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磨叽哥”的另类代购生意:全村的希望,不做网红想做企业家

iwangshang / 姜雪芬 / 2019-06-27

摘要:靠直播赶集、代购农产品,他想成为“我们村儿的希望”。

天下网商记者 姜雪芬

老人们用盆、碗、塑料袋装着鱼干、外婆菜、酸豆角等跑来,无视手机镜头,径直往前塞,差点把产品贴到主播脸上,用湘西方言混杂着不熟练的普通话,提高分贝喊着:“好吃,这个也好吃,买一点啊。”

处在包围圈的梁庆国解释,这不是直播间粉丝们要的产品,“不一样啊”,话音刚落,老人们接着跟一句“一样的啊”。大战几回合,他无奈放出大招:我说了不算,老板们(粉丝)说买才行。

梁庆国

梁庆国,湖南湘西永顺人。半年前,他在网上开了账号“我们村儿的希望”,靠直播赶集代购农产品谋生。原生态的大山风景加上美食特产,他收获了近2万粉丝,成了周边留守老人最期待的红人。

不安分磨叽哥

4个月前,梁庆国直播最多的是腊肉熏房。一串串腊肉悬挂屋顶,火盆里烟气升了起来,他穿着妻子的苗族红色裙子,头带银饰,坐在塑料凳上,半晌冒出一句话“怎么没人啊”,有时会唱首歌解闷。直播间观看量呈个位数,他一筹莫展。

16岁那年,他投奔广东打工的亲戚,在服装厂当学徒,每月赚600元。在外漂泊十几年,他很少在一个工厂干活超过俩月,对枯燥、压抑的工作失去了兴趣。即便后来工资涨到4000多元,他毅然了回到大山里的故乡。

他觉得做主播谈天说地有乐趣,怀着红人梦,投身娱乐平台。赶上风口,3年前,他“随便拍拍挖老鼠洞、下河摸鱼,都有几千、上万人观看,轻松收获12万粉丝。”但之后,平台受政策监管等影响,他越来越难赚到钱,不得不面对妻子没工作、三个孩子要上学等难题,又转战淘宝直播。

大山深处,原生态的风景、生活,是都市人乐见的直播内容。透过屏幕,他们得以在疲惫枯燥的工作里,调解情绪放松心情,离家的游子寄托乡愁。但2019年的直播平台上,早期红利已褪,头部直播日进斗金,腰部主播圈住一批稳定粉丝,留给新玩家爆红的空间收缩。

坐在家里,吆喝式卖货无法满足用户需求,他举着手机跑到乡镇集市上,介绍美食、特产,边用普通话和“宝宝们”互动,边用方言和老乡同步“老板”的最新指示,沟通价格、鉴定产品。

新涌入的粉丝不明就里,他乐于从产品叫啥,如何制作,价格,加5元包装费,如何算运费再啰嗦一遍,喜获老粉赐“磨叽哥”称号。

热闹、接地气的场景吸引了眼球,带来了粉丝增长及可观的销量。他发现最初能花出去200元就不错,后来得揣着几千元现金去赶集。最多一次,他代购了7000多元的产品,五花八门的美食、各种颜色的塑料袋塞满了面包车。

收入渐有起色,再次月入过万时,妻子也不再抱怨他不安分,不务正业。

全村的希望

跟中国的很多乡村一样,这里的年轻人多外出打工,老人留在村里,靠种地生存,时常到山里挖野菜,下河捕鱼捞虾,制作酸豆角、鱼干、虾干等出售,用于补贴生活。他们对网络支付知之甚少,更信任现金交易。

与如今受到热捧不同,梁庆国回忆,最初到集市上直播时,村民看他都带着一丝怪异眼神,“觉得这人有毛病”。他给人的印象,要么是一个人喃喃自语,要么是偶尔有热心老乡上前,用普通话回答“多少钱啊”提问时,却被“没跟你说,跟老板打电话”噎回。

偏见很快被增长的销售数字打破。老乡发现只要“神秘的老板”一发话,产品立马畅销,一会儿工夫能卖出一天的货,于是争先恐后挤在镜头前,可劲儿夸自家产品。还有老人用老式手机记下梁庆国的电话,每逢开集前一天,盛邀他去直播。

梁庆国喜欢这份工作。做娱乐主播时,“要想赚大钱,得想尽办法让粉丝打赏、刷礼物”,但真刷多了礼物,他又觉得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有种乞讨的感觉。卖货对他来说是平等交易,各取所需,不需要仰视。

直播带来了财富,还有责任感。将90多岁老人背来的山货卖光后,把200多元交到对方手里那一刻,他觉得前所未有的开心。

快乐有时会让他做出违背生意逻辑的举动。老人再次背来同样货物,消费者下单欲望不高,他自费买下剩余产品,带回家寄希望于陆续销售出去。但直播场地不同粉丝不买账,自家人消化不了美食,常放着放着变质了,因为“赔钱”没少挨妻子骂。

代购困境

镇上三天一集,但每天都要直播,内容创新是难题。同一个集市上,能代购的产品种类有限,时间长了难免乏味。他常常要一早出发,驱车俩小时,跑到其他乡镇集市上,寻找新产品。

直播十几个小时后,他会觉得乏力,但看到复购率超过80%,决定坚持下去。遇到恶劣天气无法出行,他更焦虑内容,有时会改到山洞里直播,以期常换花样,增加粉丝黏性。

做了两场直播,他卖出了自家熏制的200多斤腊肉,随后遇到了货源挑战。当地没有规模化食品加工企业,他跑到集市、村里寻找产品。但农民自制腊肉多用于一日三餐,无法满足销售需求。

他有时还担心,“腊肉表面发霉不影响食用,村民都不在意”,但肯定不能卖给消费者,影响体验和评价。他只得下架网店产品。

最大的挑战来自于标准化。有外省买家下单1000多元产品,收到大小不一的瓶罐包装时,全部拒收。他曾陷入纠结,难以在原生态产品和标准化味道、包装上实现平衡。后来,他自费购买设备,将在集市上直播时购买的产品,进行真空包装再发出。

压力还来自于同行。直播平台完善,新的乡村、集市代购主播层出不穷,内容大同小异。为了突出特色,他在直播间里,有时穿着苗族服装出境,讲解民族文化、银饰、风俗等。

想做企业家

湘西地处武陵、雪峰两大山脉和云贵高原环绕地区,山高路险,河网密布,少数民族聚居,是湖南省主要的欠发达地区,国定、省定贫困县占比高,贫困人口集中。

返程路上,山角下有一老篾匠,正挑着十个竹篓赶路,他倒回车在拐弯处停下,坐在地上直播起来,啧啧赞叹老人家精湛的编织手艺。往常一个竹篓要30多元,听到老人报价20元,他决定帮老人将产品全卖出去。

卖出第3个竹篓时,他猛然想起没有现金,叮嘱好老人路边等待后,驱车20多分钟到镇上取钱,再返回原地继续直播。每个竹篓代购费约为3.5元,但除去包装及来回油费,这不是一笔赚钱的买卖。

夜幕降临,老人包起200元钱,笑着扛起棍子往10里外的家赶。梁庆国也开心,但他常会想,几十年后的自己,会不会跟他们一样,孤独一人赶着山路,艰辛生存。那不是他想要的故乡和生活。

做主播成为红人并不是他的终极目标。他的梦想是开工厂,办企业,进行产业化运营。那时,就可以想卖啥生产啥,还可以叫上乡亲们到工厂里工作,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得益于粉丝和影响力,他曾受邀到相邻的张家界市,宣传景区文化、特产。他期待通过直播,让外界看到家乡的风土人情,秀丽山川,吸引人们前来旅游。在他眼里,家乡的芙蓉镇,老司城,天下第一漂,并不亚于名气大的美景。

但如今他熟悉的故乡和文化正在远去。小时候家里是吊脚楼,后来拆了,结婚后他搬到了半山腰的瓦房。老一辈苗族人唱山歌,现在年轻人会唱山歌的越来越少了。

故乡才是归宿,在这里,他想有能够掌控的人生,也想要通过互联网改变更多。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