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30岁的他,九年时间治疗了一万只猫狗,参透了宠物的秘密

iwangshang / 徐艺婷 / 2019-12-30

分享:
摘要:那么多年了,李旭慢慢明白,有时候治疗的不是宠物,而是人心。

天下网商记者 徐艺婷

三个月前,成都市中和镇的府河路上,新来了一位李医生。

他总是穿着白大褂的,还戴着白口罩。不戴口罩的时间里,他总是微微笑着的,眉眼里都是温柔。

不出三个月,方圆五公里都知道了他的存在。

起先,是左邻右舍。在成都市这条略显安静的老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首先注意到了“南桥动物医院”的门牌。就算是夜里,它也亮着灯光扑闪扑闪。后来,诊疗的范围圈渐渐变大。原来是第一波客户在消费后颇为满意,竭力推荐。

在本地生活App“口碑”上,南桥动物医院是五星医院,医院背后的他是五星医生。

这位五星医生话不多,介绍自己,只用三句:“我叫李旭,做了九年宠物医生,治疗了近万只猫和狗。”

手艺

“李医生,快来看看我家狗怎么了,这几天眼睛里一直有红血丝。”

中午时分,一位长相粗犷的中年男子牵着一条金毛犬火急火燎地进了门,还没走到诊室边就大声招呼医生看病。

李旭轻轻捏开金毛犬的左眼皮,上下左右仔细看了一圈,又捏开它的右眼皮,进行了同样的检查,随后便宽慰道:“没什么大问题,应该是没休息好,回去再观察几天吧。”

听到这里,男子舒展了眉头,开开心心地牵狗出了门。不多问一句,是因为对李医生放心;对李医生放心,是因为他才来三个月,就已经靠手艺积下了不少名声。口碑的评价里,夸他最多的便是“专业”二字,通常还会在附上一段治疗过程的文字用以佐证。

事情也不是一开始就如此。

2007年,李旭考进四川温江农业学校,原定专业是汽修。但他并不感兴趣,学校的王牌是畜牧和农业,他顺势换了方向。大三下学期的实习,养鸡养鸭养猪皆有人选。他思来想去,决定去宠物医院:一来喜欢猫狗,二来相对轻松。

他没想到自己无意间入对了行,后来的几年里,宠物行业火了起来。他也没想到,这个行当一点儿都不轻松——每天至少有12个小时,他都在面对出了各种状况的宠物们。

刚毕业时,他在别家的诊所当大夫。

那天来了一只猫,由于贪玩将缝纫针卡在了上颚。针头显而易见,李旭想着不用麻醉,直接钳出。就在取的瞬间,猫拼命挣扎,不仅拗断了针,还吞进了胃。尽管胃部手术顺利,但他自此再不敢以人度猫。

日复一日的时间和年复一年的经验,让他攒下了技术,也攒下了资金。几年后,他和同行的妻子创业开设宠物医院。今年,又在这中和镇上开起了第二家。妻子管老店,他管新店,粉丝多了一茬。

家人

宠物诊所里来来往往的主人,时常急得落泪。刚实习时,李旭无法理解:猫也好狗也罢,又不是亲人,怎么哭得这么厉害?

但现在,他不仅深刻理解,并且因为自己也养了两只狗和三只猫而成了“视宠如命”人群的一员。

养宠的人各有各的不同,但最终宠物的身份却出奇得一致:家人。

一个独自在城里工作的姑娘,将生病的猫咪送来。在猫咪住院的一星期里,她每天下班后都会来到诊所,站在猫笼前说一小时的话。她询问猫咪一天的情况,也诉说自己这一天的际遇,仿佛是老朋友。背景离乡,不知道是她陪它,还是它陪她。

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伯,孩子们早已定居国外。七年前,他养了一只狗,自此形影不离。自己省吃俭用,对狗却从不吝啬,退休工资小一半都花在了它身上。每天进出门,他都会给狗擦脚,还不时带它去宠物美容院做SPA。他要让它活得好。

一对年轻时就决定丁克的中年夫妇,酷爱旅游。他们时常会带自家的几条狗出门旅行,却也因此缩减了自己的旅行范围——不去只有飞机才能抵达的地方。原因很简单,如果上飞机,狗需要托运;托运过程中,不少狗都会产生应激反应。他们舍不得和狗分开,也舍不得让狗遭这个罪。

再看到那些在凌晨在深夜走进这间医院的人,李旭就多了一层亲近。因为亲近,原本温柔的他,在工作时更加温柔了;原本耐心的他,在工作时更加耐心了。

生死

有多知道猫狗身上被寄托的深厚情感,李旭对待它们时就有多严肃认真。但宠物医生也如人类医生,“偶尔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

一个很年轻的姑娘,抱着猫慌慌张张地跑进了宠物医院。

她哽咽地讲述经过:她打开阳台门正准备晾晒衣服,猫突然飞跃而出,纵深跳下。就在她诉说时,猫的瞳孔放大,心跳停止,体温消失。

手术室里,姑娘嚎啕大哭,久未停止。

从头到尾陪着的父亲,劝了许久也没有效果。他无奈地出来 :“李医生,你去劝一下,你的话她大概会听。”

向来嘴笨的李旭莫名地善言起来。他说,猫在发情期间很容易跳楼,之前还有从二十几楼跳下的。他说,就算她今天没有打开阳台门,猫只要发情了,想跳总能跳的。

姑娘慢慢收住眼泪,抱起尸体走了。没多久,她又养了一只猫。

不是所有的告别都是突然的,比如那只得了肿瘤的德国牧羊犬。男主人是整容医院的老板兼医生。狗生病后,他托人从国外买药,每天回家第一时间给它上药,陪它聊天。但它的情况还是越来越糟——肾衰竭,尿血,无法进食。

终于,他们决定让它安乐死。

别墅客厅里,一家人穿得齐齐整整,围绕在牧羊犬的四周。八十岁的爷爷,五十多岁的夫妇俩,还有几个姊妹一一到场。靠窗的位置边,牧羊犬就那样躺着。

李旭听说,他来之前,男主人已经和狗聊了两个小时。他注射时,男主人在旁边说了最后一句:“你就要下去陪奶奶了,下辈子你还做我的狗狗。”

李旭先注射麻药,减轻狗的痛苦,接着又推了一管安乐死的药。他抚摸着牧羊犬的脑袋:“乖乖,你睡觉吧,睡一觉就好了。 ”牧羊犬安静地闭上了眼睛,平静地离开了。

那么多年了,李旭慢慢明白,有时候治疗的不是宠物,而是人心。

竞争

成都养宠物的人实在太多了。

数据显示,2018年,成都宠物数量已达200万只。

成都人说,这是因为“巴适”,太巴适了就想养只宠物玩玩。

成都治疗宠物的人也太多了。

据统计,2019年,全国宠物医院北京位列第一,有751家,紧接着便是成都,有724家。几乎每隔一公里,就有一家宠物医院。

宠物多,生意好;宠物医院多,竞争大。

李旭常常参加学习会,提升诊治疑难杂症的水平。攒了钱,也不买其他的,就买检查设备。他刚进了台拍片机器,18万,下一步得买核磁设备。

饶是如此,也免不了竞争。

新店开张,李旭注册了口碑。他说:“以前是一张张发传单,只能让一公里的人知道有一家新开了宠物医院。但口碑上,再远的人都能看到我的店。”

那些五星评价里,有一条是这样写的:“由于我的狗子平时胆子太小,不配合,中间还把医生撞到了,老母亲感觉特别的尴尬呀!医生也没有生气,特别感动。”

在口碑上,南桥动物医院的李医生真的是靠口碑吃饭的哩!

编辑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