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我在武汉送外卖:“得让医生们吃上热饭啊!”

iwangshang / 丁波 / 2020-01-28

摘要:他们也是城市逆行者。

口述 | 陈果、樊弘洋、侯鲜梅

整理 | 天下网商记者 丁波

蔓延的肺炎疫情牵扯着人心。

国家卫生健康委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月27日24时,全国共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515例。其中,60%来自湖北省,35%来自武汉市。

五天前,武汉封城。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900万留在武汉过年的居民的生活陷入了不便之中。

据悉,武汉大部分的商铺、餐饮店都已暂停营业,仅少数商户还提供外卖。目前线下也只有中百、罗森、有家、Today、百果园等大型商超、便利店、水果店还在维持营业,水果、蔬菜、牛奶、饮料、饼干等成了当地人外出采购时的主要选择。

在防疫的关键时刻,减少外出与人接触是重中之重。

于是,外卖小哥们便成了人们与超市、便利店之间的桥梁。他们穿梭于社区和医院,为医生和患者送去热饭,为居民们送去生活必需品。

他们中不乏95后,正是青涩未开的年纪,却开始学着承担,学着对陌生人施以善举,学会对家人说“善意的谎言”。

他们说这座城市病了,希望能尽一份自己的力量帮它度过难关,“希望武汉能早日回到它该有的样子。”

“不能让医生们吃不上热饭啊”  

侯鲜梅,骑手,女,47岁

我是湖北荆州人,来武汉定居了十七年了,送外卖两年多。这次我和另一个女骑手参与了站点的春节值班。

我们站配送的刚好是疫情最严重的区域。这一带有六七家医院,比如协和医院、儿童医院、第一医院等。

医院基本每家都去过。

过年前几天,我们每天有至少30%的订单往医院配送,一般都是中午吃饭的时候,送的以快餐、盒饭、零食、饮料、奶茶为主。有医护人员的,也有病人和家属的。

这个时期医院的订单不强制配送。但我们站所有的骑手都会去送的,这事儿都不用讨论,没什么可讨论。医生也要吃饭啊,总不能他们在前面拼命,你让他们连热饭都吃不上。

这几天,我们当地有很多商户要和饿了么、口碑、盒马一起给医院里的医生护士提供工作餐。昨天站长问,谁接下来愿意给医院送单,我想都没想就报了名。

送餐到医院我是不怕的,医生护士都不怕,我们怕什么呢?

重要的是做好防护措施。我们常年配送医院的订单,已经有防护经验了,做得都挺到位的。像我自己就常年戴口罩,每天至少用2-3个口罩,餐箱一天要消毒两遍。

而且,现在武汉的医院在每栋楼下都放了专门的架子用来收外卖,骑手就不需要送上楼了。这次疫情发生以后,饿了么也给我们追加了一份保险。

今年过年武汉人的心情确实都挺沉重的。

十七年来,这座城市第一次遭遇这么大的事。现在街上没什么人,出租车也没有。有点不忍心看到现在的状况。抖音上有句话我觉得很形象,“我们的城市病了。”

好在也有很多温暖的事。

大年三十我的最后一单要送到华侨北路。那个客户在订单上就提醒,接单的骑手出门一定要做好防护什么的。等我到了,她还准备了一包口罩送给我。我就觉得挺暖心的。

武汉的疫情主要集中在几个区域。像我住的那一带,就没有什么感染病例。总体上,我觉得武汉人都挺淡定的。恐慌多多少少会有,但不像外界说的那么严重。

前两天我儿子给我打电话,让我不要出门,说外面太吓人了。

我说,妈妈就在武汉,你要相信我说的。不要听信谣言,更不要以谣传谣。我们身在其中,只有我们是最清楚的。

人心惶惶的有用吗?只会给城市添乱。武汉肯定会好起来的,我觉得快了。

“只要医生护士的订单都要送”  

陈果,骑手,男,21岁

我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刚送了三个月的外卖。其实元旦的时候,我就注意到疫情了,不过真正重视起来也是近一周的事。

武汉封城后,商家陆续关门,现在有一些超市还在营业。我们接的大部分是几百块的大单,都是从超市买的青菜、鸡蛋等生活必需品。

不过有一个“大单”挺特殊的。

1月22号那天下午,我接了个六七百块钱的单子,有七八袋吃的喝的,都是些牛奶、面包、冲剂饮料之类的,要送到一家医院门诊20楼。

这个单子不好送。东西太多了,我的车里装不下,一个人也拿不了。

我就给客户打电话。对方是个护士,她很担心我不肯配送,说自己一直都没吃饭,累得受不了了。

我之前有几次经过协和医院,看到病人排队排了很长,量体温、做肺部检查。医生护士都没时间休息,特别辛苦。

所以一听说是护士的订单,想着不管怎样都得把订单送到啊。就找了一卷绷带,把这些大包小包的都捆在车子后面,送到了医院楼下。

原本她要自己下来拿的,但我看东西实在太多,就帮她拎上去了。护士看到我挺惊讶的,说了很多感谢的话。我说,“你们辛苦了,只要医生护士都要送。”

武汉正处于特殊时期,陌生人之间相互关照的善举很多。

之前路过一个美食街,是以前的人流聚集区,有商家老板、居委会的人每天自发地在那儿发放医用外科口罩,每个人可以领2个。

他们看到我也会朝我招招手,让过去领两个。但我还有口罩,就让他们先发给有需要的人。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也很受触动。

昨天路过中百超市的时候,遇到一个70多岁的老爷爷出来买菜,结完账拎不动。当时自己不算忙,就帮他送回家了。

还好帮他送过去了,他家住在5楼,自己提会很辛苦。老人一直说“很感谢,年轻人真好。”走的时候他要给我小费,我谢绝了,他又转身包了个红包给我,说一定要收下,是新年祝福。

其实我自己在武汉觉得挺安全的。大家都很少出门,就算出去也都戴着口罩,也很少与人接触。

希望我的骑手兄弟们也能注意安全,保重好自己的身体。现在这个情况,只要保证自己不生病,就是对家人、对社会负责。少一个人生病,就会少占用一些社会资源。

我想对武汉说:“加油!”大家坚持坚持,天暖和了就会好起来了。

“我这属于二线人员,离感染源真的远多了”  

樊弘洋,骑手,男,21岁

我是山西运城人,在武汉送外卖小半年了。

封城以来,很多人都不敢出门买东西,许多人就在饿了么平台下单,由我们送上门。

现在武汉市区,中百、罗森、有家、Today、百果园、鲜丰水果这些超市、便利店和水果店还在营业。我所在的区域生活物资还算充足吧,那天我去中百超市取单,刚去的时候菜架上被人买空了,但走的时候发现又装满了。

我们每天的订单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超市和水果店,客户们买的主要是粮油米面、蔬菜瓜果这些生活必需品。

有一个单子挺特殊的,让我印象很深刻。

是一份送到病毒研究所的蛋糕。当时我以为是工作人员买的,快送到时给对方打电话。没想到他说,“我不在武汉,请帮忙交给病毒研究所的专家们。”

我听了很感动。后来路过水果店时,自己又买了些草莓之类的水果,和蛋糕放在一起送了进去。

在这个特殊时期,除了医护人员,就数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最辛苦了。他们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研究出疫苗,让大家的生活恢复到正常,想想就觉得压力很大。

我读书少,没有能力做这个事情,如果在别的地方能帮一点是一点。

我们还会接到一些外界爱心人士的订单,买了吃的、喝的,写明要送给医生护士们。有人问送医院我害不害怕。我真不害怕,医院的订单一定得送啊,只有把医生们照顾好了,他们才能照顾其他人。

再说医护人员还在一线和病人们面对面呢,我这属于二线人员,离感染源真的很远了。只要做好防护措施,问题就不大了。我们每天都要按规定测体温、消毒、领口罩,自己也都挺注意的。

这次过年留在武汉,我的生活没受太多影响。不过爸妈挺担心的,每天都会问我情况。

我和兄弟们都学会对家人“撒谎”了。

那天我在超市取一个订单,我妈发来信息要求我拍张照给她,想看看戴口罩了没。我拍了个小视频给她证明自己正戴着呢,还告诉她今天不上班,准备买菜回去做饭。

这事儿就算瞒过去了。有时为了让父母少些操心,就需要一点善意的谎言。我原来打算过完年等2月底就回家,但现在疫情比较严重,暂时先不回了。等疫情控制住了,再回去看看吧。

我现在就希望武汉能早日回到它该有的样子,一切如常。

记得半年前刚来的时候,这儿很繁华。写字楼、人、商家、订单都很多,是我想象中大城市的样子。但现在一下子感觉就空了,虽然我喜欢安静,但我不喜欢这种安静。

既然留下了,就尽些微薄之力,尽快让事情度过去。不管发生什么事,心态要放好,这也是对自己和对家人负责任吧。

你问我明天还要出去送单吗?去啊!当然去!

( 另外感谢饿了么汉街站站长郭锋为文本提供的支持与帮助。)

编辑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