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AI能谱曲、画画、写作,它们创作出的作品有版权吗?

iwangshang / 张超 / 2019-11-25

摘要:AI作品也没有版权,对人类艺术家来说很重要。

天下网商记者 张超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第8部《哈利·波特》,这部名叫《哈利·波特与看起来像一大坨灰烬的肖像》(Harry Potter and the Portrait of What Looked Like a Large Pile of Ash)的小说完全是由AI续写的,虽然内容怪诞,甚至还有“怎么食用人类”的梗,但好像足以证明AI已有进行“艺术创作”的功底。

 

AI续写的第八部《哈利·波特》

除了小说,AI近几年来还创作了大量的音乐、绘画等作品,有些甚至还卖出了个好价钱。

随之而来的是伦理和法律上的问题,美国商务部专利商标局(USPTO)目前就在向公众开放咨询AI创作的作品能否拥有版权等一系列问题,引发了热烈讨论。

AI能谱曲画画写作

上世纪50年代,美国化学博士Lejaren Hiller在使用计算机工作时发现,将程序中的控制变量换成音符后,程序便可用来作曲,且曲子符合作曲法则。1957年,Lejaren的计算机上诞生了历史上第一首完全由计算机“作曲”的音乐作品《Illiac Suite》。

 

美国化学博士Lejaren Hiller

近年来,随着AI技术的成熟,AI音乐的探索就更多了。

2016年,索尼巴黎计算机科学实验室研究人员哈杰里斯和帕切特曾开发了一个名为“DeepBach”(深度巴赫)的神经网络,创作出了2503首“神似”的巴赫众赞歌。

2017年8月21日,美国网红歌手Taryn Southern在YouTube上传了一首单曲《Break Free》,号称这是她和AI作曲平台共同完成的,其实是Taryn Southern写了一段主旋律,放入AI平台中,然后通过选择情绪、乐器、节奏等参数,AI自动生成副歌、添加和弦,变成了完整的曲子。

 

Taryn Southern的单曲《Break Free》

AI还能作画,甚至AI画作还相当“名贵”。

2018年,一副AI创作的名为《Edmond de Belamy》的男性肖像画,被佳士得拍出了43.25万美元(加上佣金和其他费用)的高价。

这幅画是法国艺术团体Obvious“Belamy”11幅作品中的一幅,取名“Belamy”,是为向“生成式对抗网络”创始人——美国人工智能研究员Ian Goodfellow致敬,“Belamy”正是其名字的法语翻译。

 

AI创作的《Edmond de Belamy》男性肖像画

在写作上,AI也取得了一些成果。

2017年,国外一个叫做Botnik研究室的团队,研究出了一个名叫“预言键盘”的AI算法,这个算法可以根据已经输入的内容来猜测接下来会出现的内容。Botnik研究室利用这个AI算法创作出了第8部《哈利波特》。

只不过,相比AI在音乐和绘画领域的表现,AI创作的小说确实有点“不堪入目”,第8部《哈利波特》有些段落翻译过来是这样的:

“罗恩打算变成一只蜘蛛,事实上他已经成了一只蜘蛛。”

“‘现在不那么帅气了。’哈利一边想着, 一边用赫敏蘸了蘸辣酱。”

AI靠学习人类经典创作

在弄清AI的艺术作品有没有版权前,可以先看看这些作品到底是怎么来的。

“DeepBach”能创作出了2503首众赞歌,是先学习了巴赫创作的352部作品;Obvious的AI能创作出男性肖像画是人们先为AI系统提供了14世纪到20世纪之间绘制的15000张肖像画;Botnik研究室能续写出第8部《哈利波特》是因为AI用了前7部《哈利波特》小说进行训练。

显而易见,现阶段大部分AI创作的基本原理大致相同。主要通过计算机算法对大量现有作品样本进行解码、学习和训练,形成这类作品的概率模型,并依此进行模仿和预测。

因为AI创作的作品本身就是从现有作品中而来,与现有作品有巨大相似,没有原创性,而更适用于“雷同”、“抄袭”或者“洗稿”等描述,如果再利用其进行商业化操作,本身就存在严重侵权的风险。

没有作者的个性体现拿不到版权

在国内,不论相关的法律法规还是学界看法,基本观点是一致的,AI创作的作品并不能拿到版权。

在版权领域,能不能拥有版权,有个很重要的理论依据——洛克的“劳动价值论”,这个理论将作品视为作者创造性劳动的产物。

包括前北大法学院教授韦之,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王迁等著名学者,多认为作品的创造性是“作者的判断和选择”以及“作者个性的体现”等。

比如毕加索的名画《格尔尼卡》,描述了纳粹德国轰炸西班牙重镇格尔尼卡的场景,体现了毕加索当时的愤怒以及想要控诉法西斯的暴行。

毕加索的《格尔尼卡》

然而AI在创作时只是基于深度学习的样本或者被输入的数据,并没有“作者的判断和选择”以及“作者个性的体现”这类创造性,因此其创作的作品是不能获得版权的。

在国外,AI创造的作品能不能拥有版权讨论更加激烈,美国著名科技媒体《The Verge》就曾表示,这个问题在50多年前就已经困扰过美国版权局了。

The Verge报道,AI音乐版权问题在50多年前就困扰过美国版权局

1965年,美国版权局在其年度报告中提出了一种担忧,说版权局已经收到了一部计算机音乐作品的申请,并且肯定今后计算机直接制作或“写”作品数量会增加,及版权局在这一领域遇到的问题也会更多。

但是50多年过去了,这一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最大的问题在于目前美国的版权法中,并没有出现“人”这个词,那么就造成“非人”的AI在版权方面有一个灰色区域。

这对人类艺术家来说是好事

虽然看似美国版权保护给AI创作的作品留了口子,但美国版权局只承认“智力劳动成果”,“建立在思想之上的创造”。即版权保护只承认与人关联,这意味着AI创作的作品不受版权保护。

今年,创业公司Endel和华纳音乐达成了合作,要用Endel公司的AI算法为华纳音乐创作20张音乐专辑,尽管专辑中的音乐是AI生成的,但是出于现实版权保护的需要,Endel公司并不是将AI列为作者,而是将公司的6位员工列为全部600首音乐的作者。毕竟这6位员工参与了AI的研发,也算是与作品发生了关联。

Endel公司团队成员

其实,大部分国家不承认AI创作的作品直接能获得版权,但却同样允许AI背后的人来申请版权,比如英国1988年“版权,设计和专利法”规定,对于计算机生成的工作,“创作过程中,对不可缺少的环节进行组织的人可被视为作者”。

其他一些国家,包括印度、新西兰和南非,也有类似的法律,允许人类将计算机生成的艺术品作为自己的知识产权,但都有相对严格的限定。

这对人类艺术家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

德国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Marc Scheufen就表示,当AI能够创作新作品之后,其创作成本几乎为0,如果还有版权保护,这种低成本的高效创作可能会对人类艺术家造成毁灭性打击。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