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一年蒸发500多亿,百度还能东山再起吗?

iwangshang / 王诗琪 / 2020-01-11

摘要:掉队BAT的百度究竟怎么了?

天下网商记者 王诗琪

“应用程序正在变成一座座孤岛,它们的内容和服务无法轻易被搜索引擎、第三方程序获取。”

不久前,李彦宏在印度理工学院马德拉斯分院演讲时表示,移动互联网下百度最害怕的事情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一向以“技术男”自居的李彦宏,对于技术与搜索也有了“反思”。

为了破解上述难题,百度决定自建内容生态,以“搜索+信息流”实现双重内容分发,以“百家号+小程序”链接内容和服务。

做信息流后,百度APP与某内容分发APP趋同了。

到2020年1月,百度整整20岁了。与它同时代的互联网企业,比如阿里巴巴、腾讯等,已在营收、增速、业务规模上将其远远甩开。落后的百度,亟需一场提振士气的胜利。

落后的“B”

十年前,谷歌宣布退出中国,作为中文第一大搜索引擎的百度失了最大的对手,一时风头无两。2011年,百度超越腾讯,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第一。

那时,势均力敌的“BAT”,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响当当的门面儿。

如今,十年过去,阿里巴巴的“A”,与腾讯的“T”长成两只巨兽,百度代表的“B”,已不能与其相提并论。

论市值。至1月10日收盘,百度股价144.51美元,相比一年前跌去13%,市值蒸发近520亿元人民币。现在,百度的市值约504亿美元,只有阿里、腾讯的1/10,成立才4年的拼多多已经与它相差无几。

论营收。2019年前三个季度,百度的总营收为785亿元,还比不上腾讯、阿里单季度的收入。

从财务表现看,百度营收的绝对值在增加,但同比增速在不断放缓,2019年Q3,百度季度营收281亿元,相比2018年同期还减少了近1个亿。

2019年前三个季度,Non-GAAP下,百度的净利润分别为10亿、36亿、44亿,还没恢复到2018年同期的净利润水平。

百度的“内容焦虑”

百度和谷歌都兴起于PC互联网时代,当时的搜索引擎多是通过爬虫抓取。绝大多数网站是开放的,百度的“信息库”十分丰富,足以满足用户的信息需求。

移动互联网下,一个个超级APP变成烟囱式的信息孤岛,截断了百度“信息库”的供给。

人们的搜索习惯也在改变,以前是“百度一下,你就知道”,现在,找公众号文章用微信“搜一搜”,找商品就用手淘搜索……

过去,百度相当于中文互联网的最大入口,不愁流量,光靠一个竞价排名就赚得盆满钵满。但现在,每个APP都是一个入口,流量被严重分散。

百度,患上了“内容焦虑”。

百度的解决办法是,布局移动内容生态。

除了自有的百度贴吧、百度百科、百度知道外,百度重金扶持百家号和智能小程序,引入外部内容和服务,同时以“好看视频”、“全民小视频”布局视频内容,不仅如此,百度还投资了果壳、知乎、凯叔讲故事等内容平台。

种种动作,都是为了丰富百度自己的“内容池”。

在传统的“人——信息”的主动搜索方式外,百度发力“信息——人”的推荐式信息流。

有人骂“搜索引擎百度已死”,指责百度把搜索结果引向自家产品,从开放走向封闭。但其实人们骂错了,闭环本没错,该骂的是为什么百家号、百度知道的信息如此贫瘠,以致无法匹配人们的信息需求。

百度正从“抓取信息”向“原生信息”过渡,能否建立起一个强有力的移动内容生态,决定了它在移动互联网下半场的竞争力。

但在偏用户端的产品上,百度还差点火候。

百度在移动端快速追赶。1月9日,百度APP的日活用户超过2亿、智能小程序月活用户超过3亿。

对百度来说,晚到总比不到好。

百度还能东山再起吗?

搜索引擎仍然是个很大的市场。

中国互联网网络信息中心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搜索引擎的用户规模近7亿,近两年来的使用率虽略有下降,但仍超过了80%。

百度还是中国搜索引擎的老大。据StatCounter,中国搜索引擎市场,百度拥有近70%的市场份额,远超其他品牌。

做搜索,内容池枯了,还可以自己打井,但信息的筛选、推荐、呈现,不光是技术问题,还是价值取舍的问题。

原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是百度渠道代理商起家,凭借着极强的销售能力在百度步步高升,最终统揽整个搜索业务。

让管销售的人管产品,造成了百度商业变现力强而用户体验不足,跛脚走路迟早要摔跤,“魏则西事件”和“血友病吧被卖事件”就是用户积怨的爆发。

去年5月,在百度任职14年的向海龙离职,李彦宏不客气地说:“作为领军人物,说‘我们尽力了’没有用,要确保在必须赢的战场上取得胜利。”

接替向海龙的沈抖,此前的岗位经历都偏向于用户产品,曾主导信息流和手机百度。

这几年,百度管理层剧烈动荡。

记者梳理发现,仅过去一年,百度就有至少8名副总裁及以上级别的人离职或退休,关键业务岗位新补上来的高管,要么来自内部晋升、要么是老将回归。

2017年开始,百度陆续请回元老。先是李彦宏妻子马东敏回归,负责投资。接着,“百度七剑客”之一崔姗姗回归,任百度文化委员会秘书长,主管组织和文化建设。

正是在崔姗姗的主导下,百度的考核体系,从“KPI”转向“OKR”(目标与关键成果法),试图扭转将部门间各自为政的局面,并确立了“文化不合一票否决”的考核标准,把员工的价值观统到一条道上。

去年,百度陆续提拔的王海峰、沈抖、景鲲、侯震宇、李震宇等,各自领衔百度智能云、百度APP、DuerOS、Apollo业务。

而百度下一个增长点,很有可能将在他们手中诞生。

编辑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