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宠物上门喂养师:雇主在疫区隔离,我们每天狂奔150公里照顾“毛孩子”

iwangshang / 宁函夏 / 2020-02-07

摘要:武汉作家方方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我们唯一的事,就是把这一切都扛下来。张佳玉那份,她扛下来了。

天下网商记者 宁函夏

“不好意思采访要再推迟,我赶时间!”张佳玉慌忙之中发来语音。

张佳玉在杭州有一家宠物上门喂养服务淘宝店“祝二十”,开店2年,团队6人。春节至今,他们穿梭在城市中喂养80多只猫狗,平均每天狂奔150公里,共用掉350只口罩,骑坏2辆电瓶车,摔坏一部手机,每个人双手都洗出裂痕。

两天之后我才知道当时几次询问太打扰。那天她去送雇主的猫给朋友,却因交通管制被扔在马路边,手机在冷风中死机,她走了几里路,拦了一位骑电瓶车的大哥才到达目的地。她淡定地说这不算什么,前两天她已经在地铁1号线上崩溃过一次,哭了15站。哭完,赶路,还有猫狗等着照顾。

现在,她坐在家里,很骄傲:“我们所有喂养的猫狗都得到安顿。”她把没人照顾的4只猫带回了家。家里,猫粮还有,春节前囤的两箱螺蛳粉和泡面还未开封。

交通不便,“骑电瓶车的大哥,给了我几个硬币”

2月3日起,处于防疫关键时期的杭州,陆续发出各区交通管制和小区封闭管理信息,张佳玉立马给雇主发消息:时间有限,送朋友还是找宠物店?物业能不能托管?大家必须尽快搞定!

等到第二天她出门才发现,情况更为严峻。

一位雇主找到位于余杭区的朋友托养,可朋友在小区无法出来,雇主便委托张佳玉叫一辆网约车送猫和猫笼去朋友家。“雇主让我别去,可是猫猫上车后叫得太惨了,我不放心。”

还好张佳玉和猫一起上了车。因为交通管制,网约车在余杭边界被拦住要求返回,张佳玉和猫只能下车。公交没有,地铁在3公里外,等“闪送”来不及,手机因为天冷自动关机,张佳玉拎着猫和一个大箱子,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不知方向。

幸运的是,走了一会儿,身后来了一位骑着电瓶车的大哥。张佳玉拦住了他,说想去地铁口。

这位大哥二话没说让她上车。用自己的手机导航,把张佳玉直接送到目的地小区。

后来,怕张佳玉没钱回去,大哥强烈要求等她交接完猫再送她去地铁口。

临走时,大哥还给了张佳玉几个硬币坐地铁。“你懂不懂!我当时都想给这位大哥跪下。”

这位大哥像是带她穿越枪林弹雨冲到终点的英雄。张佳玉忘记问他的姓名,也记不清长相,当时本来想送他一个口罩,却发现出门太急忘带了,想给报酬手机还打不开。“但我真的很感谢他!”

听到隔壁有猫在叫,“保安大哥,能不能和我去一趟”

第二天,张佳玉也当了一回英雄。

她变换各种交通工具,一路测体温,终于到达一位雇主家取猫,准备带回去养。结果,临走时她听到隔壁邻居传来猫叫,“一声声叫得很凄惨”。

张佳玉敲门,没人反应,猫反而叫得更厉害了。

她心里想了很多不好的情况,急的立马下楼找保安、物业。“就开门看一眼。”她恳求道,“你们跟着一起去,就看一眼。”

后来保安大叔跟着她一起,开门,看到猫安然无恙,猫粮和水也充足,张佳玉才放下心来。“那保安大叔还一直夸我善良。我是真的不想它们出事。”张佳玉不敢想象,路过、听到,却没有施以援手,这叫她今后怎么睡一个安稳觉?

2017年,她带着收养的两只流浪猫从上海到杭州,开始创业。她曾寄养过猫,因为不适应环境差点生病去世,所以她想到做宠物上门喂养服务。她觉得自己足够专业,也热爱这份工作。

要不然她怎么坚持到现在。从春节假期杭城连绵的雨至今,张佳玉没有吃过一顿安稳饭。大年三十那晚,她去一位雇主家遛狗,在爬楼梯的时候,她听到别人家里传来春晚的声音,终于还是没忍住,安静地坐在楼梯间,啃了一块面包,听了两分钟的节目。

主人路过武汉,“你介不介意……”

其实从1月26日开始张佳玉便给客户一个个发消息。八成左右的雇主惦念家里的猫狗,都及时赶回杭州,有的甚至连夜坐飞机回来。

但仍有近十位雇主,因为身处疫情严重区,道路封闭,赶不回来。

其中一位雇主,从老家回杭州时路过武汉,目前在富阳隔离。他给张佳玉发消息:“我回来路过汉口火车站,这段时间回家(杭州的家)拿过一次东西,我要跟你说清楚,你介不介意……”

张佳玉心里很感动,“他能真诚地说出来,让人尊重。”

还有一位雇主,老家在湖南与湖北边界处一座城市,一直在家隔离。他找不到合适的朋友,干着急,最后求张佳玉的同事张珊带回家帮忙养。

“我们肯定同意。现在我们家有4只猫,都是主人找不到安顿点的,自己还养了2只。好在春节前囤了猫粮,管够!”张佳玉说。

也有对环境敏感的猫,不愿出门,身在异地的雇主只好委托张珊把家里3箱罐头、3箱猫粮全部打开,又把2个大洗脸盆装满水,1个水桶打开,弄满五盆猫砂。

主人只有一个请求:“保证它还活着!”

1月30号、2月10号,2月17号……雇主们一次次说马上回来,又因为疫情一次次延误。这场春节假期的上门喂养服务被不断拉长,张佳玉和同事们每天奔赴10多个小区,从早上6点到晚上12点,每天赶路150公里,喂食、喂水、铲猫狗粪便,整理猫狗的呕吐物,打扫被它们弄乱的家……

每个人都精疲力尽,却还在说:“我爱这些‘毛孩子’,它们能征服任何东西。”

他们在路上,“看到救护车吓得找头盔”,“看到没带口罩的人气得对他们吼”

这群宠物服务人员在路上,其实每天都冒着巨大的危险。

对于张佳玉来说,离疫情最近的一次,是去雇主家喂猫,结果发现隔壁一栋楼下停着一辆救护车。大家全副武装,“吓得我到处找头盔,带着口罩都不敢坐电梯,走的楼梯。”

同事们也有同感。一天晚上,一位同事在群里说:“我常吃的那家包子店老板确诊了。”

前几天,张珊很气愤。她去到郊区喂猫,在路上遇到好多村民,他们聚集在一起,还不带口罩。张珊放慢电瓶车,大吼了好几声:“为什么不戴口罩?回家戴口罩啊!”

所幸做宠物上门喂养已有两年多,每次张佳玉都会在节前屯好足够的口罩、鞋套和猫粮狗粮。所以虽然口罩告急,但他们提前买了400只普通口罩,用到了现在。

“春节那几天下雨,口罩经常被淋湿。一淋湿就失去作用了,一天要换4只。”

可困难依旧摆在面前。因为天天接触猫狗粪便,会有真菌感染,加上防疫需要,每个人去喂食前后都要洗手,双手被洗出各种裂痕。洗手液他们买不到,现在只能用肥皂。

中途,一位同事因为手被门夹受伤在家,其余同事分担了他的顾客,身上的压力更大了。

还有许多人的电瓶车坏了。张珊就是,昨天开到余杭,又被闲林的顾客催着交钥匙,电瓶车漏电,公共充电桩所在道路又被封,她半踩半推着电瓶车一路滑到紫金港路隧道附近,找到一家换电池的地方。这一趟,至少20公里。

所有的事情,发生在短短10天里,张佳玉承受不住了。她坐着地铁1号线,在前往雇主家的路上大哭。这时候没有人敢给家里打电话说太多。城市的逆行者,总害怕坦白会惹来家人们的担心。

有顾客要寄口罩,有顾客愿意贡献多余猫粮,“人给出爱的时候特别有满足感”

“每次出门前我们相互打气,并告诫大家不要与别人有过多接触。”张佳玉说:“还好我们接触的都是小动物。”

结束一天的奔波,吐槽各自喂养的猫狗,是他们这两周最开心、放松的时刻。“今天的猫真调皮,害得我满地捡屎。”“那家的猫居然自己把猫粮打开吃了,吐得到处都是。”

这群人到现在已经服务过500多只猫狗。身份证、协议、喂养照片视频一应俱全,上门带口罩、鞋套,钥匙保管和费用详细皆有说明。

顾客们评论:“在这种特殊的时期miumiu小姐姐还千难万难地赶往我家帮忙喂两只崽子!太不容易了,感谢~”“小姐姐超棒超可爱,非常负责任,把猫猫照顾得很好。”

因为担心这群宠物服务者的安全,有顾客从老家寄口罩过来,还有人主动买酒精送给他们。

张佳玉很开心:“我们养‘毛孩子’的人都很有爱心。”就在前几天,有位顾客猫粮不够了。可是街上、网上难买到,无奈之际,张佳玉求助一家囤粮较多的雇主。对方听后一口答应,贡献出部分猫粮。

“人给出爱的时候特别有满足感。”张佳玉说。

此时此刻,她安顿好所有的猫狗,终于可以躺在家里,吃着年前囤的两箱螺蛳粉和泡面。

武汉作家方方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我们唯一的事,就是把这一切都扛下来。张佳玉那份,她扛下来了。

编辑 汪帆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