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大学生瞒着父母做了7年快递员,终于把“红宝石”送出丽江

iwangshang / 蒋菲 刘飞越 / 2019-08-22

摘要:一个毕业后选择送快递的大学生,一群种石榴的贫困户,一场轰轰烈烈的出山记。

 

天下网商记者 蒋菲 | 文 刘飞越 | 摄

论产区,蒙自石榴和永胜县的突尼斯软籽石榴都在云南。论名气,后者远不如前者。甚至连种软籽石榴的农户们心里都在打退堂鼓:这石榴卖得出去吗?还能卖几年?

他们的石榴出山记,比自家石榴红玛瑙般鲜艳的果肉还“血红”:到县城开车要3个小时,价格长年被比泥鳅还滑的商贩操控,农户被压价,被合同上的文字游戏欺骗。

直到一个名为樊晶的快递小哥闯入,把实体水果门店作为天猫店引流入口,把快递网点做成水果集散中心,将百世邻里驿站作为乡镇零散石榴的收集处,通过“快递+水果+电商”的模式,令永胜县的软籽石榴卖到全国,帮贫困户“摘帽”甚至成为身价千万的富豪。

两个失意人

樊晶何人?他不是一个普遍意义上的快递小哥,相反他毕业于云南大学旅游管理学院,1988年出生于江苏的一个普通家庭。

2010年,刚毕业的樊晶选择去丽江束河古镇一家百世快递的二级网点当快递员,员工仅有老板夫妇和他。从此,茶马古道上多了一个皮肤白皙,戴着框架眼镜,文质彬彬的快递员。每天他要派件一百来票,累得沾床就睡。

樊晶不敢告诉父母,他深知在父母的眼里,干快递就是个送货的,大学生怎么能做这个。每次父母问起他在云南的情况,他只好编着各种职业瞒过去,也不敢接父母来云南旅游。

樊晶

樊晶的初衷不是快递员,他有自己的规划,先当快递员了解业务,之后承包网点当个小老板做大做强。在大学时代,学校门口有一家眼镜店代放快递,他闲了就在店里数包裹,每天至少百来票,对当时的他来说这已经是个不可想象的数字,他暗自看好快递这一行。

2年后樊晶如愿承包丽江百世快递一家二级网点,专心做业务量,这时候的快递市场仍以零散件为主,寄件大多是游客寄回家的鲜花饼、火腿、牛肉干、茶叶等特产。

到了2017年,随着其他快递品牌相继出现,樊晶片区的市场竞争加剧,以鲜花饼为例,以前他一票件收15元,降到10元,再到5元一票还得提供包装。单票利润压缩严重,客户的心意变来变去,樊晶愁得不行,被逼去找新的市场。

突尼斯软籽石榴沉甸甸挂满枝头

心烦意乱之际,他和一个彝族的朋友喝酒,朋友是个正宗的“苹果二代”,家里种的“丑苹果”虽然外观不佳,却是正宗的富士糖心苹果。

两个借酒消愁的人心里都有事,朋友家里的60亩地都种着苹果,而销售渠道常年掌握在当地的水果贩子手里,他们把收购价压在1元-1.8元之间,农户无钱可赚,很多人弃地改做其他,只有朋友的爸爸割舍不下亲手种大的果苗。

卖爆了的丑苹果

在朋友看来,这些比泥鳅还滑的商贩欺骗起农户来,那真是秋裤套棉裤,一套又一套:跟农户签合同承诺品相佳的果子收购价高,等到收果子时,他们瞧什么果子都说“品相不佳”。有的商贩把最好批次的水果挑走,宁可赔几千块定金,也不肯要其他次点批次的水果。

一筐石榴重约70斤,以往果农要徒步背到商贩处

樊晶听着朋友的遭遇,突然想到自己这些年下来,累积了不少游客资源,不如问问他们要不要苹果。他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丑苹果”的信息,陆续有了订单。

曾有个农业协会的会长跑到朋友的果园一看,惊讶道“我们山东已经种到富士二十代的糖心苹果了,你们怎么还在种第二代?”

没想到这种市面上罕见,早已被迭代的富士苹果,却让购买者找回“儿时的味道”,樊晶的苹果卖爆了,回头客涌来,游客帮他推荐给亲友,催着他赶紧在天猫上开店。

樊晶在果农的园子里挑选石榴

后来,他一天要发苹果300-500件,干脆以朋友家为中心拓展卖苹果,组建“2700合作社”(因当地苹果种植海拔在2700米命名),合作社发展到20-30户,400亩地。鉴于口感参差不齐,他们从山东请来苹果专家,统一技术管理。这些农户多为彝族,朋友一家更是率先靠卖苹果成了村里的首富。

百世快递的车辆在山间运输水果

苹果发件量带来的快递量,也让樊晶的网点在2017年挣了十几万,他终于有底气把父母接来,坦白自己干快递的经历。看到儿子做的有声有色,爸爸主动帮他打理起网点。

2018年,樊晶通过电商渠道,把500吨苹果卖到全国各地,帮当地的农户增收六七十万,自己也成了丽江百世快递负责人。

永胜县的突尼斯软籽石榴

在永胜县,最大产量的水果是突尼斯软籽石榴,种植面积超过5万亩,因果肉鲜红如玛瑙而被视为“红宝石”。永胜距丽江市区150公里,这里金沙江三面环抱,高峡出平湖,沿线成了水果飘香的沃野。素有“滇西粮仓”“鱼米之乡”的美誉,但游客罕至,产业结构单一,也让永胜成了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

如果能把软籽石榴卖到全国,快递量更是不可估量。苹果模式的成功,启发了樊晶,他想要在石榴上复制。

这个时候,他已经有了一家实体水果店,就在游客聚集的丽江古城商业街上,还有一家线上的天猫店铺。通过线下实体店的游客流量转化,为线上的天猫店铺导流。

好养活的软籽石榴

贺丽今年28岁,她是个地地道道的“石榴二代”,有着当地人常见的小麦肤色和澄澈的大眼睛。

贺丽一家种石榴超过20余年,她七八岁的时候,村里流行种硬籽石榴,引进自四川会理。硬籽石榴的经济效益比传统农作物好,收购价跟她的年龄一样见涨,她刚懂事时1斤几毛,上初中时1元,高中时1.5元,鼎盛时2元。

贺丽将自家的石榴拉到百世快递集散中心

过完年后的三四月份,是当地天气最热的时候,村里家家户户种石榴,贺丽和其他的妇女一样,要在太阳底下浇水施肥套袋,皮肤被晒得黝黑。等到果子熟了,她们把一筐筐石榴背到公路上,卖给收购的商贩才可以松一口气。

谁料变故突发,硬籽石榴大规模病死,技术人员也找不出原因,农户叫苦连连。2014年,永胜县推广农户改种突尼斯软籽石榴,这种石榴于1986年从突尼斯引入我国,个头大(300-750克),籽软(经咀嚼后无渣),甜度在16度以上,果肉鲜红。

全村开始嫁接新品种软籽石榴,贺丽家也不例外,她们把原先种的石榴根留着,树桩留一截,上面的全部锯掉,然后把软籽石榴的小枝条插上去。

果农搬运石榴

冥冥中软籽石榴选择了永胜县,成活率达到百分之百。经证实,永胜县的石榴种植海拔从1300米到1700米,年均气温20.3度,年日照数2763小时,年降雨量585毫米,是软籽石榴生长的最适宜区。

贺丽还发现,软籽实力不仅存活率高、挂果率也高。以往种硬籽石榴,新枝条长得块,农户一天到晚要在地里忙活,修理新枝条,把芽剪掉。软籽石榴则不需要怎么打理,同样是卖石榴,背一筐软籽卖的钱差不多要背五筐硬籽才赶得上。

石榴越种越好,话语权却仍在商贩手里。从山上到公路要徒步走20分钟,一筐石榴重70公斤,压得村里的人一身病。商贩可不管这些,他们多是40来岁的老江湖,眼里闪着精明的光,知道果农没有销售渠道,甚至大言不惭“我就是宰你们,你们也只得卖给我”。

40万件石榴出丽江

去年,商贩把价格压的特别低,品质佳的石榴明明市面上能卖到八块,商贩只肯出三块收购,其中五块就进了他们的腰包。施肥打药浇水这些成本还得果农自己抗,增产不增收,为商贩做嫁衣裳。

而物流也是影响软籽石榴线上销售的困境,当地交通不便,没有冷链库,石榴水分多,怕压,果皮稍有磕碰就会破相,影响售价。

有个果农寄石榴给外省的朋友,结果快递费比石榴还贵了一倍。樊晶则做了一个试验,一盒6个石榴,他拿出其中磕碰一下,3天后寄到杭州,只有磕过的那颗烂了。

樊晶向总部反馈当地的情况,并向农户承诺统收石榴6元一斤,这个收购价让当地石榴种植面积最大的农户一脚迈入千万富翁俱乐部,普遍农户也能增收两三万。

百世与当地软籽石榴合作社共同打造的生鲜集散服务中心

百世干脆与当地软籽石榴合作社共同打造生鲜集散服务中心,建设有预冷、贮藏保鲜、分级包装功能的仓库,最高可储藏500吨鲜果,并引入全自动化的洗果、选果设备,为果农提供专业化的选果、分拣、预冷和包装指导。

百世的工作人员在集散中心分拣石榴

每天,当地的果农摘下石榴,近的徒步背来,远的开着电动三轮车来,一筐筐红石榴汇集到集散中心,比镇上的集市还热闹,这里成了滇西最大的石榴专业服务中心。

戴着草帽的蒲米村村长王付生带头来送石榴,他村里180户人,人均收入四五万元,收入高的家庭可以达到七八万元,跟以往比翻了一番。留守老人、妇女还可以到别人的果园打工摘石榴,一天也有100块钱的收入。

贺丽和丈夫拉了700多斤石榴过来,在排队等选果的时候,女儿架不住困意睡着了,贺丽怀抱着女儿偷偷观察指导工作的樊晶,她得出一个结论:这个老板不一样,厚道。

从果园摘下石榴后,农户开着电三轮往集散中心送

至于农村末端的石榴产区,即使开车到集散中心也要1个多小时,更何况山路崎岖,村民的电动三轮车跑不了这么远。百世集团干脆深入永胜县程海、三川等5个乡镇,打造10个“邻里驿站”,零散的果农把石榴放在驿站寄送即可。

百世集团“农品优行”计划发布

这些助农服务都在百世集团发布的“农品优行”计划之列。百世集团还跟永胜县人民政府签署“百万助农”战略合作协议,根据该协议,百世集团将提供百万元补贴,为永胜软籽石榴量身打造寄递方案,从乡村快递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快递费补贴等方面降低果农物流成本。

据樊晶统计,2018年一整年,丽江百世快递发出60万件水果。预计2019年永胜石榴销售季,百世快递的石榴发件量将有望达到40万件,“红宝石”终于走出深山。

编辑 陈晨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