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他们披星戴月走街串巷,只为你的包裹夕发朝至

iwangshang / 章于亮 / 2019-08-26

摘要:在夜间,快递小哥们的收件路也更辛苦,会因为天色变暗看不清路况发生危险的、会有因为穿街走巷的被住户误会是小偷、更有的会因为被猫狗吓到或者是伤到的……

天下网商记者  章于亮 文 | 摄

每当夜幕降临,剁手党们都会迎来购物高峰。《阿里巴巴“夜经济”报告》显示,21点到22点是淘宝成交最高峰,夜间消费占全天消费比例超过36%。23点到凌晨3点,数万人在天猫“熬最晚的夜,买最贵的眼霜”。

深圳,一个即使在凌晨街道上也会人流如织的“不夜城”。据统计,深圳夜间寄件人数位居全国前列,在20点至21点之间的寄件量是前1小时的3倍。在夜间,快递小哥们的收件路也更辛苦,会因为天色变暗看不清路况发生危险的、会有因为穿街走巷的被住户误会是小偷、更有的会因为被猫狗吓到或者是伤到的……

在三个夜晚中,记者跟随了三位快递员,体会了他们夜间工作的酸甜苦辣。

李聪:送走“深漂”的最后一件包裹

李聪,湖南人,今年22岁,来深圳已经有三年了。提到当初来深圳的原因,他笑道:“被我老乡骗来的。还说工厂里都是好看姑娘,结果一来全是大老爷们,再后面我就离开那个厂了。”

在离开工厂以后,李聪做起了快递行业。

李聪的收件区域是在宝安工业区周围。在这片区域有很多上班族,平时加班多,一般在晚上8点以后才开始有属于自己的时间,那个时间段里也是他们回家后想要找快递小哥收件的高峰期。相对应的,李聪夜晚的工作量也很大,平均每晚会有30单。

晚上八点半,李聪准备去收最后一单。这单是在一个充斥着群租房的小区里,一位安徽姑娘要寄大件回老家。李聪在打包的时候,姑娘也一直在嘱咐他帮忙多封点胶带多保护着点。

李聪在拎箱子下楼的时候叹了口气说道:“八成又是在深圳待不下去要回老家的,深圳难留人啊。”当记者好奇李聪是怎么看出来的时候,他说:“你看她情绪也不高,就盯着这些东西肯定是不开心。人嘛,在晚上总是多愁善感的。”

晚上九点,李聪在路边清点自己的货物,而身后的奶茶店,一群与他年龄相仿的学生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夜生活。李聪觉得自己只要肯努力,在深圳日子不会过得太差,他也想坚持做下去。

杨东飞:黑夜里的温柔

杨东飞,32岁,河南人。因为老乡的介绍来到深圳,已经在快递这行做了半年了。在八月的第一周,他在夜间的收件量位居全深圳前列。

一些小区的楼道灯坏了,杨东飞会打开手电筒,照着门牌号一家家找过去,尽量不打电话给客人询问具体地址,他打趣道自己“像个做贼的”。有些小区订单比较密集,若是没有配置电梯,他就只能抱着快递来回地爬楼梯。

杨东飞每接收五单,就要回一趟站点。把这批包裹安置好再出去,然后换一件清爽的衣服再出发。“我汗出太多了,换一件舒服点,给客户的感觉也好一点。”杨东飞说道。

杨东飞执着回站点换衣服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很多客户都是老人与单身女性,肯定会有戒备心,毕竟是在深夜要对一个陌生人敞开家门的事,自己肯定也要细致些。

杨东飞认为给他们收快递,充满肥皂香味的衣服总是会比一身臭汗的好,这也是属于这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汉子心里的温柔。

陈智庆:疲惫与希望

陈智庆,29岁,广东潮汕人。因为家里亲戚都在做快递站点,于是他也来到了深圳,做起了快递行业。

陈智庆上门收件有一个习惯,在车后的筐里总会准备一瓶饮料和一包槟榔。在夜间骑车的路上,他嘴里总会嚼着槟榔哼着小调,用这种方式给自己提个神。

陈智庆的一部分收件区域是在城中村,一到晚上,那里的路灯闪烁不定,有时候是漆黑一片,路面基本看不清。因此,陈智庆每次到这个路段,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防止意外发生。

陈智庆和自己客户都很熟悉,也结交了不少朋友。在收到件的时候也会开个玩笑说,怎么又是淘宝退货啊,客户也会给他带瓶水或者分一根烟。陈智庆告诉记者,他觉得也许客户都是工作了一天到家换上新买的衣服不满意,才叫的退货。“爱美之心人人有,那他们需要我,我肯定会去的。”

陈智庆工作的一年里也不怎么休息,就想多跑几单多赚点钱,虽说现在他的工资养活家庭也没什么负担,但如今的他已是三个孩子的爸爸了。说到自家孩子的时候,陈智庆露出了笑容,“希望他们都可以好好读书,以后考个好大学!”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