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疫情下的河南“淘宝村”:100万的元宵节订单说黄就黄,望早日再起锣鼓

iwangshang / 倪轶容 / 2020-02-07

摘要:“一旦击退了疫情,还怕没有新订单?”

天下网商记者 倪轶容

今日元宵,往岁喧哗,歌舞千家,唯独今年不见昔日的热闹与喧嚣,城市空荡,乡村寂寥。

在村支书霍军政的人生里,这大概也是第一个听不到锣鼓声,看不到彩灯和舞龙的的元宵节。

霍庄,河南许昌地区的一个小村庄,也是著名的“舞狮舞龙”村——530多户村民中,400多户都在制作舞狮、舞龙、旱船、花灯等社火道具,这已是一个产值超2亿元的产业。

当地人开了230多家淘宝店,淘宝上90%的社火产品出自这里。天猫海外数据显示,就在去年年底,超3万件霍庄生产的社火产品,卖到了美国、新加坡等国。

霍军政表示,因为疫情严重,元宵节相关的订单都取消了,村民们可能就要减少30%-40%的年收入。而他自家的工厂,自大年三十以来也一直关在那里,预计损失达20万。

面对这样的损失,要说不心痛,是不可能的。而霍军政认为,最好的“自救”方式,就是不聚众,不串门,不出门,等待疫情早日被击退。

从正月初一起,霍军政已当了整整15天的“守门人”。在用土堆、电瓶车等封起来的霍庄村口,霍军政和其他村干部“两班倒”,24小时轮流值班。

他特别认可上海医疗救助组专家张文宏的一句话, “你在家里,不是在隔离,而是在战斗!”

疫情下的“舞狮舞龙村”

听说记者要电话采访,陈阳表示任何时间都可以,“反正最近非常空。”往年这个时候,“社火二代”陈阳都忙得连口水都喝不上;今年,突如其来的空闲,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

整个霍庄的“社火”历史,可以追溯到清朝末期。一开始,村子只是为一些戏具做加工,比如唱戏用的长髯、戏服等,改革开放之后,才慢慢发展成做舞狮舞龙、龙灯等。

从小,陈阳就看父亲弓着腰,埋头在一堆竹子、木板和彩色布料中,忙碌到深夜。多年前,90后陈阳对“接班”毫无兴趣,认为这工作太辛苦,而且不怎么赚钱。而村里不少年轻人,都有跟他一样的想法。

霍庄村民在制作社火产品

2013年起,村里有人开淘宝店赚到钱的消息不胫而走,两年后,淘宝店在霍庄遍地开花,甚至不少上了年纪的人也跃跃欲试。在陈阳看来,对社火的需求,其实是一直存在的,但过去信息不对称——村里人要千辛万苦找买家,买家却踏破铁鞋也找不到供应商。如今,通过电商平台,社火却能卖到全球。今天,霍庄社火的线上销量占比高达60%,做得好的家庭,年收入可达400-500万元。

陈阳自己也在2013年开出了淘宝店,开店没几天就卖出了一对高跷。看到希望的他,正式结束了在国外打工的日子,回家一门心思帮父亲打理淘宝店。

工作中的霍庄村民

每年10月起,订单就会像雪片一样飞向霍庄。从那时开始,一直要忙到元宵节过后,即使在春节期间,村民们通常也只在农历大年三十休息一下。一到大年初一,就有人忙着开工赶订单了。

但今年,受疫情影响,不少客户取消订单,原本应该充斥着劳作身影的村庄,意外闲了下来。陈阳提到,年前,有甘肃的客户订了100只“狮子”,但元宵活动叫停,这笔生意黄了。好在家里的订单,基本已在年前交付完毕,这样看来,损失还不算太大。但毕竟,这是100只“狮子”啊!说起来,陈阳还是耿耿于怀。

在霍庄,像陈阳这样遭遇损失的商家,不在少数。

村支书霍军政就接到过求助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几乎带着哭腔,说一个近百万的订单没了。这是一个做旱船、彩车等产品的商家,对方取消订单时,产品都做好了。虽然有违约金,但因为是“量身定做”,产品很难再卖给别人。“毕竟,做咱们这些产品的,一年里就指望着年底年初的这几个节日啊!”安抚完商家,霍军政一声叹息。

淘宝村的“防疫战”

霍军政自己也是一位淘宝店主,在他的淘宝店“诚谛戏具”里,可以看到澳洲羊毛制作的舞狮,和九节烫金钢丝制作的夜光舞龙。不过,春节以来,村委书记的工厂就没有开张过,30个工人也都没法来上班,损失估计有20万。

霍军政淘宝店里的舞狮

但霍军政却没因此闲下来。早在25日,他就和村委会成员一起,排查、隔离了几位在武汉等地转车的村民;随后,他和其他村干部、群众一起,封闭了村子的9个出入口。而“封村”的用具全部就地取材,包括土堆、电瓶车等。

近日,河南村庄的“硬核”防疫手段在网上广为流传。而标语横幅、大喇叭广播、顺口溜、宣传栏、宣传车等“十八般武艺”,霍庄村一个没落下。

“拜年就是害人,聚餐就是找死”这样的横幅在霍庄村随处可见。而村头的大喇叭和改装的“宣传车”,也发挥了作用:浓厚又正宗的家乡话,无处不在的超强“音浪”加上洗脑循环,不知不觉间,就给人灌输了防疫措施。

足不出户的生活,又和春节、元宵节“夹道相逢”,显然给村民的生活带来了不便。一开始,那些被封的村口,仍有人从高高的土堆上翻爬出去。为此,村委会不得不调派人手,轮流驻守,村长、村支书带头值班,实行“两班倒”。而在值班期间,霍军政“劝退”了好几位试图进入村子拜年的“外来户”,最后让他们留下礼物,人先回去。

每天7:30,霍军政就“上岗”了,直到晚上12点才“下班”离开。这几天,除了让一位生产的妇女回村,几位老人外出买药,村子基本上没有放行过什么人。

霍庄的“招牌”之一

这一切,都让霍军政想到了多年前,政府出台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当时,村子里就炸开了锅,不少村民认为,不放烟花爆竹,那还有什么“年味”!彼时,作为村支书,霍军政和其他村委干部不知道费了多少口舌,才跟村民说清楚烟花爆竹和大气污染,以及人身安全之间的关系。

整体而言,这一次,村民的配合度很高。霍军政认为,一方面,通过互联网,信息传播得很快,大部分居民早就了解了疫情的严重性;而另一方面,大家也都认识到,只有早日战胜疫情,生活才能恢复常态,工厂、家庭作坊才能开工。

让他感动的,是疫情影响了村民们正常的生活和生意,却没有浇灭他们心头的善良。在村里组织的捐款活动中,不少在疫情中遭受损失的村民,出手却很大方。短短一天时间,霍庄就筹集了近10万元善款,还有不少人不愿留名。

从乐观的视角来看,霍军政认为,这次疫情,也给村民们创造了一次难得的休息机会。过去,他们起早摸黑,又要组织生产,又要打理淘宝店,尤其到年底年初,很少有放松的时间。如今,正好让他们养精蓄锐。

“虽然我们眼下有些损失,但一旦击退了疫情,还怕没有新订单?”对此,49岁的村支书是有信心的。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