背后的神秘家族

出生于1958年的方效良经历较为丰富。28岁时在安吉上墅田垓小学任教,后参军五年。复员后在安吉上墅田垓村当会计,之后走上仕途,历任安吉上墅人武部部长、安吉检察院党组成员等。2005年之后弃政从商,创办多家公司,目前为东方生物的董事长。

在东方生物的发展过程中,有着博士学历的方炳良起到了技术核心的作用。

方炳良比方效良小两岁,曾在北京协和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担任助理教授,后在美国多所大学的癌症研究中心担任心胸和心血管方面的教授。2016年至今担任方氏控股总经理。

1983年出生的方剑秋,属于方氏家族的下一代。

从2007年研究生毕业至今,方剑秋一直在家族企业中工作,担任多家子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董事等职务,其中一项职务便是上述提及的杭州丹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搭上新冠病毒,上市首日暴涨586%,科创板牛股与它背后的神秘家族

不只是兄弟、父子,家族中的女性也参与到了商业运营中。比如,方晓萍是方效良和方炳良的妹妹,从2009年起,就担任东方生物及诸多子公司的董事与监事一职。

方家的产业不仅是检测试剂,还有竹业生产和贸易等方面,名下公司互相交错。

譬如,方效良和方剑秋各占50%股份的“安吉福浪莱进出口贸易公司”是东方生物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9.5%;方效良控股的“安吉涌威投资合伙企业”是东方生物的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0.31%。

在方氏家族带领下走进科创板的东方生物,究竟会迎来一个怎样的未来?

编辑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