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冯鑫被抓、暴风跌停,7万股东一夜损失两亿?

iwangshang / 王金成 / 2019-07-29

摘要:黄粱一梦是冯鑫。

天下网商记者 王金成

昨晚,暴风集团发布了一则重磅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今天上午,暴风集团直接以5.67元的跌停价开盘,总市值仅剩下18.68亿元。

2015年,暴风集团在A股创业板上市,走上了巅峰。上市后的40天里,暴风有36个涨停。最高时总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被称为“妖股”。

但是这场由冯鑫带起的风暴,就像夏天的雷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仅仅4年时间,暴风集团的标签就截然相反了,业绩亏损严重,还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4年前,暴风集团上市当天,冯鑫说:“我不是一个人来到这儿的,截至昨天,每天使用暴风的活跃用户是5000万,每个月活跃用户有2亿,我是带着5000万中国网民来到今天,带着2亿中国网民来到A股的。”

如今,他身陷囹圄,让暴风集团的7万股东一夜损失2个亿。

祸起52亿元杠杠收购

暴风集团发布的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暴风集团表示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正常进行。同时还提醒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公告中没有说明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不过不少业内人士猜测,可能与收购MPS有关。据《第一财经》消息,知情人透露冯鑫此次被控制,主要是其在涉及MPS收购项目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事件起源于2016年。

当时,冯鑫想要让暴风得到更广的发展,在公司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准备收购MPS。这家公司全称MP&Silva,靠意甲足球联赛全球版权起家,当时除意甲之外,还拥有世界杯、法国网球公开赛、F1、2016年欧冠等顶级赛事资源,估值超过10亿美元,在世界体育版权市场里,算得上霸主级别。

要拿下这样一家公司,对当时的暴风来说其实有些“不自量力”。据相关信息显示,2016年暴风集团的市值高达300亿元,但是经营利润只有几百万元。

铁了心要收购的冯鑫决定使用杠杆,他找到光大证券。双方合作,共同成立浸鑫基金吸引了多家机构总共52亿元的投资,但暴风和光大分别只出资了2亿元和6000万元。这番操作下,当年5月23日,暴风集团完成了对MPS 65%的股权收购。

特别要提到的是,暴风集团、冯鑫及光大浸辉还签署了一份意向性协议《关于收购 MP&Silva 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冯鑫为光大资本的投资兜底,承诺MPS收购后注入上市公司。

资本被割了“韭菜”

好景不长。

被收购后的MPS很快走了下坡路,两年后创始人套现离开,并且还带走了体育圈内的核心人脉。缺少了版权资源的MPS与之前“判若两人”,在体育版权市场逐渐失去竞争力。

去年10月17日,MPS进行了破产清算。

在这场资本游戏中,众多资本疑似被割了韭菜。

有迹象表明,MPS公司原高管层可能在被收购后就有意套现出走,在2017年似乎有意让公司丢掉意甲、法甲的版权。

MPS最值钱的资源,是其手中的版权和在体育圈内的核心人脉。但是,在这场跨国收购案中,双方并没有签订相关的竞业禁止协议。以至于MPS的原高层套现离职后,还能轻易带走最为关键的资源。

这样的低级错误,让一个价值十多亿美元的公司迅速变成一个空壳。仅仅两年时间,就让多个出资方损失惨重,特别是招商银行,他们在这场收购中的出资近35亿元。

接下去,根据相关的兜底协议,招商银行对光大证券提起诉讼,要求后者补足约34.89亿元的相关差额。光大证券则又向暴风集团和冯鑫提起了诉讼,要求赔偿7.5亿元。

不过,去年暴风集团的总资产仅剩12亿多,所有者权益只有2100万元,最终冯鑫还把自己手里95%的股权进行了质押。

焦头烂额的2018与2019

暴风的2018年焦头烂额,2019年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今年,暴风集团已经多次陷入舆论风暴中,最近的一次是5月份,多地暴风TV的员工都称收到通知,因为融资问题将公司所有人员遣散。

实际上,早在4月份就有媒体相关报道,疑似因为暴风TV拖欠工资,有员工到公司门口拉横幅讨债。

暴风集团随后对此予以否认称,“暴风智能业务仍在正常经营,为优化结构、控制成本,暴风智能对行政、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技术、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

此外,今年暴风集团多次成为被列失信被执行人。

今年1月,暴风集团因为与离职员工之间的劳动纠纷,增加了十几条被执行人信息。到6月5日,暴风集团因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新增2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这是今年的第三次。

这三次的涉案标的金额,分别是69.04 万元、36.33万元和189万元,暴风集团的窘境可见一斑。

2018年暴风集团年报显示,其扣非净利润亏损10.6亿元,同比下降2733.86%。

今年7月12日,暴风发布了半年报亏损预报,预计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亏损2.3亿到2.35亿。今年一季度,暴风集团营业收入同比降81.6%至7120.51万元,归属股东的净利润仍亏损1749.5万元。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7月24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了两份执行裁定书,这两份裁定书中都提到,人民法院通过财产调查系统对暴风集团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他财产进行调查,未发现暴风集团有其他可供执行财产。法院决定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

创业板之王被什么葬送?

在暴风身上,很多人都看到了乐视的影子。不同的是,贾跃亭出走美国“下周回来”,冯鑫已经深陷囹圄。

在PC时代,凭借可以破解超过600种格式的强大兼容性,暴风影音播放器曾经达到了70%的装机率。

视频领域发展初期,缺少版权意识给暴风影音良好的发展空间,通过“搬运”视频快速增长用户。

2007年,暴风活跃用户超过4000万。2年后,用户数突破了2.8亿。那几年,借助用户数量的猛增,暴风影音仅靠广告就轻松实现了盈利。一直到上市之前,广告收入占公司收入的比例超过了95%。

不过,后来随着各大视频网站争夺版权,暴风音乐的节目减少,用户大量流失,广告也相应减少。迫于A股上市需要“三年以上盈利”的门槛,暴风也缩减了开支,因此也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终于熬到2015年在A股上市,暴风集团迎来了巅峰时刻,40天内实现36个涨停,收获了“妖股”的称号,冯鑫业身价突破100亿。

上市后,资金变宽裕了,冯鑫开始“大手大脚”了,也是这时候开始,人们在暴风集团看到了乐视的影子。

当年5月,他提出了向“全球DT大娱乐”战略转型,打造互联网娱乐平台与生态,将VR、体育直播、电视作为主业未来的方向。

2015年初成立“暴风魔镜”,研发VR眼镜,仅半年时间就亏损1800多万。之后,在MPS的收购上,52亿的杠杆最终竹篮子打水。

在互联网电视业务兴起时,暴风集团又加入了这一场新的竞争。当时,冯鑫提出了“All for TV”的口号,几乎把所有筹码压到了暴风TV上。

2016年,暴风TV占据了集团总营收的55%。

接下来,暴风TV的策略与乐视TV惊人的相似,都是用低价换销量,从而抢占市场份额。当然,结果也差不多,这样的策略对资金链是个极大的威胁,最终没能换来盈利,却严重拖累了公司的业绩。

这三次尝试的失败,基本葬送了暴风的所有风光。股东减持,高管离职,员工拉横幅讨薪……

今年6月5日,暴风影音推出了新一代播放器“暴16”。“归来仍是少年”的美好愿景,现在看来恐怕也难了。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