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当阿里巴巴副总裁遇上100名重刑犯……

iwangshang / 汪帆 / 2019-04-25

摘要:“我对他们的期望,出狱后并不一定要成为程序员。而是能找到一份工作,重新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斯登说,他现在也定期和包括琼斯在内的学生见面,一起吃饭,聊聊最近在做什么。美国司法统计局在5月发表的报告称,从州立监狱出狱的囚犯68%在三年内重新被逮捕,而在六年和九年内被重新逮捕的几率则达79%和83%。
当阿里巴巴副总裁遇上100名重刑犯……

 

拥抱变化,在任何时候,都不放弃,不抛弃。

天下网商记者 汪帆

斯登不会想到,他的人生,会和100名甚至更多重刑犯联系在一起。

在此之前,他是阿里巴巴副总裁,空中飞人,往来全球洽谈业务。像大多数美国中产阶级一样,毕业于名校,任职名企,处处令人艳羡。

直到一次偶然机会,他来到美国加州圣昆丁州立监狱……

最疯狂的连环杀手

在点缀着红杉树的旧金山湾边上,圣昆丁监狱坐落于金门大桥北面12英里处。

这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存在:一座始于大淘金时代日渐腐朽的城堡,在加州最富裕的郡,霸占着岸边432英亩的面积。

当阿里巴巴副总裁遇上100名重刑犯……

加州圣昆丁州立监狱全景(来源:加州惩教局(CDCR) 网站)

监狱建于1852年,是加州最古老的监狱。同时,它也是美国最大的男死囚监狱。以拥有一座死刑毒气室和关押过无数穷凶极恶的重刑犯而闻名遐迩。

美国历史上最疯狂的连环杀手,查尔斯·曼森,就关押于此。

当阿里巴巴副总裁遇上100名重刑犯……

查尔斯·曼森(中)

查尔斯·曼森,被称为“最危险的杀手”。他曾自称杀了35人,其中,以一起虐杀明星孕妇和富豪灭门案最为惨绝人寰。

当然,曼森并不是圣昆丁监狱的“头牌”囚犯。与他能一较高下的,还有斯坦利·图基·威廉斯。

威廉斯人生堪称传奇,他是美国臭名昭著的“瘸子帮”创始人之一,曾在1979年的抢劫中残忍地杀死了4人。但在长达24年的牢狱生涯中,威廉斯著书立说号召青年远离黑帮,因此屡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当阿里巴巴副总裁遇上100名重刑犯……

电视剧《越狱》场景

关押在这里的,还有曾刺杀过肯尼迪总统兄弟的凶手,瑟罕、备受新闻节目关注的杀妻犯史考特·皮特森……每一个都足以令人毛骨悚然、闻风丧胆。

所以,当斯登第一次走进圣昆丁监狱的时候。那感觉,仿佛,一只脚踏进了地狱。

“像是一所大学”

斯登,阿里巴巴副总裁,同时也是“最后一里路”项目的老师。

2011年,“最后一里路”项目由硅谷两名资深人士创建,并首先在圣昆丁项目试点。

项目旨在给囚犯提供包括编程在内的技术技能培训,让他们出狱后能够有一技之长,重新开始人生。

不过,和想象中的穷凶极恶不同,圣昆丁监狱给了斯登不一样的感受。

穿过一道道门禁,来到监狱核心区域。左侧是关押加州最难管教死刑犯的整治中心。右侧是天主教堂,被精心照料的花园围绕着,教堂顶上的十字架,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安宁而平和。

当阿里巴巴副总裁遇上100名重刑犯……

电视剧《越狱》场景

沿着大道一直走,路过警卫塔,走进一个院子。院子里有数百个身穿蓝色制服的犯人,在打篮球、健身、下棋或者四处晃悠。偶尔他们抬起头打量远处的陌生人,很快又低头专心自己的事情。

没有暴力、狂躁,没有阴森恐怖,怎么说呢,就像是,一所大学。

这种感觉,在斯登步入课堂的时候,更明显了。

因为,这里的“学生”,上课,真的是,太认真了!

这些大块头们,有点不一样

斯登上课的内容包括介绍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和中国。

只消去课堂上看一眼,你一定会被他们震撼到。这些彪形大汉们满眼的求知欲,不停地记笔记,认真思考、踊跃发言,如果不去看他们身穿的囚服和裸露的纹身,你甚至会以为自己来到了斯坦福。

不,他们比斯坦福的学生,更专心。因为,没人在课堂上玩手机!

认真也因为机会来之不易。加入“最后一里路”要经过非常严格的考核。必须是模范囚犯,在狱中没有污点记录。而且加入课程之后,只要出现哪怕一次行为不端,就会被立刻除名。

而且,这些学员每周都要上40个小时的课程,学习JAVA、C++、VC,不少人甚至要挑灯夜战,才能将课堂上晦涩难懂的内容消化好,跟上下一次课的进度。

当阿里巴巴副总裁遇上100名重刑犯……

“学生”们在上课

除了编程实操技术,还有很多人对中国、阿里巴巴、以及互联网电商很感兴趣,缠着斯登,让他多讲讲。

“当然,课程另外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传递信心,相信自己。”斯登说。

在他看来,这些人过去都犯了错,他们是真的下定决心,才加入这么辛苦的课程。所以,课堂上,斯登不仅会告诉“学生们”,什么地方可以做得更好,也会告诉对方,要拥抱自己,对自己的成就自豪。

当阿里巴巴副总裁遇上100名重刑犯……

一位囚犯正在实操编程

从教以来,斯登对这些看上去有些吓人的大块头们,有了更深的理解。

“监狱里的囚犯其实也是社会中最脆弱的人群,我不会为他们过去犯下的错误做辩护,但是,一个人的一生不应该由他过去的错误所定义。”

“只要他们勇于承认错误,承担起责任,坚定地去弥补。”在斯登看来,这也是和阿里巴巴一直强调的,要帮助弱小群体这一理念相吻合。

没有一个重返牢狱

截至目前,斯登已经教了有大约100名学生。已经有26名重刑犯拿着毕业证,出狱后到硅谷的科技公司上班了。杰森·琼斯就是其中之一。

出狱后,琼斯还回到了他小时候生活的街区,给当地高中生上课,讲述自己的经历。在一次交流会上,他问在场的所有高中生:身边有没有认识的人进监狱。几乎大部分人都举起了手。

“我小时候没有什么积极向上的楷模。”琼斯说,“我11岁就加入帮派了,因为身边都是这样的人,所以根本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我去给高中生讲编程,就是要告诉他们还有这么一条路可以走。不然的话他们根本不会想到这个方向。”

当阿里巴巴副总裁遇上100名重刑犯……

第一排左起第二为杰森·琼斯

现在,有更多像琼斯这样的“最后一里路”的学生回到自己长大的地方,打破这一过去的恶性循环,为下一代展示一种完全不同的可能性。

“我对他们的期望,出狱后并不一定要成为程序员。而是能找到一份工作,重新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斯登说,他现在也定期和包括琼斯在内的学生见面,一起吃饭,聊聊最近在做什么。

美国司法统计局在5月发表的报告称,从州立监狱出狱的囚犯68%在三年内重新被逮捕,而在六年和九年内被重新逮捕的几率则达79%和83%。

让斯登欣慰的是,“最后一里路”的“毕业生”们,没有一个重返牢狱。

有人调侃说,肯定是因为这个监狱的编程课太难了,犯人们出去后就算饿死也不愿犯罪再回来上课了……

“从他们身上,我也学到了很多。”在斯登看来,他收获颇丰。那就是,拥抱变化,在任何时候,都不放弃,不抛弃。


本文由天下网商(txws_txws)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