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从杨惠妍到宗馥莉,谁来掌管千亿财富?

iwangshang / 徐艺婷 / 2019-08-30

摘要:首富的女儿们,或主动、或被动,登上了商业舞台的中央。

天下网商记者 徐艺婷

2018年12月7日,碧桂园发布公告,37岁的杨惠妍成为这家市值2000亿港元的上市公司的联席主席。

面对外界的疑问,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略带幽默地表示:“杨惠妍主席现在是跟我平起平坐,不过我不是退休,你们以后叫她小杨主席就有分别了。”

从杨惠妍到宗馥莉,谁来掌管千亿财富?

杨国强

杨国强满是笑颜,但让宗庆后实名羡慕的却是新希望的创始人刘永好。

杨惠妍担任联席主席的几天后,宗庆后公开表示自己很羡慕刘永好的女儿刘畅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并称自己“才刚刚开始培养接班人,一段时间内还不会退休”。

这时的刘永好又在干嘛呢?

他正不遗余力地夸着女儿。

今年四月,绿公司年会,刘永好说“我女儿现在逐步走上了管理的岗位,成为公司的董事长,干得也不错”;

六月,正和岛创变者年会,他说“接班确实很好,市值翻了几番”;

一星期后,成都天府论坛,他再也不藏着兜着了,“是的,我女儿很优秀!”

首富所到之处,女儿如影随形。纵使不在身边,也定常在口中。

此时人们方才惊觉,一个时代过去了。

首富的女儿们,或主动、或被动,登上了商业舞台的中央。

父辈的旗帜

1982年,中国西南,四川新津县。

改革开放第四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大范围实施,市场机会一夜涌出。

刘家四个儿子典当了一切值钱的物件,筹资1000元养殖鹌鹑。不久,他们便把新津县变成了远近闻名的鹌鹑县。后来,刘永好看到农户排着长队买泰国“正大”牌饲料,他强烈建议兄长转向饲料行业。

从杨惠妍到宗馥莉,谁来掌管千亿财富?

刘永好

1987年,希望饲料公司诞生。两年后,“希望牌”饲料走向市场。因为每吨比“正大”便宜60元,销量迅速赶上了正大。双方激烈交火,最终以正大退出成都市场告终。

刘家四兄弟名扬四海之时,中国东南沿海的杭州,一个日后因穿布鞋、坐高铁二等座而频上热搜的富豪,正骑着车去接收接收亏损的校办工厂。

为此,42岁的他举债14万。

他的名字叫宗庆后。

起先是代销汽水、文具,接着是代加工,后来研发出娃哈哈儿童营养口服液,一炮走红。

从杨惠妍到宗馥莉,谁来掌管千亿财富?

校门口的宗庆后

“喝了娃哈哈,吃饭就是香”的广告语红遍大江南北,“国民产品”口服液供不应求。

1991年,娃哈哈以8000万元兼并杭州罐头厂,开启了高歌猛进的黄金岁月。

一年后,邓小平南巡讲话,改革再掀浪潮,沿海城市的房产热愈演愈烈。

农民工出身的“包工头”的杨国强,进入北滘经济开发公司,后来的顺德碧桂园。

1993年,国16条给房地产泼了一盆冷水。两大股东相继退出,杨国强接管了这个项目。

熬过五年的低迷,1998年国家取消福利分房,碧桂园迎来了大发展,凭借“价廉物美”“像卖白菜一样卖房子”的模式走出了顺德,走向全国。

2007年,碧桂园在香港上市。就在上市前,杨国强将碧桂园70%的股份悉数转给了二女儿杨惠妍,称“希望训练她成为碧桂园的接班人”。

这一年,杨惠妍以1200亿人民币的身家成为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首富。

“公主”的成人礼

杨国强有三女,长女因幼时生病未得到及时治疗,继承一职便落在了两位妹妹的身上。

14岁,杨惠妍就开始旁听董事会会议。会上,她是观察者,留心着每个人的一言一语。会后,她是好学生,听父亲详解每句话的意思,每个人的意图。

从杨惠妍到宗馥莉,谁来掌管千亿财富?

杨惠妍

在别人尚且贪玩的时候,她就已将管理的门道和博弈的技巧藏于胸中。传闻其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攻读市场及物流专业期间,成绩全A。

当杨惠妍端坐在杨国强身边,旁听碧桂园高管会议的时候,比她小一岁的宗馥莉赴美上中学,父亲忙于娃哈哈的创业无暇管她,她在海外求学,一呆就是八年。

那个时候,刘永好的女儿刘畅在成都做起了“雅芳小姐”,当模特卖化妆品。很多次,她骑着自行车骑去很远的地方进货。入夜,她掏出手电筒和同学们讲口红,讲护肤品。

“我爸很小就在意我能不能团结小朋友,就比较注重团建这种工作。”刘畅说。

刘永好十分关注女儿的领导力。刘畅年幼时,他就已经刻意培养她作为接班人。

从杨惠妍到宗馥莉,谁来掌管千亿财富?

刘畅

刘畅16岁赴美,她形容那种孤独感过于强烈,完全找不到同类。三年后,她执意回国。父亲同意的条件是她必须远离家乡,在北京和上海择一。最终,刘畅去了北京外交学院的外事文秘专业。

当她们走出校门,杨惠妍和宗馥莉一头扎进了父亲创办的公司,成了“小杨总”和“小宗总”。

刘畅则从北京回到了成都,以随母姓的名字“李天媚”开始了自己的“希望路”。

公主总要长大,毕业就是那场成人礼。

继承者、革新者、反叛者

杨惠妍的乖巧,似乎所有人都知道。

2002年,留学生杨惠妍给父亲打了个电话。

“爸爸你不是说要为穷人的优秀孩子办最好的免费学校吗?这是好事,为什么还不做?”

杨国强表示这钱是女儿的,做事情就等于用了女儿的钱。

杨惠妍却说:“对国家对社会都有好处的善事,要做就快做。”

品学兼优,契合了杨国强想象中的接班人的一切要素。电话过后,杨国强就打定主意传位杨惠妍。

二女儿的乖巧还在于,在择人上也以“般配”为前提。2006年,杨惠妍与毕业于清华大学的丈夫结婚。

一个反例是,川妹子刘畅可从来不是乖乖女。

她曾在春熙路卖了两年饰品,骨子里面想当一个漂亮的老板娘;也曾想当歌星,却没少被父亲打击:“会唱歌的里面,你不是长得漂亮的,长得漂亮的里面,你也不是会唱歌的。你唯一成功的可能性,就是你有我这样的一个爸爸。”

即便如此,刘永好也没能劝回女儿。刘畅的回归,得益于母亲李巍。

“我妈说你为什么不换一个角度思考,把公司当做家,你跟爸爸工作的时间就是父女相处的时光,对于家人来讲最核心的就是陪伴。”

于是,刘畅加入新希望。

从杨惠妍到宗馥莉,谁来掌管千亿财富?

刘畅与刘永好

宗馥莉并不那么顺从,也不曾有过抵触。她有着更大的野心。

“我不想去继承一家公司,但是我可以去拥有它。如果我做得成功的话,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那就是一种拥有,不是继承,对吗?”

起先,留洋归来的她与父亲并不那么对付。关于管理,宗庆后从未开除过老员工,她执意优胜劣汰。关于合作,宗庆后讲人情世故,她认为应该在商言商。

2007年,她开始主管食品饮料生产加工的杭州宏胜饮料公司。十年之后,她将下属企业扩展到全国16个生产基地,承担娃哈哈集团近三分之一的饮料生产任务。

交接时刻

从2010年起,刘畅不再是“李天媚”。

2011年,她高调就任新希望集团团委书记。两年后,成为新希望六和董事长。

为了让女儿平稳接班,刘永好还请华南理工大学管理学教授陈春花一同担任联席董事长。

相较于刘永好,持有希望集团36.93%股份的刘畅,显然是一个革新者。传统的饲料业务已经向农牧食品产业链一体化转型,在养殖端和消费端共同发力。

在变革的六年里,刘畅和一位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导演结了婚,生了一对双胞胎。她应当还是喜欢歌唱的,也热爱电影,只是接纳了命运,拥抱了自己。

杨惠妍则向来以标准的“继承者”的身份存在。她的治企思路也与杨国强一脉相承,鲜少冲突。

在碧桂园,她负责整体采购监督,企业资源管理,并参与制订发展策略。多年来低调到采访全无,照片鲜少。但论起功绩,却一点儿都不小。2017年,她已带领博实乐教育集团在美上市。

从杨惠妍到宗馥莉,谁来掌管千亿财富?

宗庆后带女儿宗馥莉出席2011年度“风云浙商”

与前两人相比,宗馥莉似乎还欠点儿火候。

她曾建议父亲进入房地产和零售业,但娃欧购物中心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不久宣告退出;她曾推出以自己英文名命名的定制果汁KellyOne,因定价过高而难以打开市场;她曾收购中国糖果,却似乎栽进了资本骗局,损失不小。

十五年前,宗馥莉刚回国。当被问及何时退休,宗庆后露出微笑:“等70岁吧,把女儿扶上马送一程,我也可以轻松一下。”

十五年后,宗庆后却给出了接班人不一定是宗馥莉的答案。

2018年,宗馥莉多了一个身份,娃哈哈集团品牌公关部部长。

大公司向何处去?

2018年,头部房企早已从“招宝万金”变成了“碧万恒融”,碧桂园保持龙头地位。然而广西、上海、浙江、河南、安徽等多个省份的项目发生六连塌,致多人死亡。

此时,杨国强却用慈善做了挡箭牌:“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每天都在忙,为了使社会做得更好而忙,你觉得我是不是最笨?”

2019年,碧桂园六安一项目倍全面停工,咸阳一项目拆旧则导致幼儿园教室坍塌。

再好的业绩,没有质量就如空中楼阁。作为联席总裁的杨惠妍责任在肩。

与此同时,《2019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发布,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位列第156名,较2014年下降了138位。

连续两年,娃哈哈的营收都徘徊在470亿左右,相比巅峰时期几乎腰斩。

有人将此怪罪于宗庆后“买把扫帚都要审批”的事必躬亲的管理体系,仿佛离了他这枚轴心,企业就不再旋转,并且认为呆板的制度淹没了创新的可能。

对此,宗馥莉表示,2014年以后,移动互联时代到来、电商崛起以及新一代消费价值观的演变,在这个阶段,娃哈哈未能及时作出调整,业绩也走向了下坡路。

知道症结的宗馥莉,又能做些什么?

新希望的情况也不乐观。

2018年,净利润17.05亿元,同比下滑25.23%。其中77.21%都来自持有民生银行股权所产生的投资收益。2019年业绩虽有大幅提升,但主营业务依然没跑过投资收益。

另一边,新希望乳业上市后股价一直冲高,但面临蒙牛伊利等竞争对手的围堵,刘畅身上的担子依然不轻。

刘畅、宗馥莉、杨惠妍,三个80后,也是三家顶尖本土企业的接班人。她们经历了高速增长的黄金时代,也必须面对下行周期的挑战。这是时代留给她们这代人的命题。

编辑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