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贫困县里的“人工智能培育师”:每日完成万点标注,一边带娃一边“喂养”AI

iwangshang / 黄天然 / 2019-12-27

摘要:AI产业可以为贫困地区女性提供更多发展机会。

天下网商记者 黄天然

这就要回家了。办完离职,张金红头也不回地迈出厂门,脚步越走越轻快,仿佛刚卸下一副重担。

过去这年,张金红在江苏辗转了好几家工厂,工作内容大同小异,都是流水线上的作业。白天,机械紧张的工作节奏,攫住了她的全部心力,可每到夜深人静,她便辗转难眠,满脑子都是女儿的身影,思乡的情绪开始波动,由涟漪激起狂涛,久久无法平息。

 

张金红曾在工厂流水线工作

女儿上二年级了,老师说她总写错字,成绩不太理想。张金红听了焦虑不已,可家里只有目不识丁的爷爷奶奶,要想拯救女儿的学业,除非自己放弃工作,回到贵州铜仁。

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张金红期盼了很久,直到今年8月才如愿以偿——中国妇基会联合支付宝公益基金会、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启动了“AI豆计划”,在贵州铜仁万山区建立人工智能标注扶贫基地,通过人工智能产业为女性脱贫释放更多的就业机会。

28岁的张金红,成为了一名“人工智能培育师”。

标注信息“投喂”给人工智能的人

关于人工智能,张金红之前只听说过,但也就仅限于此,她上一份工作是在花边厂里车花边,跟代码算法数学全不沾边,她一度非常担心,自己能否胜任这份工作。

可是经过为期一周的培训,张金红很快熟练掌握了用模板做数据标注,并拿到了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培育师”的培训结业证书,可以为无人驾驶、人脸识别、智能安防、城市大脑等前沿技术提供数据标注服务,正式成为了人工智能浪潮中的一员。

张金红在贵州铜仁万山区成为一名“人工智能培育师”

所谓“人工智能培育师”,就是将图片等信息准确标注,再“投喂”给人工智能的人。如果将人工智能比作一个孩子,那么标注好的图片就像是让它们迅速成长的“食物”,经过大量数据不断“喂养”后,它才能学会识别什么是“行人”、“机动车”、“非机动车”和“建筑”,从而获得在不同场景中对目标的识别和判断能力。通常,“喂养”的数据规模越大,人工智能的能力就越强。

而张金红的工作,就是训练无人驾驶场景里的人工智能,为其识别“行人”做好最基础的工作——标注出行人身上的关键数据点。一个在照片中出现的人物,从头、肩膀、胳膊、臀部到膝盖和脚一共有17个骨骼关键点,每一个位置都需要标注出来。

这样的任务看似简单,但需要在几秒钟内准确快速地标出一个人物的所有关键数据点,其实并不容易。这需要长时间的专注和细致,一旦人物的左右数据点在匆忙中标注反了,一切还得推倒重来。

标注练习界面

上手之后,张金红发现这项工作和车花边一样,最关键的无外乎“细心”二字。

“标注的数据,需要实现99%以上正确率,否则机器也会跟着犯错误,质检时会将不合格的标注退回。”张金红说,“最开始的时候有点压力,看着办公室里同事们鼠标‘吧嗒吧嗒’个不停,生怕自己速度不够快。现在熟练起来就好多了,与工厂相比,这份工作可以在完成任务的情况下自由安排时间,没有流水线那么累人。”

如今,张金红最快2秒钟就可以标注出一个人像图片来,一天能完成800多个人像标注。

上班不出小区,大把时间陪家人

当上“人工智能培育师”,张金红最满意的就是工作地点在家门口,工作之余有充足的时间陪伴家人。

去年,张金红的公婆一家在政府扶贫搬迁安置政策的帮助下,从印江县的穷山坳里搬到了万山区旺家花园社区。一家人住上了城里的新房子,都格外开心。

更让张金红欣喜的是,小区内配套建了一座“微工厂”产业园,包括服装生产、苗绣加工在内的多家公司就在小区里设了办公点,而阿里巴巴“AI豆计划”人工智能标注培育扶贫基地也是其中之一。

加入“AI豆计划”之后,张金红不出小区就可以上下班,完全省下了通勤时间,有时需要照看女儿,也可以把她接到办公室来,一边带娃一边上班。

张金红与女儿

“选择在老家工作,主要是放心不下女儿。”张金红说,“今年就好了,陪着女儿教她认字读书,进步很大,看着作业本里满满的A+和红对勾,我就打心眼里高兴。”

在妈妈的陪伴下女儿作业本里的A+变多了

目前,在“AI豆计划”人工智能标注扶贫基地工作的女性有30位,她们大都与张金红一样,是在扶贫安置政策下从偏远的区县农村搬迁到这里的新居民。

36岁的胡意娟也是一名“人工智能培育师”,今年是她第一年随丈夫回到铜仁老家生活。为了寻找更好的机会,胡意娟在外地做过幼儿园老师、当过公司文职、在家电市场里做过售后,也跟丈夫一起开过卤味熟食店……如今,她终于结束了四处奔波的生活。

胡意娟在工作

“我挺喜欢现在这份工作,离家近,工作环境也好。”胡意娟说,“不用风吹日晒、四处奔波,我也可以安排出时间,多照顾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孩子。”

新职业帮贫困人口增收

“从前觉得要走出家乡,才能找到出路。现在看来,在家乡也能打拼出幸福。”张金红说,自己正计划着多攒点钱下来,春节之后可以带女儿外出旅行一趟。

据统计,中国目前有10万名全职人工智能数据标注人员培育和100万名兼职从业者培育。由于AI标注工作对区位地点要求不高,便成为了帮助贫困地区人口增收的重要新职业。

像张金红、胡意娟这样“人工智能培育师”,平均每个月收入接近4000元,干得好可以赚到5000多元。

“有时候,一些老乡会问起我的工作,他们一听是和人工智能相关,都说在电视新闻上听到过这个词,觉得是个响亮的高科技职位。”胡意娟笑着说。

“我们一直在探索科技与脱贫结合的模式,希望发挥科技企业的优势,通过公益培训、职业认证及社会企业孵化多种方式,因地制宜在贫困地区孵化产业、创造就业机会。”支付宝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李姗说,没有一种扶贫模式适合于所有人,“AI豆计划”帮扶的重点,正是缺乏科技产业资源的贫困地区女性,希望为她们提供更多发展机会。

阿里巴巴副总裁、AI Labs负责人陈丽娟介绍,接下来,阿里还将推动“人工智能培育师”职业考评体系建立,同时承诺每年向“AI豆”扶贫空间输送至少产值1000万元的订单,并呼吁全行业主动释放产业红利,为贫困地区女性群体提供更多就业脱贫机会。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