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大学毕业当货车司机:收入比白领高几倍,高温天也不舍得开空调

iwangshang / 汪佳婧 / 2019-08-01

摘要:电子商务高速发展的背后是3000万卡车司机的风雨兼程。

天下网商记者 汪佳婧

“白琳玄武岩,赛过大油田。”白琳镇地处福鼎中部,矿产资源丰富,当地流传着这样的俗语。作为一名大货车司机,袁宜宏每隔5天就要去一次白琳镇附近的矿山拉货。

从福州开车去镇上有200多公里的路程,海拔不到1000米的山,只有一条狭窄的路,车要开到矿井附近才有掉头的地方,新手卡车司机是不敢独自上山的。

入行2年多的袁宜宏已经可以很熟练地驾驶13米的解放牌卡车上山,他熟悉上山路上的每一个转弯每一个坑洼。

袁宜宏从小坐着父亲开的卡车长大,是典型的“卡二代”,大学毕业后成了为数不多拥有高学历的卡车司机。工商企业管理系出身的袁宜宏敏锐地嗅察到,电商带给物流行业的变化和机会。以前父亲出车,总是拉着整车的货物,而现在,更多的电商产品被装上了卡车,跑在路上。

过去10年来,中国物流业与电商互相推动着,四通八达的公路网让货物的加速流转成为可能,也吸引更多人加入其中。有一组数据:物流费用占中国GDP的 18%。10年间中国卡车数量从2005年的587万辆增长到了现在的1200万辆。

电子商务的高速发展背后是3000万卡车司机的风雨兼程。从大学生卡车司机袁宜宏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速度背后真实的生活。

不是不想停车,是不敢停车 

2009年,从四川文理学院工商企业管理系毕业的时候,袁宜宏正巧碰上了环球金融危机,许多公司都在裁员,招聘需求锐减,那一年592万大学毕业生都面临找工作的难题。

毕业前几年工作一直很不稳定,28岁那年,袁宜宏在父母家人的强烈反对,同学朋友的再三劝阻中,买了一辆二手卡车开始了卡车司机的生涯。

袁宜宏的卡车主要往返于福州和广州,4天一个来回,从福州拉去广州的,正是福鼎市白琳镇附近矿山上的石头,13米长的解放牌卡车能拉32吨。

每天早上6点,他就起床了,进入7月,天气越来越炽热,他宁愿早点发车,一是可以尽量避开堵车高峰,二是“还凉快些”。

检查过车子的轮胎后,他爬上驾驶位,打开车载音响,放起音乐,高速公路两旁的风景快速地倒退着。为了省油,他很少开空调,总是开着车窗,让风吹进来。袁宜宏说,以前看课本上说“汗水浸湿了衣服”总觉得不可能,当了卡车司机后,才知道这是真的。

一般情况下,哪怕是从福州出发去福鼎市时,袁宜宏也总会找点货拉,装不满没关系,只要赚到这200公里的油费就行,实在找不到货,他也只有自认倒霉开着空车去。

从福鼎市出发后,袁宜宏更是一刻都不敢耽搁,一开就是就是三四个小时,直到找到休息站才会停下来找点吃的,一般半个小时内,他就得重新上路,继续一下午的开车。

“最怕的就是空车和停滞,都是成本。”袁宜宏说,卡车司机希望的最佳状态就是卡车不停,因为根本停不起。

他的卡车满载32吨,如果按200元/吨的价格算,来回一趟的报酬是12800元。但实际上,从福州沿沈海高速、广河高速一路向南到广东佛山,单次全长1000多公里,光往返一次的路桥费、加油费就要8400元,再除去路上的食宿费,来回一趟能赚4000元。

每个月他大概能来回跑6趟,这样一个月能赚24000元。但赚到的钱需要除掉3万一年的保险、保养费、每年换20多个轮胎的费用,按一条轮胎1200元算,一年轮胎钱就要24000元。

袁宜宏这辆13米长的解放牌卡车是2017年开卡车2个月后买入的,一共53万元,首付了30%,贷款70%,这笔贷款直到今年4月才还清。在还清贷款前,袁宜宏根本不敢停下来。袁宜宏说,刚开始的2个月,还请了位老师傅带着他跑。师傅一个月工资7000元,后来实在是请不起了。

袁宜宏的车是解放牌13米长卡车

“我每个月的贷款费用是17248元,也就是每天要还600元。这还是不考虑每年8、9、10三个月淡季的情况。你看很多卡车司机没日没夜地开车,不是不想停车,是不敢停车。”袁宜宏说,这还是自己首付比较多的情况,有的卡车司机每天甚至要还800元贷款,停车就意味着这一天没有收入。

不过,和父亲那一辈相比,袁宜宏的高学历让他能轻松一点。多数卡车司机把货运到目的地后,最怕装不满整车而回,没有车货匹配平台的当年,父亲经常要开几百公里到城市的货运中心,找小黑板看有没有货,有经验的货车司机则会寻找当地固定的合作伙伴,如果装不满整车,也许还要在当地等上几天。

电商的发展,让袁宜宏在找货这件事上没有太多烦恼。

一车车石矿被运送到了佛山的家具企业。他不知道车里的这些石头最后会被加工成什么样,也不知道它们最终会通过电商销往哪里,摆在谁的家里。

2017年佛山市电子商务市场交易规模突破6000亿元,达到6330亿元,同比增长25.35%,这里诞生了小熊电器、林氏木业等许多跟着阿里巴巴成长起来的企业。

“一般开到什么地方,我就用运满满这样的平台找货,现在电商件很多,像是佛山就有不少家具电商,装满一车还是容易的。”这让袁宜宏的周转速度快了很多,基本上不会在当地停留太久就能回程。现在袁宜宏4天跑一个来回,到家后还能休息调整一天。

每天12点前必须睡觉 

袁宜宏的下巴上至今还有一条长长的疤痕。这是2017年10月份,一次灭火救人时留下的伤疤。

当时凌晨4点多,袁宜宏从福州出发载着满满一车货赶往广东佛山。行驶到沈海高速漳州段的时候,袁宜宏发现前面一辆挂车后轮胎的轮芯红红的。“卡车起火一般都是从轮芯开始,烧到轮胎,最后烧到后车厢。”而卡车的后轮胎几乎是司机的视线盲点,从后视镜很难发现轮芯起火的情况。

眼看着车厢可能会一瞬间化为灰烬,还会引发严重交通事故,袁宜宏立刻猛按喇叭示意他停下,随后那个司机察觉到了,马上靠边停车。

袁宜宏怕他一个人应付不来,就赶紧把车停在应急车道,放置好三角警示架,取出随车携带的灭火器对着起火的地方猛喷。所幸的是着火点不大,2瓶灭火器用完,火势得到控制。

直到火灭了,袁宜宏一抹下巴,才发现自己满手的血。“也许是救火的时候,灭火器上的零件打到下巴了吧。”

挂车司机是一对年轻的夫妻,直到火灭了,两人才拉住袁宜宏一个劲的道谢,“他们车上都是化纤制品,如果着火,一点就着的。”夫妻俩告诉袁宜宏,这一车如果都烧掉,他们就倾家荡产了。

袁宜宏因为救人等事迹,去年被评为十佳卡车司机

袁宜宏说,安全对卡车司机来说太重要了,一是货的安全,另一个则是自己的安全。

但再谨小慎微、克己守法的卡车司机,也抵抗不住概率。一年开10万公里的司机比一年开1万公里的司机风险大得多——卡车司机一年的行车里程又何止以10万计?

据了解,卡车司机中每7个人就有一人发生过交通事故,而卡车司机每年的死亡率甚至高达5‰——比建筑工人还高。

去年,袁宜宏曾在路上亲眼看到前一辆卡车出了事故,司机被卡在驾驶舱内,双腿血肉模糊,等袁宜宏停车赶过去的时候,只听到司机微弱地声音说“救我”。

“这件事的印象太深了,我好几天脑子里都是那个场景。那个司机就算活下来,也会面临残废和高额的债务。”袁宜宏说,在姐夫的物流点做管理的时候,就看到好多次,整车的货物损坏,整车的赔偿金额可能就高达几十万。

像满帮运满满的平台上有关于货责险的选项,袁宜宏在知道这个保险后,每次都会为货物保个险,在他的知识体系中,花点钱买个保险是件划算的事情。但事实上,大部分学历低的卡车司机总是忽略了这一点。

袁宜宏还给自己下了一个死规矩:每天12点前必须睡觉,绝对不再开夜车,第二天早上6、7点起床,保障一天有六七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油耗子”大作战 

上个月,袁宜宏去了一趟佛山市大塘派出所。因为前一天晚上,他的柴油被偷了。

行车记录仪显示,“油耗子“在凌晨开始作案,仅仅用了2分钟,就偷走了油箱里几满满一箱柴油,按现在的价格来计算,袁宜宏大概损失了3000多元。“被偷走了油简直是要了我的命,我这一趟算是白干了。”他委屈地表示。

这是卡车司机们面临的另一个问题——防盗。

偷油贼防不胜防,只要是货车聚集的地方都会碰到,哪怕是在服务区内。除了偷油,轮胎也是被偷的大户,一觉醒来,发现卡车轮胎被卸光了的事情也是时有耳闻。

“只要是稍微值钱点的东西,他们都偷。这还算好的,有的偷油团伙直接选择在油箱上打洞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偷油,被偷司机不仅损失了一箱油,还要花钱补油箱,真是双重打击。”

对袁宜宏来说,卡车是最重要的资产

为了防盗,袁宜宏从来不敢住旅馆,驾驶室后面75公分宽的简易床铺是他睡觉的地方。但即便是睡在车上,袁宜宏也从来不敢睡得太熟,有点动静,他就会爬起来看看情况,哪怕是数九寒天。

但即便如此小心,他还是被偷了油。

从派出所出来,袁宜宏有点沮丧,警察虽然做了笔录,但也直言不讳地告诉他,想要抓到这帮“油耗子”的希望几乎为零。

“网上不是有那种照片嘛,就是让狼狗坐在卡车油桶前面,这是真的,我亲眼见过。“袁宜宏说,他还见过直接把床铺拉到油箱前睡的司机。

他掰着指头算,偷一箱油3000元,如果卡车轮胎都卸了,就是12条轮胎,那就是近1.5万元,等于一个月白干了。

今年还完了车贷,袁宜宏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也意味着往后每个月赚24000元,收入比普通白领还高。袁宜宏算计着,等儿子再大2岁,让孩子回四川老家读书,多赚一点也能给孩子多创造好一点的条件。

编辑 | 陈晨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