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鲜杏出疆记

iwangshang / 黄天然 / 2019-07-17

摘要:老杏树伴随世代村民走过400多个夏季,这鲜甜难留的南疆杏果转遍县城的巴扎却出不了古城喀什。“触网”第一年,英吉沙鲜杏第一次走出新疆,身价倍增。在阿里巴巴“亩产一千美金”计划的支持下,曾经生长在雪岭边烈日下的杏果,得以飞越千里走上我们的餐桌。

 

天下网商记者 黄天然

七月初的新疆喀什英吉沙县,白昼拉长到15个小时,晚上10点,烈日当头,英吉沙县的果农们,迎来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

县城22公里外的乌恰乡,尤喀克台赛克村农产品加工合作社里,一筐筐金色杏果堆成了小山,刚采下来的果子香气四溢,要在这里称量、搬运、分拣。男女老少们要忙到凌晨1点半,才能结束18个小时的劳作,陆续回到家中歇息。

44岁的乌布力·艾孜此时仍不能回家,他是入股合作社社员,要将鲜杏连夜送往龙甫五村的供销社和果品客商,英吉沙杏必须趁着新鲜贮存包装,这种娇贵的水果要卖上好价,采摘后的每分每秒都很珍贵。

乌布力·艾孜(左)正在合作社搬运杏子

去年,英吉沙杏让乌布力·艾孜多赚了近万元,眼看着今年鲜杏产量即将翻倍,他更是一心扑在合作社里。从6月中旬开始,他每天都要忙到凌晨三四点才能睡下,但白天干起活来,乌布力依然神采飞扬、笑容满面,他说自己从没想到,家乡的杏子能有这样的收成和销路,杏树也能成为家里的“摇钱树”。

被距离埋没的英吉沙杏

英吉沙杏又称“色买提杏”,在当地已有400多年的种植历史。

相比市面上常见的华北杏,新疆杏普遍个子偏小,但糖度更高,口感更好,而英吉沙杏的个头大过新疆库车小白杏,外表看似枇杷,吃起来却如蜜桃般甜糯多汁。熟透的英吉沙杏可以一果两吃——把香甜果肉吃净后,用力敲开杏核,就能品尝到核中微甜的鲜杏仁,有清肺化痰、消暑解毒之效。

英吉沙杏

这种独特的口感,是由暖温带荒漠干旱气候和当地特殊的光热水土条件共同造就,比如,当地平均日照时间为14小时,这让英吉沙杏比普通杏的糖度要高30%。

遗憾的是,英吉沙杏的保鲜期过于短暂,只有区区7天,而且皮薄娇贵、极怕磕碰,即使在阳光下多暴晒几个小时,品质就会发生变化,越是鲜美的东西越难留住。外加英吉沙县远处西陲之地,走高速公路到乌鲁木齐超过1500公里,到西安超过3800公里,这样一来,过去英吉沙杏的鲜果最远只能卖到65公里之外的喀什市区,而全国各地的吃货,对这种杏中极品几乎是一无所知。

外地卖不出去,本地又消化不了,大部分英吉沙杏最终只能沦为杏干原料出售。可是杏干原料市场,不乏全国各地的替代品,如山东大峪杏、青岛少山红杏、兰州大接杏等。所以,英吉沙杏只能卖到每公斤1-2元,极品鲜果的价值就这样被埋没了。

在英吉沙,家家户户都有杏树,可是杏子卖不上价,人们对待杏树很随意,不会花心思去照看,每年收成都是听天由命。

英吉沙村民晾晒杏干

采摘季一到,村民们就用耙子或木棍直接往树上打,杏果落地,或有虫蛀或被摔烂,也不去管它,一股脑儿拿到杏干原料收购商那,能卖多少卖多少。

乌布力清楚记得,2014年,家里6亩果园结出的杏子,最后只卖了2000元。为了增收,他只好在杏园里套种了小麦和玉米,可是加在一起年收入也只有5000元。这些钱足够维持生计,可乌布力希望15岁的大女儿未来能出疆上大学,上大学就要攒学费,他和妻子农闲时便去乌恰乡的砖厂搬卸砖块,每天起早摸黑干活,累到没力气赶路回家,夫妇俩就一起睡在厂里。

乌布力女儿祖丽皮亚在家中念书

“想到我们的女儿,咬咬牙拼上一两年,总要坚持把钱赚了。”乌布力说。

一场虫害导致全县绝收

然而,疏于照料的粗放种植模式,却让英吉沙杏陷入了一场更大的危机。

2017年6月底,又到英吉沙杏采摘季,望着压弯枝头的金色果实,村民们却全无丰收的喜悦。全县爆发了大规模虫害,将近90%的英吉沙杏果实,都感染了食心虫。外表完好的杏子,对半掰开之后,里面尽是蠕动的红色蛀虫。

虫害肆虐全县,波及所有农户,没有一家幸免,长虫的杏果连做果干都不行,村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满园的杏果被一筐筐丢弃。

杏子绝收,村民收入雪上加霜。绝望之后,有些果农甚至想将杏树砍倒了事。

幸好,当地县委、政府及时赶到,劝阻大家不要砍树,在自治区和山东等地专家的帮助下,对英吉沙县一树不漏地“把脉问诊”。喀什地区行政教育督导主任、驻村干部李福来也召集起村民,大家一起讨论杏树的未来。

“如果砍掉杏树,就太可惜了,很多果树都已经种植了十几、二十年,而且也没有其他特色产业能够替代这个产品。英吉沙杏是家乡林果的代表,我们要继续种英吉沙杏,把它种得更好、卖得更远,把杏树变成我们的幸福树。”李福来说。

在驻村干部的带领下,村民展开了病虫害防治工作。原来没人打理的果园,日日都有村民照看,村里还组织起了上千人的林果科技服务队伍,帮助无暇照看果园的村民做防治工作。

在病虫害防治、水肥管理和修剪枯枝老树等综合管理手段之下,虫灾慢慢地消退了。2018年,英吉沙县的杏子得到了丰产,全县的虫果发生率大大降低。

2018年,乌布力放下了砖厂工作,回到村里专心务农,一边照料杏树,一边做起牛羊养殖的生意。

走出新疆身价暴增15倍

种植管理走上了规范化道路,可只有让杏子卖出好价钱,才是提升村民积极性的关键。

当时,县委主要干部联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商务厅和交通厅、做好英吉沙杏销售工作,为县里联系了国家龙头果品企业新疆果业集团,希望果业集团能成为英吉沙杏的主要供销商,为村民找销路,建立杏果疆外销售网络。

“新疆杏子栽培历史悠久,种植面积和产量位居全国第一。但由于保鲜期短、运距长的问题,始终未有足够的知名度。”新疆果业大唐丝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英吉沙鲜杏项目负责人王利介绍,“如今,我们也在探索一条利用气调保鲜等技术助力鲜杏出疆的通路,2018年,我们与英吉沙县开始合作,英吉沙杏正好成为我们建立鲜杏生产、包装、销售标准化管理体系的一个样版。”

2018年7月,新疆果业集团主营电商业务的大唐丝路,在天猫店铺“西域果园”官方旗舰店开始上线售卖英吉沙杏,通过天猫、淘宝吃货、聚划算等网络营销活动推介鲜果,英吉沙杏借助阿里巴巴电商平台走出县城,开始销往全国各地。“触网”第一年,有20吨英吉沙鲜杏第一次走出新疆。

由于鲜果品质胜过市面上的大部分杏果,一旦走出英吉沙,英吉沙杏顿时身价倍增。

对于一级杏,客商给出10元/公斤的收购价,二级杏则为6元/公斤,而特级杏鲜果供不应求,甚至可以卖出15元/公斤的高价,相比原先按照杏干原料卖1-2元/公斤的价格,要高出三到十五倍之多。

英吉沙杏丰收航拍

卖相好的杏子变金贵了,果农们自然不舍得再用棍棒敲打杏树。2018年起,几乎每个果子都改成了人工采摘。乌布力一家也是从去年开始,配备了全套采摘工具,戴着口罩和手套摘果,借助采摘梯、采摘架、布兜等根据,尽可能做到轻拿轻放,避免杏子表皮受损。

随着鲜果销售比例上升,2018年,乌布力家的杏子卖了足足近万元,比以往年份增收了三四倍,这让他信心大增。今年,乌布力将赚来的钱投入村里的合作社,这笔资金筹集起来,用以安排鲜杏分拣和运送人手。

运输链路的“保鲜战”

今年采摘季,在尤喀克台赛克村合作社里,每天都有数十位村民在现场分拣和搬运杏子,从早上7点劳作至凌晨1点半,以保证当日摘下的杏子可以在当天就全部分类装车,运送到供销社和客商手中。

保鲜期短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今年,新疆果业大唐丝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英吉沙县新建了一座包装加工厂,专门从新西兰引进了一条价值400万元的自动机器分拣生产线,可以快速地将残次、有虫眼的杏子挑拣出来,并按照果实大小自动分类。

分拣之后,新疆果业联合阿里巴巴,专门针对英吉沙杏设计了保鲜运输包装。通过气调保鲜技术,将鲜杏在蛋托式包装盒内充入氮气后封装。在高氮低氧的包装盒中,鲜杏开始代谢缓慢的“冬眠”,保鲜期从7天延长至25天。再以冰袋、吸水棉和防震棉保护,让杏果经过长距离运输之后,依然能保证新鲜品质。

由于英吉沙县物流产业并不发达,货运则由阿里巴巴丹鸟物流收到订单后以仓配一体化的方式解决,鲜杏通过冷链运输车集约运输,发货后约四到七天就能到达全国501个城市。

充氮包装的英吉沙杏

为让供应链走在前面,今年“西域果园”在淘宝直播和天猫店铺提前开启了预售。截至目前,随着全国各地推介、销售快闪活动的举行,新疆果业集团已经收到了32000多份的预售订单,仅线下店铺销量已达300吨。

更重要的是,随着去年电商渠道上线和新疆果业在全国各地的推介,今年5月,又有优乐果、德源果品等五六家客商陆续找上门订购杏子。据驻村干部李福来介绍,2019年采摘两周以来,喀克台赛克村到现在共收了300多吨鲜杏,已经卖出60多吨。

从粗放管理到数字农场

解决货运和销售问题,只是建立英吉沙杏品牌影响力的第一步。要像阿克苏苹果、库尔勒香梨一样驰名天下,英吉沙杏必须把控好鲜果的品质关,而这有赖于更科学的生产管理。

为了准确把控杏子的种植品质,英吉沙县已经建立了400多亩英吉沙杏淘乡甜数字农场标准示范基地,借助阿里云的农业大数据分析系统,让基地成为“黑科技”加持的智慧农场。

在示范基地里,英吉沙杏从开花到坐果,包括有机肥使用、修剪方式等日常田间管理都有详细的规范化标准。在郁郁葱葱的果园里,多个气候数据智能物联网传感器立于杏林之间,它们可收集果园光热水土实时数据,拍摄全方位的林果生长画面。

果农只要打开手机上的电子地图,就可以看到杏树的日照时长、昼夜温差、土壤干湿度等一系列数据,这些数据还可以实时发送给农业专家,以获取评判和建议,完全可以杜绝虫害问题导致绝收的状况再度发生。

基地里的太阳能智能物联网设备

“基地未来还将配备智能节水灌溉IoT设备、启用无人机植保,落地全程区块链追溯等,实现示范基地‘产供销’全链路数字化升级,确保英吉沙杏从田间、仓储、到加工、运输环节的品质管理。”阿里乡村事业部运营专家李金杨说,“未来,我们计划将数字农场大数据与供应链仓配打通,下单48小时内,新疆英吉沙杏就能到达沿海城市顾客的餐桌,为果农实现‘亩产一千美金’计划。”

如今,英吉沙县对杏果“产供销”全链路的升级,正在转化为村民实实在在的收益。

2019年,英吉沙杏的虫果率降低到5%,采摘期过半,已经收了2万吨杏子,鲜果销售比例高的农户家中,每亩杏林产值达五六千元左右,收成再次实现翻倍。

乌恰乡59岁的村民赛帕尔·图尔荪,种杏13年来从未遇到过这样好的收成,果园里光一棵树上就摘下了58公斤的特级杏,卖出了1000多元,一棵树的收益,就抵得上去年2亩多果园总收益的三分之一。

59岁的赛帕尔·图尔荪(左1)与村民讨论杏子的好收成

今年,乌布力家的杏树刚采摘一半,就已经得到了1万多元的收益,再加上入股杏子合作社和牛羊养殖的收益,家中已经攒下了足够的积蓄。女儿祖丽皮亚今年刚参加完高考,想到女儿出疆读大学的梦想就要顺利实现,乌布力露出欣慰的笑容:“女儿这次如果考上大学,我们在经济方面已经没有其他困难,我们有钱供她上大学!”

乌布力和女儿祖丽皮亚

也许,这就是技术与互联网的力量,深藏在新疆腹地鲜为人知的“杏王”鲜果,如今也能穿越荒漠和雪山走出英吉沙,不仅成为村民们致富的“圆梦之果”,也能让全国各地品尝到来自这座西陲小城的香甜和幸福。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