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从200斤到150斤,经历两次减肥,他成了100多万女人们“最爱的男人”

iwangshang / 李丹超 / 2019-12-06

摘要:这家公司,从合伙人到投资人都曾是“肥仔” 。

天下网商记者 李丹超

进入12月,东八区的日出时间已经延迟到早晨7点以后。北京的天空还未全亮,王珂已经陪孩子玩了一个小时。

创业,几乎消耗王珂所有时间。他因此坚持5点半起床和回家吃晚饭,把早晨和晚上的时间留给家人。

 

现在的王珂,身高1米77,体重150斤

但当王珂拿出旧照,故事就出现了戏剧性的情节。这个男人,从体重200斤成功减到150斤,带着几个“肥仔”创立代餐品牌“超级零”。天猫双11,他们一天卖了平时5个月的量。王珂也成了中国100多万女人们“最爱的男人。

天猫双11,“超级零”一天卖了1000多万,相当于平时5个月的销量。

他的体重又反弹了

2017年1月的一个夜晚,王珂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动动依然酸痛的肩颈:上一个创业项目刚刚结束,终于可以休息一阵。他还来不及去想下一个项目,但有件事似乎需要他立刻去做。

 

王珂瘦身前后对比

他的体重又反弹了。

是的,在每天忙碌得几乎失去生活的工作里,王珂又一次变成了那个体重200斤的“肥仔”。

令王珂辗转难眠的,倒不全是因为体重反弹。毕竟在上一轮和“肥胖”的较量中,他通过运动和节食,用了8个月时间,从200斤瘦到140斤。他原想,莫不过是再来8个月的事情。但这次,体检报告提醒他:因为腰间盘突出,他不能再有剧烈运动了。

那段时间,王珂每天无聊地翻看着手机,但他的浏览历史宣示着一种急切和希望。他默默关注了一个公众号,发布者自称“师姐”,说了一种“断糖低碳饮食”的减肥方法。这对王珂无异于雪中送炭,他没有声响地收藏文章、照此饮食。

 

公众号上关于师姐的简介。她说,自己曾经也被肥胖困扰,去美国求学也是为了研究“减肥”

这是王珂和师姐最初的交集。公众号的主笔师姐,彼时正在美国攻读营养学和医疗信息硕士,为了研究“减肥”跑到洛杉矶,当自己成功瘦身后,她走到键盘前,敲下了一篇篇关于“断糖减肥”的文章。

2017年3月,王珂的第二轮减肥已历时两个多月,他的体重回落到150斤。他主动找到了师姐。

“她跟我说,觉得这可以成为事业,她想一辈子干这件事。我说那我们一起做品牌吧。”后来,师姐从美国回到北京,加上王珂两个一起创业过的朋友,“超级零”的4位合伙人聚齐了。

很有意思,这4位合伙人都曾有过体肥胖困扰,甚至有位投资人,也是吃了“超级零”产品瘦了20斤以后找上了门。想来,同道中人有天然的默契。

他成了100多万中国女人“最爱的男人”

2019年5月5日,超级零产品官师姐在公众号上久违地发了篇文章:再“胖”一天,小粉盒,5月6号见。

这个小粉盒,如今是“超级零”的当家花旦,里面有18种食物,可以代替一个成年人3天的饮食。王珂办公桌后面摆放的一座天猫618的营销奖杯,低调地证明着它的荣光。

瘦身成功后的王珂,依然会在抽屉里放上超级零的食物,大部分饿了的时候,他会用它们来充饥。

 

“超级零”的招聘海报,大家自己感受一下

每个来“超级零”的人,都能一睹王珂曾经200斤时的模样。看着眼前人高大挺拔,围观者时常发出惊叹。“超级零”招聘海报上第一条甚至写着:人均入职瘦7斤。

关于为什么小粉盒的设定是3天,王珂一脸严肃:这是无数“肥仔们举手表决”的结果。

产品负责人师姐给小粉盒的最初设定是21天,黑色包装,盒子一米多高,外观非常具备科技感。但粉丝们给出的反馈是“太慢了,也太贵了”。

“减肥是一件反人性的事,只有看到希望,她才会去坚持。”4位合伙人坐在一起,开始回忆曾经的“切肤之痛”:你胖的原因的什么?是因为你控制不了自己。他们于是整天盯着后台的各种留言、各种数据,发现阅读量、转发量最高的文章竟是一个食谱,这才明白:原来“肥仔”们就需要一个简单有效的方案。

第一版本21天,第二版本7天,直到第三版本3天,粉丝们终于看到了最满意的减肥曲线。王珂说,3天是让用户看到一个效果,给她减肥成功一个不错的开始。

和西方人健康驱动减肥不同,中国人减肥大多时候是因为爱美,尤其是中国女性。因为用户大多是城市女白领和产后妈妈。因此“超级零”的产品包装都选用的是极为女性化的粉红色。

“超级零”的天猫旗舰店,现在有115万粉丝,在天猫双11那天,它卖了1000多万,相当于平时5个月的销量,进入冲调类目TOP10品牌。

他习惯步行,30分钟,刚好可以听完一本书

2019年11月12日凌晨3点,王珂重新看了一遍电脑上的文字,打开邮箱。几秒钟后,“超级零”的投资人们都在凌晨时分收到了CEO王珂的邮件。

邮件内容,是一份“超级零”的双11复盘。后续几天,王珂对双11表现优异的员工进行了嘉奖,针对复盘中发现的问题和可优化方向,他重新进行了岗位调整和部门设置。

王珂说,我们是打算做品牌的,不是挣几块钱就好了。

王珂今年40岁,创业10年有余,今年是他第一次带着品牌参与双11。9月的一个午后,他带着员工在天台上大口吃着烤全羊、兴奋碰杯,内心却不由得紧张。

他从来都明白风口的重要性,却也深知风口的弊端。前两次创业追着风口跑,直到第三次创业,他琢磨着不能再被风吹跑了,得做个长一点的,“超级零”成为众多在天猫快速成长的新品牌。“我不是做极致品牌的人,也不是做极致互联网的人,我想达到两者的融合。”

 

“超级零”的直播间满眼粉色系,透露着产品用户大部分是女人。

有调查提到,预计到2023年,中国代餐食品将达180亿的市场规模,但纵观当今中国市场,拥有极高粘度用户群体的减脂代餐品牌还未形成。王珂说,这将是超级零努力的目标。

曾在英国留学的王珂游历过很多欧洲国家,他最欣赏冰岛人极致的专注力,他们能透过海面上非常细微的波动,察觉出水中鱼群的动向。每天早晨去公司,王珂都会戴上耳机,他习惯步行,30分钟,刚好可以听完一本书。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