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小主播写照:月薪近5万不让谈恋爱,渴望做“激素修复脸一哥”

iwangshang / 姜雪芬 / 2019-04-30

分享:
摘要:人生是一出戏,换个方式演绎自己,依然精彩。

 

天下网商记者 姜雪芬

“他们梦想成为明星,却最终成了明星的影子。”

他们放弃金字塔尖,拿起手机时,却活成了明星的样子。

“一天200、300元,替身演员跟空气一样”

1995年出生的江苏盐城姑娘杨笑,长着一双大眼睛,留着一头长发,走在路上,常被人说与明星angelababy 有几分相似。大学时,她选择了影视表演专业,开始追求演员梦。

学习专业之余,她常常去剧组、广告公司应聘,拍广告,兼职替身演员。

“所谓替身演员,并不一定长相相似,身形、背影相似也可以。”她介绍, 一般替身和替身对戏、走位、试光,演员和演员拍正式部分。

和其他替身演员一样,没有台词、没有镜头,杨笑每天精心化好妆侯在片场,一天下来走十几遍位,没有被喊到的时候便一直等着。

对于圈外人热衷的演员八卦、鄙视链、黑幕等猜测,她表示没有那么妖魔化,大多数明星都很好。最大的煎熬是内心,“就跟空气一样,大家都当你不存在。最简单的例子为吃饭时,都走了,不会有人跟你打招呼啊。不是矫情,但会有落差……”

和她一样,1994年的云南小伙鹿汎,也在大学期间就辗转剧组,追求演员梦。他第一次演的是古装戏里的一个小宦官,为此专门跑到西安大唐芙蓉园,学习古人礼仪。“但后期剪辑后,几乎看不出戏份。”

在战争交火的戏中,他临时出演士兵。因为爆破失误,很多人受伤,他右手被火星溅到,留下了伤疤。

邓伦是他最喜欢的明星,“每部剧必追”。当过几次邓伦的替身后,他常常感恩自己长了一张“明星脸”。 能近距离看到很多大咖,他感觉离明星梦又近了一步,要求自己“不能像别的临演照本宣科,对于已背熟的台词,也要调整成自己的语言,让角色鲜活。”

杨笑印象最深刻的是,夏天有明星到剧组拍戏,直抱怨剧组太穷没空调,工作人员还要陪笑脸。霸气的明星索性直接让助理买了两台空调进组。

“要想人前显贵,必定人后受罪。”对于落差,杨笑认可这是磨练自我、通往成功的必经阶段。 混出名堂,才有底气和资本赢得尊重。

但现实是,走到金子塔尖的寥寥可数,稍有懈怠, “还有一堆人挤破脑袋往前冲”。做一天替身演员,杨笑可赚200、300元,拍广告最多一次赚了2万元。

月薪近5万,渴望做“激素修复脸一哥”

后来,杨笑和鹿汎加入了不同的网红经纪公司,成为淘宝主播。

因为之前学习过化妆礼仪课程 ,加上当替身演员时的化妆经历,鹿汎喜欢研究美妆,护肤,乐于在直播间里分享经验。他记得最初直播时,“一场下来说的话等于之前一个月的量,可每天只有几百人观看,半小时才有弹幕。”

杨笑则在直播间里,和粉丝分享拍戏趣闻。坚持了几天后,有一天直播间突然涌入大量新人,嚷着让她推荐宝贝。惊喜、紧张之余,她趁势推荐起公司以前合作的小白鞋,38元一双,一天下来赚了2000元。

主播没有固定工资,据合作的产品拿10%~20%提成。在杨笑看来,这一行是“凭本事吃饭,数字就在那里,不完全是想捧谁谁就能红。”

和其他替身演员一样,因为对妆容要求严格,对圈内化妆师了解较多,她在直播时主要分享护肤、化妆经验和知识,推荐性价比产品,也遇到了前期流量不稳定难题。

深夜下播后,她和团队复盘,研究规则。他们将平台推出的预告短视频功能,当成救命稻草:“有很多粉丝的大主播易陷入舒适区,嫌拍预告视频麻烦,但这对于小主播来说恰恰是机会。”

虽然没有赶上第一波流量红利,本着“”笨鸟多飞”的信念,她坚持比别人多做一些,拍摄短视频,争取更多推荐机会。

直播第二个月,杨笑月薪近5万元。拥有近6位数收入时,她为老家的父母买了一套新房子。

入行不久的鹿汎习惯在开播前,拟写直播脚本。通常一场直播有40~50款产品,如果是主推场,约有10款产品。但是护肤、化妆品功能大同小异,他为了赢得信任,用笨法子亲自试用。

在泰国时,为了测试产品防晒效果,他将最热门的10款防晒产品涂在背上,在太阳底下晒了3个小时。“那效果杠杠的。”虽然有些地方被晒伤了,他觉得值。

播了几个月后,他明白作为小主播,在带货能力上无法与头部主播相提并论 ,由此想到了立人设,向更垂直、精细化方向发展,主攻激素修复脸。

“大家一看到口红,就会想起李佳琦。”他期待人们只要想有好身材、好容颜,就想到主张“既要护肤还要食疗,内调外敷缺一不可”的他。

“就叫激素脸修复一哥”,他憧憬起未来的自己。

“老板特别怪,想方设法不让主播谈恋爱”

杨笑觉得老板娘最近越来越怪了,想方设法不让主播谈恋爱。“我都24岁了,虚岁25了!”她控诉。

成为主播近两年来,她每天在线直播8个小时,剩余时间用来复盘、研究产品。交往一年多的男友忍无可忍,与她分手。

但她也理解,情绪对工作有影响:“比如之前失恋了心情不好,肯定就不想播啊。”

竞争异常激烈,流量成本在上涨,不安全感围绕着小主播们。“盘子就那么大,你不往前冲,别人就上去了。”她对之前历时几个月的失落期记忆犹新:“观看量暴跌,最低时回到原点;业绩更差,没钱交房租,在杭州和老板娘挤一起住。”

看到团队研究规则,吸引新流量,赢得新机会,她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放弃。

鹿汎希望在“护肤一哥”人设基础上走得更远。考虑到直播间的粉丝集中在25~35岁,对抗衰老产品格外关注,他和团队在推荐护肤产品的基础上,综合成分、价格、产品关联性、粉丝特点等,拓展了枸杞原液等养生产品。

对着手机镜头时,他们偶尔会想起之前做替身演员的日子,脑海中闪过曾为之努力的明星梦。但他们很快就会回到弱肉强食的现实。

“没有开播时,有粉丝会问你怎么了”, 鹿汎觉得,这种关心与脸蛋、年龄无关。他相信对着手机把每天的生活演得出色,这会是个“越老越吃香”的事业。

人生是一出戏,换个方式演绎自己,依然精彩。

本文由天下网商(txws_txws)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