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烧钱换用户,月亏超2亿,社交电商淘集集宣布破产

iwangshang / 王诗琪 / 2019-12-09

摘要:淘集集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天下网商记者 王诗琪

淘集集很多商家,昨夜无眠。

12月9日凌晨,社交电商平台淘集集官微发文,宣告并购重组失败,将进行破产清算或破产重组,并称:“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条微博。”

在此数小时前,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发出了最后一封全员信,通知员工的善后事宜,变相承认“淘集集解散”这一事实。

淘集集称寻求破产清算或重组

记者获悉,不少商家连夜赶往上海,今天一早在淘集集总部、上海市五牛控股大厦集合维权,讨要货款。由于人数众多,现场加强了安保。还有更多未能赶到现场的商家在QQ群、微信群集结,现场维权商家则在群中实时通报现场情况。

商家围堵淘集集总部

有淘集集代表、律师在现场,他们向商家透露,张正平旗下另一个电商业务“哎呦有型”正在寻找收购方,卖掉公司偿还欠款。

但商家似乎并不相信,他们打断了淘集集代表的话,高喊:“让淘集集还钱!”

“不能因他一句破产就得了”

商家们认为,淘集集私自挪用了他们的货款,如今现金流断裂,导致他们血本无归。被拖欠的货款,从几千元到几千万元不等。

张生是来自河北保定的商家,做女包生意,有15万元货款在淘集集平台无法提现。淘集集凌晨发出公告后,他心急火燎,根本睡不着。

张生回忆,6月底开始,订单货款提现就不成功了,但他以为是淘集集的账期较慢,没有在意。

这也是不少淘集集商家共同的经历。到10月份前,还有不少商家能陆续从平台成功提现,直到危机爆发。

“必须维权”,张生说,“钱都不是大风吹来的,都是辛辛苦苦几年赚的,信用卡、高利贷,不能因他一句破产就得了。”

最头疼的在于,为了在淘集集上做生意,他搭进了自己的积蓄、刷爆了信用卡,还在外借了7万元的民间信贷。“我在外边欠的账,四五年都还不完。”

张生的情况也并非孤例,不少小微创业者,都是借钱在淘集集上开店,货款拿不回来,债务压力如山般压下来。

生命只有16个月的黑马

2018年8月上线,16个月后走上破产之路,短命的淘集集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

6月底开始,有淘集集商家发现货款无法提现。

9月,因融资不到位,淘集集陷入现金流危机,有人集中上门挤兑货款。

10月15日,面对上门讨要货款的商家,淘集集表示,已与国内某大型集团公司“谈妥”,进行重组并购。条件是,商家“债务重组协议”签订率达到51%。

此时,淘集集“余款三到六个月后平均落到大伙儿身上不足以抵扣1%的货款”。

商家向记者提供的“债务重组协议”电子版显示,签约后,一个月内,淘集集向商家支付债务金额的20%,剩余的80%,延期至当甲方(淘集集)与某大型集团公司重组后的目标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或上市时再来偿还。

实际上,不少商家对重组并购的解决方案不满,认为是“霸王条款”。来自浙江义乌的商家小欧说,质疑主要集中在两点:首先,对淘集集进行重组并购的国内某大型集团究竟是哪家;其次,估值20亿美金乃至上市的目标看起来遥遥无期。

10月16日,淘集集宣布,经营模式从商家入驻,调整为合伙人自营。淘集集主要供应商转为股东合伙人。

尽管有诸多质疑,但为了能拿回货款,不少商家仍选择了签约。

10月23日,淘集集宣布,供应商债权人完成了51%的签约率。

淘集集与商家签约

10月28日,淘集集宣布与某大型集团公司签定投资意向书。

11月28日,因投资方申请诉前保全,淘集集公司支付宝账户被司法冻结,“对公司运营造成毁灭性影响”。

12月9日凌晨,张正平发布公开信称,某大型集团公司经多次拖延打款,超出公司能承受的最后期限,“被迫宣布并购重组失败”,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

最后的声明击垮了商家残存的信心,第一时间签约的张生气愤地表示,又一次被淘集集欺骗了。

黑马之死

张正平是“80后”,连续创业者。在淘集集之前,他还有两个项目,一个是宝尊电商旗下的“卖客疯”,专卖尾货,2014年上线,2017年关闭;另一个是“闪电降价”(现更名为“哎呦有型”),定位男性电商,卖的也是低价货。

2018年,张正平再度创业,淘集集诞生。

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

张正平称,到今年10月,上线才1年多的淘集集,注册用户达1.3亿,跑得很快。

淘集集主打“低价商品+红包返现”,针对下沉用户,曾被视作拼多多的模仿者和挑战者。

快速成长背后是烧钱换用户,淘集集因此亏损严重。据《晚点LatePost》10月份的报道,那时的淘集集,每月亏损超过2亿元,今年上半年淘集集净亏6个亿,净资产负6亿元。

张正平说,淘集集不收商户佣金,亏损都亏在获客上。7月份,淘集集销售额增长出现停滞,但张正平依旧选择继续亏损获取用户,同时通过外界融资来缓解现金压力。当融资失败,现金流断裂。

对于张正平的解释,在商家们看来,就是“淘集集私自挪用商家货款补贴用户”,烧的都是商家的钱。

蒙眼融资的时代已经过去。淘集集不是第一个倒下的,也不是最后一个。

不久前,社区生鲜电商呆萝卜资金紧张,被曝拖欠供应商货款和员工薪酬。讨薪现场,呆萝卜创始人李阳一度提出,变卖名下三辆车,用于偿还员工欠薪。

过去几天,呆萝卜为了恢复流动性不断奔走。在经过惊险的十多天调整后,呆萝卜在今天宣布回归,APP恢复正常下单,12月10日起,门店恢复取货服务。

只不过,呆萝卜赢得了第二次机会,但淘集集没有了。

编辑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