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蔚来财报难产,CFO都干不下去了,李斌今年有多惨?​

iwangshang / 徐艺婷 / 2019-12-16

摘要:三季报难产一个月还没影,蔚来是得了拖延症,还是业绩实在拿不出手?

天下网商记者 徐艺婷

蔚来汽车又要裁员了。

据外媒The Verge12月10日报道,蔚来汽车北美总部将裁员141人,裁员生效日期为2020年2 月4日。

这是蔚来在北美总部的第三次裁员,第一次在2019年5月,裁员70人;第二次在2019年9月,裁员62人。今年它一共在北美裁员273人。

看来,蔚来汽车的确不好过。

日子究竟有多难,2019年都要结束了,它还没披露三季报,它是得了拖延症,还是业绩差到拿不出手?

每场考试结束,学生必须交卷,上市公司财报也是如此。

蔚来此番拖延,就像一个孩子藏起了成绩单,但最终还是要被发现的。

“今年比去年还要更难一点”

2019年12月9日,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发表了关于电动汽车的主题演讲。

这个被冠以“2019年最惨的人”的连续创业者,称中国汽车产业遭遇了20年来最艰难的一个时期,“今年比去年还要更难一点”。

对电动车来说,尤其如此。

今年6月25日,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结束“过渡期”,之后补贴出现大幅度退坡。这直接影响了消费者的购买意愿。相关统计显示,今年7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降4.7%。之后降幅一路扩大,至11月同比下降已达43.7%。

作为新势力造车的排头兵,蔚来汽车首当其冲。

2018年第四季度,蔚来汽车共交付7980辆ES8。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直接腰斩,仅交付3989辆车;第二季度交付3553台汽车,环比下滑11%。第三季度交付4799辆汽车,环比有所上涨。

10月份交付量为为2526台,11月为2528台。有所回暖,但是依然不足。

 

李斌曾在2019年初定下了年销4万辆的目标,可是今年1-11月,蔚来汽车总销量为17395辆。从年度KPI的角度来看,即便加上12月恐怕也只完成了50%——在公司,这样的员工可是会遭遇被开除的风险的,蔚来不发三季报也就可以理解了。

全球裁员,关闭NIO House

李斌似乎预知到了艰难。早在2018年末,他就称“我们接下来一段时间没有多少好消息,因为好消息都已经在前面消费掉了”。

冬天活下去无非两招:降本增效。增效太难,那就降本吧。

今年以来,蔚来北美总部裁员三轮,国内裁员次数也不少。

今年上半年,蔚来就对团队进行了3%的优化。进入下半年,李斌有些无可奈何,称当前形势已有重大变化,9月底前将继续裁员1200人。留在蔚来的年轻人们也忐忑不安。

李斌引以为傲的蔚来中心也面临关闭风险。蔚来中心,也叫NIO House,是蔚来汽车打造的私人社交俱乐部,专为蔚来车主服务。

此前,NIO House已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全国多个城市共开设60家,租金不菲。北京王府井蔚来中心年租金约为7000万,上海陆家嘴蔚来中心租金则超一个亿。不久前,蔚来关闭了武汉的NIO House。消息称,接下来还将在各城市陆续关闭。

出走的高管们

一线裁员,高管层也颇为动荡。

2019年8月14日,李斌发送了一封内部信。信中称,蔚来的联合创始人郑显聪将从日常业务荣休,但是将继续担任公司的个人顾问。这一说法,等同于离职。

郑显聪不是第一位离职的高管。2018年11月,蔚来北美CEO伍丝丽离职。

左为郑显聪和伍丝丽

伍丝丽于2015年加盟蔚来,担任蔚来美国的首席发展官和首席执行官。2016年,成为蔚来汽车董事。随着美国团队和中国总部矛盾的爆发,这位在硅谷颇有影响力的CEO选择退出。

2019年6月,蔚来汽车软件负责人庄莉和英国区董事总经理安格利卡索迪亚也被曝离职。

对于智能电动车来说,软件业务是重中之重。庄莉此番离开,被定义为对蔚来汽车的又一次重击。

柳传志曾说过,他在联想只有三件事:搭班子,做战略,带队伍。

高管离职潮让外界生疑:蔚来的班子还稳不稳?

CFO都干不下去了

其实,蔚来Q3财报无法按时发布有迹可循。

就在三季度各公司财报满天飞的10月,蔚来首席财务官谢东萤却被传出离职。

谢东萤于2017年5月加盟蔚来汽车,负责融资及上市项目。此前,他供职于新东方集团。关于他的突然离职,业内人士分析称或与蔚来新的战略融资举措相关。

11月6日晚间,蔚来汽车公告称,财务副总裁汪东宁辞职。

紧接着11月中旬,中金公司汽车行业的金牌分析师奉玮加入蔚来,接替谢东萤成为新任CFO。

新CFO上任一个月了,三季度报表还是没能拿出来,可见蔚来的处境。

蔚来缺钱,其实也不是秘密。

今年1月31日,蔚来发行了6.5亿美金的可转换债。依照蔚来每个季度平均20多亿元的亏损,这笔钱支撑不到两个季度。

果然,5月28日,蔚来宣布与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订框架协议,获得百亿元的融资。但这次合作雷声大雨点小,半年过去,100亿元迄今还未到账。

9月,蔚来发行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接着,李斌支持易车的私有化提案,卖了易车的股份,急于拯救资金短缺的蔚来。

据统计,自2014年创建以来,蔚来累计亏损58亿美元,约400亿元人民币。对蔚来而言,十几亿元的资金无异于杯水车薪。

2019年10月,湖州市吴兴区对外宣布,此前与蔚来汽车进行的50亿元投资洽谈因风险过大而停止。

当“金主爸爸”都收紧了口袋,蔚来找钱难度还在增加。

编辑 |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