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你当卧底我策反,每天上演警匪片Cosplay

iwangshang / 紫檀 / 2019-06-11

摘要:在阿里,他们每个人都活成了一眼洞穿的李维民。

这是“才人出”的第28篇文章

文 | 紫檀

画面中,《破冰》男主角李飞坐上出租车只身前去谈判,画面外,年轻男子死盯屏幕目光如炬:“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能放过一个细节。”

年轻男子名叫小敖,警匪片重度痴迷者,最高纪录《重案六组》看了六遍。

之所以爱看警匪片,不为当编剧也不为圆警察梦,说白了,这是阿里巴巴申诉小二的职业病。

对手的突破能力“与时俱进”

小敖、小井和小袂,三人一字排开。

见到他们之前,我设想了无数种申诉小二的特征:处女座、强迫症、高冷、气场逼人……而当我和他们聊了之后才发现,关于星座、产地、性格等的趋同性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直到扯到最近的网红剧《破冰》,三个人的眼中才流露出同一种满足。

“我们的工作和《破冰》太像了!对手在不断试探我们的能力。”

三个人经常一起探讨业务

2015年8月,三人加入阿里巴巴客服申诉团队。商家被平台假货处罚后,需要提供商品进货凭证来自证清白,申诉小二要做的,就是判定票据的真伪。

这个时候,鹰与狼的巅峰对决就开始了。

“在没有统一发票审核平台时,我们只能看票据特征,跟商场核实价格、小票格式等。大概半年以后,肉眼识别模式就行不通了,售假商家会去买一些商场真实的发票,全部复制一遍。”小敖是公认的票据专家,他的成名史里曾写道:一双火眼金睛,堪称“一起来找茬”资深玩家。

然而,即便是火眼金睛,也在商家“与时俱进”的售假套路中抓瞎了。

在全国增值税发票查询平台上线后,发票没法做假了,但售假商家不死心。他们开始让一些小公司去帮忙开真实的发票,这张发票在中国税务网上是能真实查到的,他们甚至找小公司伪造授权来突破申诉。

2018年6月,有个买家一连举报了好几个卖芭比娃娃的商家。虽然这些店铺图片上的芭比娃娃和正品看上去不太一样,但商家提供的申诉凭证出奇完整,从海外的授权一直到国内厂家开出的发票全都有。申诉小二们仔细对比发现,很多销售这个芭比娃娃提供的凭证都是一样的,原来厂家不仅生产假货,还做假货凭证,很快,一大批芭比娃娃售假店铺被封店处罚。

在阿里,他们每个人都活成了一眼洞穿的李维民。

卧底和策反

在警匪片里,优秀的卧底往往承担重要情报的传递者,好比赵嘉良,深入毒营二十多年,仍能不惧诱惑、满腔正义。

2015年底,小井就去当卧底了。

这个曾在杭州地铁调度中心工作的小伙子,不仅有着东北人的幽默,还喜欢研究推理。但当他第一次拿到商家对处罚的申诉凭证时,推理达人犯难了,“感觉交易过程都很假,但就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

后来,他索性进入刷单市场。

小井始终记得打开那个叫“双赢网”网站时的情景。“刷单量很大、右下角有实时滚动,今天哪个刷手赚了多少钱,收益非常高。”吃惊之余勇哥很快发现了问题,网站上留了一个收款账户,刷手通过跟这个账户沟通,接收任务、交会费和拿报酬。“一套倒推的逻辑,通过这个收款账号排查到刷手,最终把刷到的订单召回来。”

然而,看似曾满大街打广告的刷单市场,要深入敌营可不容易。除了要有一个不被质疑的身份信息,这个“装备精良”的团队,任务派遣、财务结算等甚至都已进化到机器人服务,还会反向侦查刷手的IP信息。

申诉小二们在卧底之外,开始对对手进行内部策反。

“我们发现有很多试用网站,其实是在为网商平台做一些刷单动作,比如你去试用网站上申请一个杯子,可能要你去淘宝店拍一台电脑,最终你为商家增加了一笔销量,杯子变成了商家送你的礼物。”小袂是个好奇心特重的姑娘,去年,她叫上阿里安全部的小伙伴,跟踪了100多家试用网站,自己去试用网站申请试用还原刷单过程,最后,申诉小二们联合工商部门打掉了5个类似的试用网站。

有意思的是,90后小袂还是个策反高手。她找到确定参与刷单的商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找到了打掉试用网站的关键人证物证,小袂笑称这叫“威逼利诱”。

他们可不是吃素的

申诉小二们办公室流传着一本真假凭证薄。里面除了商家提供的假小票之外,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小票。

为了拿到这些小票,每个申诉小二都成了购物狂。

“听说谁要去香港、日本,赶紧让他带小票,告诉他去买些什么化妆品、鞋子,去哪些店。”他们是比代购更了解市场行情的人。近4年的申诉小二,他们每天执着于给假货申诉凭证找茬、卧底在各大刷单网站、游走于平台数万家店铺中寻找和售假相关的线索。

小袂出去玩的时候,会去看品牌店最新的折扣和款式,记下哪个免税店的价格是最低的;勇哥逛商场的时候,会看看现在的小票长什么样,甚至看看字间距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小敖在网上给宝宝买尿不湿的时候,会看看店铺的发货情况,如果判断假货风险值高,就随手发起举报。

现在的攻防越来越难,对手在不断试探你。

以往审核假货时,申诉小二都是一个判定者的角色,特征都比较清晰。而最近的数据显示,很多特征消失了。

“假货退款率还在一定高度,但这些假货特征没了。抽查数据以后,我们已经发现了新的疑点。”小敖说,售假商家把自己伪装成正品商家的样子,但仔细对比还是能找到纰漏。现在,申诉小二们不仅会研究商家申诉过程中的进货凭证,也会主动研究市场的作弊手段,反馈给处罚团队做提前管控,将部分售假行为扼杀在摇篮里。

三个人告诉我,售假就像塔寨固若金汤,但他们可不是吃素的。

紫檀

被码字遛娃耽误的明日之子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