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驾长车穿林海,双11前,我们跟着包裹去了趟祖国的最北边!

iwangshang / 张超 章于亮 / 2019-11-07

摘要:你望眼欲穿的背后,是他们默默在国境线上接力传递。

天下网商记者 张超 | 文 章于亮 | 摄

中国最北的黑龙江省漠河县,离哈尔滨1140公里、离北京2180公里、离上海3140公里、离广州4470公里,但是在县城唯一一家李宁专卖店里,依旧能买到跟北上广一样最新款的李宁运动服,甚至是“中国李宁”的走秀款服装,这背后离不开已经覆盖全国各个角落的物流网络和数字技术。

去往北方的“特殊”客户

李宁位于黑龙江哈尔滨的区域仓,每周两次往漠河这家李宁专卖店发出数量不等的标准纸箱包裹,里面都是各种新款的鞋服,承运方是百世供应链。

 

百世快递哈尔滨转运中心

凭借多网融合和深度覆盖优势,百世供应链为客户提供定制化的物流和供应链支持。比如李宁已经和百世合作多年,不论线上线下,百世都为李宁进行了定制化服务。

随着李宁门店的扩张,已经延伸到中国最北端的黑龙江,百世也在黑龙江为上百家李宁门店实现城市正向配送,门店退货,门店间调拨等服务,甚至最北端的漠河也不例外。

比如10月23日,李宁黑龙江哈尔滨的区域仓,要将两箱“李宁”共计0.2方的包裹发往漠河专卖店。这一趟的运费是40元,而如果按照普通快递来算,费用要贵上2-3倍。百世供应链为这两箱包裹贴上了定制的面单和胶带,不论机器扫码还是人工分拣,都能马上识别出这是来自百世的“特殊”客户。

高速上碰到了走S型的同行

10月23日16点,百世快递哈尔滨转运中心,这两箱“李宁”的包裹,已经过扫码分拣,被安排在了去往黑河市中转站的半挂车中。

半挂车的驾驶员是黑河市人王忠东和刘志国,两人年龄相仿,刘志国44岁,王忠东大一岁,搭档开车还没几天,不过两人倒是挺合得来,经常在宿舍里搭伙做饭,这天两人吃得很简单,一盘炒鸡蛋、一盘蘸酱菜,最后炒鸡蛋几乎没有动,蘸酱菜也才吃了一半。他俩都说要把菜留着,从黑河来哈尔滨的另外两位半挂车驾驶员正驾驶车辆在返程途中,他们到了哈尔滨转运中心,就能吃上一口了。

晚上21点30分,半挂车的货物已经装满,王忠东和刘志国开始做出发前的准备工作。

刘志国在车上做准备工作

刘志国负责相关资料的交接工作,他说,原本要从现场调度员手中交接物品清单等一系列纸质单据,如果现场调度员正好不在,还有可能影响车辆发车,但是自从他今年进入公司,就已经全部采用手机电子化操作,一系列的纸质单据都通过手机APP和交流群进行交接。

22点,刘志国确认当晚货品交接无误,将车厢封厢上封签,最后绕车身检查一圈,上车出发了。

 

刘志国给车厢上封签

哈尔滨到黑河全程高速,大约有600多公里,8个小时左右的车程,王忠东负责第一段4个小时的车程,刘志国在后排卧铺上休息。

刘志国的媳妇儿给他发来消息,黑河后半夜可能会下雪,他把消息跟王忠东说了,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他们怕道路结冰,像半挂车这样的大型汽车在结冰路上行驶需要格外小心,而接下来将近半年的时间里,这种情况将会相当普遍。

10月24日0点,鹤哈高速,王忠东远远看到前方也有一辆半挂车在行驶,再靠近一点,他认出这是其他同行的半挂车,不过这辆车的行驶轨迹并不太正常,没有下雪也没有结冰却走起了S型。

他长按了好几声喇叭,对方的方向扶正了,我们超车的时候对方也按了喇叭回应。

“经常跑,认识的,看得出来(对方)是困了,可危险了!”

王忠东和刘志国都不抽烟,半夜几乎没有特别的提神方法。王忠东说,之前试过红牛或者咖啡提神,红牛喝了清醒无比,以至于耽误后4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而喝咖啡容易闹肚子,所以开车都是靠自己坚持,4个小时必须换人,换下来之后马上就能睡着恢复体力。

早上7点,下了高速到达百世快递黑河市中转站,刘志国和王忠东的任务完成了。

 

货车到达百世快递黑河市中转站

中转站的同事们将快件一一扫描分拣,两箱“李宁”经过扫码,被分类到了漠河方向。

原本按照一般快件的流程,两箱“李宁”将和其他去漠河的快递一样,先到呼玛县中转,再到塔河县中转,最后达到漠河县。

而这一次,黑河市转运中心正好有一趟“直达”漠河的“班车”,两箱“李宁”幸运地搭上了这趟“班车”,途中时间会减少4个小时以上。

 

货物在被扫码分类转运

沿着国境线就找着北了

“班车”也是百世快递的厢式货车,根据快件量、重要性等不定时出现。

上午10点,42岁的驾驶员张来斌帮同事们装完车,吃了一份快餐当作早中饭,驾驶当天这辆8米6的“班车”出发了,张来斌皮肤黝黑,咋看长得有点像明星邢佳栋,他让我叫他老张,大家都这么叫他。

 

老张(左)在和同事装车 搬运的正是其中一箱“李宁”

老张走得这条路线是整条路线中的重点,从黑河市到塔河县,中俄边境的331国道,600多公里,要走8、9个小时,他的老家呼玛县也在这条线路上。

在每年这个时候,331国道也是一条优美的观光线路,一路沿着中俄两国的界河黑龙江,在大兴安岭的林区间穿梭,目光所及基本都是白桦树和落叶松,树叶已经落尽,车行其中犹如置身油画,再往里往,是一望无尽的山坡和林地。

 

老张开车行驶在G331国道上

国道大部分路段就是两个车道的宽度,不过也足够了,有时候10多分钟都见不到对向车道有一辆来车,无聊的时候怎么办?

老张喜欢听听歌,不过这次开的车收音机不好使,老张有点难受。他想出两个消遣的方式,比如吹个口哨,通常都听不清楚调儿,就是随便吹的;或者按按喇叭,也算是调节调节气氛,顺便让自己清醒一下,驾驶座上只能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在这种无人的国道上太容易睡着了。

车子一直匀速前进,我在副驾驶座上正昏昏欲睡,老张毫无征兆地一脚刹车,他远远看到路中央窜出一只黄色的动物,要减速做好准备。

等到路面没有了异常,他转过头略显得意地说了句,“没见过吧,狐狸,我们这旮就是环境好,野生动物多。老带劲了,说不定还能见到狍子。”

狍子是不是真的像传说中的那么傻?

老张笑了,“你们说的那种是好多年前北大荒的场景,有句话说‘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现在的狍子哪有这么傻?人家也学精了,你要想靠近它,它绝对跑得比你快!”

哦对了,这儿还能见到熊,棕熊和熊瞎子。

老张说,“棕熊绝对不是熊瞎子,熊瞎子是黑熊,都挺凶的,熊瞎子站起来能有一人多高呢!不过这会儿应该没什么机会看到了,基本都去猫冬了。”

 

老张在开车

老张2017年加入百世前,在大兴安岭地区开了24年的货车,在这一块出生的司机,大部分的经历跟他一样,早年间在林区还允许采伐,他们就在这里开着“炮车”拉木头,“炮车”类似于现在的半挂车,车上拉的原木直径跟老张这辆货车方向盘一样粗。

后来林区禁止伐木,老张转行拉过渣土,还开过出租,基本也是在黑龙江,331国道是他常走的一条路,他熟悉这条路线上的每一个地点。

他说331国道上人气最旺的是“探龙江”,这不是一条江,而是一个名叫“探龙江”的休息站,国道上的休息站其实仅仅是个停车场,供来回车辆的驾驶员打个盹,但是探龙江休息站挨着黑龙江,不光可以看到清澈宽阔的江面,还能看到江对岸俄罗斯的山景,所以在夏天的旺季,很多“找北”的人到这里都愿意停下来看看风景,拍拍照片。

老张说,他们把游客到当地来游玩叫做“找北”,顾名思义,就是找到中国最北的地方来玩。

“经常说别人找不着北的,在我们这旮不存在,来我们这旮就是找着北了。”

老张没有在探龙江站休息,他开车会“掐点”,严格按照开车4个小时休息20分钟的要求,既不会疲劳驾驶,也保证快件的时效。

 

车辆行驶在G331国道上

一个人开车时,他都是自己“掐点”,因为当天我跟他一起出车,他每过一个监控点,都会问一句“几点”了,我在告诉他时间前,他都会报上自己预估的时间,跟实际不会超过6分钟。

慢了的时候,他语言上会有点着急,“哎呀,慢了;哎呀,慢了……”

我提醒他不用着急这几分钟,他摇摇头,“你不知道,我这儿慢几分钟,后面流程就都慢了,耽误站点分拣不说,还会耽误派送,快递最怕的就是慢……”

18点30分,老张把车开到了塔河县,这里距离漠河还有大约220公里,老张要在这里吃饭,顺便接上换班驾驶员邹德俊。

零下30多度抛锚 修好车子冻伤了脚

邹师傅跟老张年龄一样,喜欢带个鸭舌帽,开车的时候还会把帽檐往右一拉,他说这样显得年轻。

20点,经过短暂休整,邹师傅驾车继续出发,老张就躺在驾驶室后排的床上休息。

塔河去漠河走的是111国道,这条国道比331国道更加冷清,邹师傅突然开口问我,知不知道走这两条国道线最担心什么?

他没等我回答就说了两个字,“抛锚”。

不管是331国道还是111国道,由于深处中俄边境的大兴安岭林区,有些路段甚至没有手机信号,如果一旦车子抛锚,那真的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起码要走出去30分钟才能找到有信号的地方,一来一回就是一个小时,而救援车从最近的县城赶来,也要一两个小时。

 

晚上23点车辆抵达漠河

讲到这里,老张没心思睡觉了,从后排的床上坐起身子,回忆他以前跑车时候的经历。

老张说,在十几年前,手机都没有那么普及,他也在黑河到漠河的线路上拉货,有一年冬天,零下30多度的天气里,车子抛锚了。

“没办法叫人,坐在车里又只能等死了,那会儿车上都备着工具箱,必须自己来修,后来忘记修了多少时间,车子是修好了,不过左脚趾冻伤了,后来就有了后遗症,容易犯甲沟炎。”

正开着车的邹师傅回头看了一眼老张,“老张,你还有这样的光荣历史?”

“嗯呐……”

逐渐靠近漠河,天空中飘起了一阵小雪,北方的雪跟南方不同,又轻又干,落在地上就像尘土,车子开过,还会卷起一阵飘扬的雪花。

邹师傅看了看车外的雪花,说大兴安岭这块地地方,差不多已经入冬,天会黑得越来越早,很多时候下午3点半就没有太阳了。

邹师傅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来,“等到河里的水冻上,这个时候在河面上玩冰刀是最好的消遣,天黑了才回家,奶奶已经在炕里烧了几块砖,等我一回来,就把砖头取出来,用布包着,给我当热水袋。”

漠河还有一样东西特别有名,极光。

晚上我专门关注了一下天空,并没有任何极光,甚至因为下雪,连星光、月光都没有。

聊着边境线上的事和“极光”,23点,邹师傅把车开到了漠河这个中国最北端的城市,220公里花了3个小时,漠河在晚上10点之后,街面上几乎没有路灯亮着,邹师傅熟练地找到百世快递仓库,熄火、检查、休息……

 

老张(右)和邹师傅(左)到达漠河后一起合了影

中国最北的“最后一公里”

再一次见到两箱“李宁”,是10月25日早上7点。

跟前一天晚上一样,气温零下10度,百世快递漠河仓库的员工已经工作了一个多小时,两箱“李宁”已经被仓库的员工们卸下,等着“最后一公里”的派送。

8点30分,两箱“李宁”被装上了三轮快递小车,漠河县百世快递负责人聂波在供应链系统中拉出了收货确认单,这单由他配送。

 

漠河县百世快递负责人聂波正在配送

10分钟后,他出现在了李宁专卖店门口,两箱“李宁”被他扛到店内,验货、签字、盖章一气呵成,我也见到了两箱“李宁”的庐山真面目,4双运动鞋和13件新款大衣,经过了近41个小时的“孤独”之旅到达了目的地。

当天,黑河市已经下起了大雪,当天不少当地人的朋友圈里,都在传着大雪的视频,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就意味着“双11”马上要来了。

这是老张他们最忙碌的日子,不过今年老张们的工作会轻松一点,百世供应链在今年全面推出了一项“订单不掉线”服务,司机今后交接货物只需扫码实现提货、送货和凭证数据收集,在开车过程中不用再接到询问货物运输线路的电话了,老张们已经逐渐在使用这项服务了。

除了方便司机交接,更重要的是实现货物追踪。百世还在干线车辆配置了北斗卫星系统,客户可实时跟踪货物路线,包裹到了哪仓库、走的哪条线路,都能看到了。如果你正好在漠河,或许就能看到你买的这些包裹,是如何在国境线上走了一遭,是他们默默完成接力传递。双十一购物狂欢的背后,物流服务如何让数字技术变得更加人性化,是我们值得思考的,而百世供应链正在努力考虑司机和客户的需求匹配,让从业者不仅成为美好生活的“缔造者”,让服务触手可及,更让他们成为美好生活的一部分。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