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向老外出口圣诞用品,浙江义乌商人年销数千万

iwangshang / 王彦之 / 2019-12-16

摘要:发一笔“圣诞财”。

天下网商记者 王彦之

12月11日,谢尔盖在莫斯科的家里为圣诞节做布置,他和爸爸妈妈围着客厅中的枞树,放上玩具、金丝线和花束,妹妹伊莉娜带着圣诞帽,把彩球、松果、圣诞老人摆件分别放到九宫格柜子里。

今年,他们一家的圣诞用品全部从中国网站购置,总共花费不到一万卢布,约合人民币1100元。在莫斯科当地商场或网站,同样商品要多花数倍的价格。例如一颗1.8米高的人造圣诞树,速卖通上价格为1760卢布,俄罗斯电商平台OZON上售价在2000-10000卢布。

据悉,世界圣诞用品近七成来自义乌,跨境商家利用当地供应链优势,通过销售圣诞用品等装饰品,几十人团队能创造上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额,经济下行、加征关税等政策并没有对这类需求产生过大冲击。

小镇青年缝制的抱枕套,到了俄罗斯买家手上

从义乌外围工业园区出发,经历四十分钟车程,抵达靠近东阳的一处郊区工厂。这幢占地不到百平的楼房分四层,底层放置热烫机,二层是缝纫车间,三层办公,负责人金泽华一家就居住在楼顶。

 

工厂中的机器正往布料上印刷圣诞图案

三年前,金泽华做跨境电商,发现供应商的产量经常跟不上,萌生了自己做生产的想法,一条小小的生产线,供应布艺产品,年销售额达三千万元。

“大部分客户来自线上,从少量供货慢慢扩大订单。“金泽华介绍,网络早已成为促成买卖关系的桥梁。以他名字命名的公司在1688上很有些知名度。

12月初,圣诞用品生产旺季已经过去,一般外国客商在6-7月份下订单,经历一个月生产和两个月海运,10-12月在本国进行集中销售。“如果你们旺季过来,可以看到我们的圣诞用品都是用集装箱拉走的。”生产管理说。

目前,仅剩少量圣诞抱枕套出货,车间里不乏穿着潮流的年轻人,有两个男孩带着耳机,阻隔外界机器声,专心把裁剪后的布片缝制在一起。枕套包装后,就直接送往客户的仓库。

 

一名年轻工人正给枕套翻面

和老外沟通主要靠翻译软件

义乌市微星百货有限公司是金泽华的客户之一,规模在义乌跨境商家中处于中游,专营装饰品,董事长徐德峰是江苏人,早年做外贸销售,2006年到义乌创业,一点一点扩大到如今的规模。

微星B2B和B2C生意对半开,年销售额均在五千万人民币左右。C端主要通过速卖通、亚马逊等多个平台进行销售。11月是圣诞装饰品销售旺季,仅速卖通一个平台,销售额就超三百万元。

客服梁丹介绍,外国用户主要会询问快递时长、商品细节等问题,对方发来阿拉伯语、印度语、俄语,她会复制粘贴到翻译软件,再用英文回复对方。

 

微星的速卖通店铺

其中,俄罗斯买家最多,占到了近三成,其次则是波兰、美国、西班牙等国家。“和国内买家没有特别大的差别,但如果要退换货,周期会很长。”梁丹说。

“外国人愿意等上十天半个月,最主要原因就是便宜,即使一些高端商品,加上运费,还是比当地商店便宜。”销售经理芮东旺介绍。

微星的仓库占地超一千平米,在智能拣货系统的帮助下,寥寥几人就能够完成多平台高频次发货。

 

两名女工正在拣货

“开飞机来的中东土豪特抠门”

每年春季,芮东旺、仓库采购刘森等人经常到国际商贸城A区三四楼转上几圈,看看新产品。

邹文娟在商贸城拐角的“文华圣诞”分外显眼,麋鹿摆件、飘雪路灯、头饰一应俱全,很有氛围。每年秋冬,她到商贸城短租铺子,专门卖圣诞用品,其中头饰、挂件之类的小玩意儿由自家生产,另外一些大件从供应商处进货。

 

邹文娟位于义乌国际商贸城A区三楼的店铺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中东土豪,讨价还价特别猛,抠抠搜搜的,问他东西怎么走物流,他说自己有飞机,直接拉回去。”邹文娟吐槽。她是个纯粹的生意人,一年到头卖圣诞用品、卖年画、卖玩具,能赚不少。外国客户有的带翻译,有的会讲几句中文,半洋半中也能交流。

刘森看上了她家的飘雪音乐路灯,觉得明年可以尝试销售,在确认价格、打包等问题之后,互相交换了微信和名片,以便日后联系。这样一款路灯批发价500元左右,加上运费能卖到200美金。

多数店铺有主打的圣诞商品,例如五彩缤纷的塑料球、圣诞树、铁艺挂件、大型圣诞老人摆件等。为避免新产品被同行“借鉴”,许多店谢绝拍照,也不支持散客购买。

 

一家圣诞树专卖店

在一家卖塑料球的店里,地上放着一盒一盒彩球,尺寸和价格直接写在瓷砖地面,商户拿着计算器,向法国客户和她的翻译核对货品。

每年,到义乌采购的境外客商达50余万人次,圣诞就是其中一项重要主题。

产品创新和精细化 运营越来越重要

近年来,义乌见证了产业的转移。为削减成本,广东不少生产商转移至义乌,义乌当地工厂则往东阳方向或江西等地迁。微星这类跨境商家,也纷纷在武汉、西安开设分公司,这些地区高校人才多,但各项成本相对较低。

由于进入门槛低,工厂、商家间的竞争都越来越激烈,比价严重。“我们的应对方式是做好服务、质量和产品创新。”金泽华指了指一旁的热转印机,这是一位客户的照片定制枕套,每天需要出货1000个,这类生意就不是每家都能做、都愿意做的。此外,产品的材质和工艺也正不断提高。

微星店铺一周上新数量超7款,随着各大平台越来越注重版权,每个商家都要注意图片和产品的原创度,此外,精细化运营也变得越来越重要,例如适应平台各类大促,把图片和宝贝描述做得更加精美等。

“我们还会找一些ins网红带货,一次推广成本约100-200美金。”芮东旺表示。

 

客商正在寻找合适的产品

全球经济下行、加征关税等问题并未对义乌产生过大影响,一方面,义乌供应链优势反而使低价商品更吃香,另一方面,增加的成本主要由采购商承担。因此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生意反而有所增长。

在义乌创业,投入成本可以很低,许多年轻人揣着几万块钱,在居民楼里租一个房间,弄两台电脑,就开始做电商。

车站里人来人往,人们来自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国家,有的穿金带银,有的裹着大外套,走路虎虎生风。他们的生活构成了“义乌”——一块全球经济风向标,敏感的感受、回应任何一次或大或小的变化。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