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我在曼谷当老板,这届泰国快递小哥不好带

iwangshang / 蒋菲 / 2019-09-04

摘要:那些在泰国干快递的中国老板过的好吗?

天下网商记者 蒋菲

编辑 | 陈晨

近几天,纪录片《美国工厂》在中国火了。这部纪录片由奥巴马夫妇投资,讲述中国“玻璃大王”曹德旺的“出海”故事。中方投资,聘用大量美国本土员工的福耀美国集团在短暂蜜月期后,随着中西方文化在薪酬、工作强度、就业环境等认知上的不同,爆发冲突。

跟曹德旺相比,身在泰国的快递网点老板卢泽南同样遭遇了散漫、管理意见不和、产能低下等诸多阻碍。当中国企业“出海”成为大势,如何调解不同文化背景,个性不同的员工矛盾,不仅考验着企业智慧,也考验着个人智慧。

卢泽南和泰国员工

出海

1983年,卢泽南出生在浙江桐庐一户普通人家,家里还有个妹妹。成年后,在工厂打过工、广告公司上过班、办过酒店,但都没有大水花。

6年前,屡次生意失败的卢泽南欠下30万外债,决定离开伤心地,去泰国闯一闯。当时,他的妹妹在泰国读书,他计划做点小生意同时也能照顾妹妹。

起初,他批发一些中国进口商品转卖给泰国人。后来经人介绍售卖跟安防有关的配件,包括高楼外面的安全网、缆索护栏、监控摄像头。

卢泽南(左一)

为了跟市场里的泰国本地摊主打好交道,完全不会讲泰语的卢泽南靠着书籍和一台电脑,每天在网上下载课件自学,仅用十个月完成语言学习。讲着一口磕绊泰语的他去闯市场跑客户了。

与泰国人做生意跟国内的熟人生意不一样,卢泽南去推销产品,泰国人的接受度更高,只要能把产品介绍清楚,人家愿意坐下来和他谈。

敲门容易要建立合作却很难,卢泽南形容跟泰国人做生意像谈恋爱,不能开门见山谈货,要先互相认识,从对方的日常生活谈起,一点点建立沟通。

有一家店,他跑了13趟才谈下合作。一开始店主根本不搭理他,随着卢泽南送货路过的次数增多,店主愿意听他说上几句话。后来,店主让他把样品、资料放着,请他坐下来聊几句。有一次店主刚好缺货,问他有没有货拿过去试一下,这才做上生意。

此时的泰国物价高,妹妹在国内花300元买的折叠自行车,卖给泰国人能卖到600元。进口小家电,市场价几乎是工厂价的四五倍。卢泽南做的摄像头生意,几百块的成本能卖到1000元。

就这样,卢泽南在泰国白手起家,开了安防设备公司,越做越大,不仅还清欠债还发展到拥有40号员工,并把妻子也接来一起生活。

干快递

在卢泽南心里,一直有个快递梦,他把这归于桐庐人的快递基因。其实,他来泰国第一个想做的行业也是快递,不过泰国本土的国家邮政,不允许加盟,最大的外来快递公司嘉里物流也是直营的。

经过观察,他发现在泰国全境发一个快递需要5-6天才能到达。当他在嘉里物流一家门店寄东西回国时,要排队拿号填单,一趟下来花了三个小时。

他的泰国朋友和员工也不喜欢网购,购物要么去廉价的几元超市,要么去单价偏贵的夜市。当他问起泰国朋友为什么不接受网购,对方反问他,没看到实物,万一钱付了,货不发出来怎么办?

卢泽南在自己的网点指导员工

可见,6年前的泰国,电商平台的担保机制尚未建立,消费者跟商家没有建立相互信任,可一旦这个问题解决,消费习惯建立,电商业务将会迎来爆发性增长。嘉里物流就是最好的例子,它通过收购一家当地快递公司迅速打入泰国市场,日均单量从5万单到100万单,实现了20倍的增长。

卢泽南决心加盟快递,他在等一个机会。6年间,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和Shopee在泰国风生水起,也从侧面反映出泰国电商兴起。

2018年第四季度,百世集团开始在曼谷地区搭建加盟快递网络,卢泽南得到消息后,赶紧去考察。恰逢中秋节,卢泽南上门谈加盟,担心跑个空,直到看到总部过来的人还在加班加点,桌上放着来不及收拾的小面包。

百世集团在泰国曼谷举行快递起网启动仪式

“他们挺拼的,我一下有了底气”。卢泽南选了地图上的2个网点,4号和21号,两个网点就隔了一条湄公河,4号在曼谷市中心,21号偏工业区。“选市中心的网点是为了抢占旅行件市场,工业区是为了将来的电商件。”

网点开始运营后,卢泽南招来30名员工,其中中国员工三名,其余都是泰国本地人,有之前跟着他做安防设备的老人,也有从运货司机、跑摩的转行过来的新人。基本工资都是12000泰铢(折合成人民币2800元左右),再加奖金等等,在泰国当地算是不错的收入。

差异

同样都是网点老板,卢泽南能明显感受到中泰老板间的思维差异。中国人是讲团结协作的,在快递这种规模化协作的网络型产业更甚。

为了让加盟商更好地占领市场,快递企业总部对各地都有补贴政策,让加盟商能在初期平稳度过。像卢泽南这样的网点老板,拿到总部的补贴,全部折算成更低的报价补贴给客户,以换取市场。但泰国老板更热衷于把钱放在自己口袋里,获取亏钱后的心理弥补。

卢泽南感叹,他们“把种子吃了,后面没东西吃”。可惜观念的转换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

泰国老板的观念转变需要时间,泰国员工的转变更需要时间。

卢泽南和他的员工们

34岁的巴颂(化名),在卢泽南刚开始做安防设备时就加入他的公司,起初上班想来就来,三天两头旷工。跟着中国老板6年,工资从10000泰铢(2300多元人民币)升15000(3500多元)泰铢,巴颂也渐渐摸到老板的脾气,一个月里尽管依然有几天找不到人,但至少20天表现优秀。

卢泽南开启快递事业后,巴颂也跟了过来。每个快递小哥的日派件量在20票左右,中国员工会先把件送完,再回来聊天或者干别的,往往一上午就能完工。泰国员工拿到件以后,还在操作间聊天,出去送件也是边聊边玩边送,傍晚才会回来。

泰国员工散漫的态度,卢泽南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中国老板认为20个件都送的这么慢,以后件量上来效率怎么提升。泰国员工则认为,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去年有好个月,巴颂没来上班。卢泽南第一次找到他家,二层的简陋小木屋,家里有一个老母亲和三个衣衫褴褛的孩子,巴颂窝在床上,眼窝凹陷,脸色憔悴,看上去健康状况很不好。

卢泽南没有多问什么,往他怀里塞了5000泰铢,巴颂眼睛里泛起泪花。

后来,卢泽南才知道,巴颂遇到感情纠纷,加上一家老小要照顾,生活压力大导致情绪崩溃。

泰国的中转仓

平时泰国员工月初就会向老板借个两三百泰铢,卢泽南很纳闷,不是月底刚发的工资吗?员工为什么这么快没钱?进一步了解,他得出结论:泰国人的消费观,有钱直接用,没有存钱的意识,“这里什么都慢,就消费快”。

于是,卢泽南把工资结算方式由月结改为一月两次,月中15号先发3000泰铢,月底再把剩下的发了。这样一来,虽然财务结算的程序复杂了,但泰国员工的激情上涨,也不再向他借钱。

前段时间,巴颂回到工作岗位上,他变得更加积极,主动劝工作时间闲聊的员工,应该投入完工作再休息。目前,巴颂的月薪已经达到22000(5000多元人民币)泰铢,还开上丰田轿车。

自2018年9月卢泽南加入,泰国百世2019年1月正式起网以来,已经运营9个月,出件量曾达泰国百世前列,主要的单量来自于电商客户,3C、服饰、小家电,日均单量达到1200-1500单。关于泰国快递的未来,他充满信心。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