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亏损换将,市值只剩阿里腾讯八分之一,李彦宏拿什么拯救百度?

iwangshang / 李丹 / 2019-05-17

摘要:市值约为阿里腾讯八分之一,百度已经从BAT阵营掉队。

天下网商记者 李丹

编辑 | 杜博奇

百度出大问题了。

5月17日,美股收盘后,百度公布了最新一季度的业绩,营业收入241亿人民币,比上一季度减少了31亿,录得净亏损3.27亿元,净亏损超过市场预期的1.88亿元。

这是百度2005年上市以来第一次产生季度亏损,百度的存托凭证在盘后交易中应声下跌10%。

以最新的收盘价计算,目前百度市值537亿美金,约为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八分之一。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百度的市盈率仅为13,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市盈率则分别达到了36和28。

百度股价走势图

2019年第一季度,阿里收入935亿元,归母净利润259亿;腾讯收入达855亿元,归母净利润272亿。而百度2018年全年营收1023亿,算起来,不过只比阿里、腾讯一个季度的收入多一点。一年的净利润226亿人民币,不敌阿里腾讯一个季度的利润。

无论市值还是业绩,BAT阵营中,百度距离阿里、腾讯的差距都在迅速扩大。

一句话:百度落伍掉队了。

搜索广告失灵,李彦宏换将

5月17日,李彦宏在百度财报信中披露:负责搜索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向海龙辞职。

百度业绩大跌,需要有人承担责任,作为掌管核心搜索业务的大管家向海龙,有不容推卸的责任。

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搜索业务收入175亿人民币,增速从上一季度的两位数下滑到了8%。

与陆奇的去向相同,向海龙离开效力14年的老东家,下一步动向是:“创业加投资。”

与此同时,向海龙负责的百度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李彦宏把此前负责百度App的副总裁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让他全面负责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组。

李彦宏说,这个调整的目的是“推动干部年轻化进程,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而“沈抖是百度内部成长起来的优秀管理者,具有战略视野,敢打硬仗,能打胜仗”。

搜索业务是百度起家的根据地,也是李彦宏的心头肉,他需要信得过的人来操盘。

就在一个月前,李彦宏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名单,引发了巨大争议。随后中国科协有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李彦宏被推荐正是因为他在搜索引擎方面的成就。

一家披着互联网外衣的广告公司?

这些年,百度一边被骂,一边靠搜索引擎带来的广告收入赚得盆满钵满。竞价排名,就是百度的摇钱树。

林军在《沸腾十五年》一书里写道:2001年8月的百度董事会上,李彦宏提议推出竞价排名机制,引起了董事们的强烈反对。

争吵了三个小时,僵持不下之际,李彦宏发怒了,他猛地将手机朝桌上摔去,嚷着:“我不做了,大家也都别做了,把公司关闭了拉倒!”

结果众所周知,董事们妥协了。

靠着竞价排名的推波助澜,百度业绩节节攀升,2015年一举斩获337亿人民币的净利润。

但是好景不长,2016年引爆舆论的魏则西事件,把百度的广告竞价排名推向了风口浪尖。

百度迫于压力宣布整改,李彦宏称,“砍掉了20亿的广告业务”。

百度的营收分两部分:在线营销和其他业务。在线营销业务包括搜索、信息流等广告业务。

2015年,百度在线营销收入同比增长32%。2016年,广告收入增速骤降至0.8%,2017年恢复到13%,2018年增速仍在10%几徘徊,2019年第一季度的增速则进一步下跌到了8%。

最近三年,在线营销收入增速放缓,营收占比也在连年下降,从2016年的91%降至2018年的80%。

营收增速有所放缓,但实际上,这几年百度的收入一直在上涨。自2016年上线的信息流广告业务带来的收入迅猛增长。百度换了一种更高科技的打广告方式。

归根结底,百度是一家广告公司,只是披着互联网公司的外衣。

目前,除去在线营销服务收入以外的“其他收入”占百度总营收20%。虽说其他收入增速近两年也有所放缓,但来自爱奇艺会员服务、云服务等的其他收入将是未来几年百度营收增速的重要支撑。

毕竟,在中国市场,百度已经有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字节跳动。

百度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

一个尴尬的事实是:百度抹平了魏则西事件给广告收入带来的影响,却没能留住用户。

流失的用户转而开始用今日头条看新闻,刷抖音,用火山小视频和西瓜视频看直播。

字节跳动应该是百度最具威胁性的竞争对手了。

截止2019年1月,字节跳动旗下全线产品DAU超过6亿。据百度年报,2018年百度App加上爱奇艺App的全年平均DAU仅为2.96亿。

百度旗下虽有一百多种产品,但除了百度App,其它App日活最高的也只有千万级,更不具备和字节跳动旗下App抗衡的能力。百度旗下好看视频日活用户超过2200万,而抖音的日活用户则在今年1月突破2.5亿。

近两年,百度虽然发力移动互联网,然而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是,百度App并没有成为淘宝和微信、QQ那样的国民级应用。2018年第四季度,百度App月活3.3亿,约为微信的三分之一。

易观智库:2019年4月十大APP

同样擅长算法和信息流服务的字节跳动并没有在搜索引擎方面挑战百度,而是选择了新闻资讯App和短视频App,一下切中了百度的要害——广告收入。

百度靠搜索引擎拿广告费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

广告跟着用户走,字节跳动分走了不少也许可以落入百度腰包的广告收入——2018年,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超500亿元。

据界面新闻报道,字节跳动2019年的营收目标是至少1000亿元。照此势头,字条跳动在营收方面很快就可以和百度并驾齐驱了。

在最新一轮融资中,字节跳动估值达到750亿美元,合5000多亿人民币,超过百度的市值。

从今年初开始,百度在用户搜索时刻意往百度自家的“百家号”上引流,其中不少内容质量堪忧。这种封闭的做法让本应该显示最佳搜索结果的搜索功能变成了鸡肋。一个刻意影响用户搜索结果的搜索引擎,还能满足用户需求吗?

目前,今日头条App在页面最上方设置了搜索框,但是百度在搜索方面的对手并不只是今日头条。

微信App也悄然上线了“搜一搜“功能,供用户搜索公众号里的大量优质原创内容;淘宝则上线“微淘”号,还在App里加入了淘宝经验一栏,为客户提供购物相关的内容。

自我封闭的百度App夹在众多对手中间,它的不可替代性还有多少呢?

押注人工智能,“All in AI”?

除了搜索引擎,百度手里可打的“好牌”,恐怕只有人工智能(AI)了。

人工智能是未来的大方向,全世界向人工智能研究投入大量资源的公司有数百家,公认的七大人工智能巨头集中在美国和中国——谷歌、Facebook、亚马逊、微软、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

百度是最早布局AI的中国公司之一,在语音识别等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基于这些成果推出了“小度人工智能音箱”“小度电视伴侣”“小度在家”等多款智能硬件产品。

IDC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百度在中国智能音箱市场占据26%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三。前两名是阿里和小米。

智能音箱还处在用低价抢占流量入口阶段,在语音识别、判断上还存在不少问题,智能音箱买来后用来听歌、当闹钟的现象比较常见,还无法充分发挥其在智能家居中的“入口”功能。

除了智能音箱,百度还把研发费用大量投入无人驾驶。在无人驾驶方面,百度开放平台Apollo(阿波罗)接入多家合作方,收集了大量驾驶数据。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也在进行中。

行业普遍认为,智能驾驶的商业化运营将从2020年之后逐步进行,智能驾驶业务在大规模商业化之前,对百度更多的是战略布局意义,对营收、利润的影响有限。

不过,在AI落地变现之前,相关高管的频繁变动已经让百度的未来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

2017年,人工智能领域的顶尖专家吴恩达在任职三年后离开百度。2018年5月,另一位AI领域的传奇人物陆奇在百度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一年多后突然离职,导致百度市值一天内蒸发94亿美元。对于离开,陆奇给的理由是个人原因,而并非内部派系斗争。

陆奇在百度的一年多,李彦宏把整个公司所有业务交给陆奇管理。陆奇确立了信息流和AI两大主线,AI落地变现的预期让百度市值从610亿美元一路涨到近1000亿美元。

2018年7月,李彦宏在第二届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宣布,百度实现了自动驾驶巴士“阿波龙”的量产。但是目前无人车上路还需要人工参与,商业化还为时过早。

百度和金龙客车合作的“阿波龙”自动驾驶巴士

今年5月,李彦宏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互联网是前菜,它的特点是快;人工智能才是主菜,需要温火慢炖,但营养丰富。未来没有一家企业可以声称与人工智能无关,吃不到这道主菜,将失去一个时代。”

也许这句话可以改动一下:未来如果百度吃不到人工智能这道主菜,将失去自己的时代。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