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光摆放包裹就学了一整年,南京的这三个员工成最治愈人心“网红”

iwangshang / 汪佳婧 / 2019-04-24

摘要:辛福说,最重要的是,残障人士可以通过驿站工做,真正有尊严的与外界交流为社会服务。

天下网商记者 汪佳婧

早上10点多,中通快递员来到南京雨花台区西善桥街道岱山北路6号快递接收点,将今天的100多件包裹送到菜鸟驿站。在扫描订单后,孙康、李牧和倪忠福三人分工合作,将包裹按大小归类分拣、并根据单号上的编码将快递摆放到货架上。

乍看之下,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段工作日常,三人的工作节奏也似乎与常人无异,但仔细凝望一会,便可发现他们眼中倒映出的另一个世界。


 从左到右:李牧、孙康、倪忠福
 
 

孙康、李牧和倪忠福都是智力障碍二级,如此简单的工序三人学习了整整一年。可两年来,他们所在的驿站接收40多万个包裹,好评率99%,已经成为南京地区服务最好的菜鸟驿站之一,也被周边的小区居民称为“春天驿站”。


特殊的驿站

恒永西苑小区的常阿姨是菜鸟驿站的老客户,买完菜的她顺便来取自己的快递,进门看见孙康就乐呵呵地摸摸他的头。常阿姨在给出取件码后,孙康和她说:“这个包裹我放的。”

 
孙康不怕生,喜欢和人聊天
 

孙康今年25岁,负责快递摆放。和其他智力障碍的孩子不同,孙康不怕生,喜欢和人聊天,他记得常常来驿站的客人,有时候甚至可以告诉站长“这是她的老公”“这是上次给我苹果的阿姨”。

常阿姨取了包裹,是一个大件的箱子,她对在一旁的倪忠福说:“能不能帮我送回家里。”倪忠福二话不说就扛起了箱子。

半个小时后,倪忠福自己走回了驿站。倪忠福今年31岁,曾经是2006年全国特奥会立定跳远冠军的他长得黑黑壮壮的。他很爱笑,有人跟他挥挥手,他就能回上一个大大的笑脸,那种笑不程式化,是能感染人的。

但像倪忠福这样的心智障碍人群,很难有工作机会。李牧今年34岁,他格外珍惜这份工作。他家住在南京玄武区,每天要转两趟地铁和公交,才能到驿站,每趟差不多需要两小时。

 
李牧的年纪最大,也最沉稳
 

李牧说,在驿站摆放整理包裹每件可以提成,而如果有人寄件的话也可以提成,算下来,一个月可以赚一两千元。

如今,孙康、李牧、倪忠福是同事孙姐的得力助手,主要做分拣和上架工作。每天快递员送来包裹后,孙姐将所有快递包裹编号、归类。然后有三人分拣、并找到快递归置的位置。如果遇到来人取件,三人可以根据快递编号顺利找到包裹,碰到像常阿姨这样的情况,三人也会送货上门。

这种集体工作,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康复训练,也是他们像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的起点。

 
 

开在小区附近

辛福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倪忠福的孪生哥哥,这个菜鸟驿站的另一个名字叫睿泽障碍人士服务中心,是2007年他们母亲创办的。

两年前,辛福从母亲手中接过服务中心,也将服务中心从玄武区搬迁到了现在的雨花区西善桥街道,这里也是南京规模最大的保障房小区。

当初选择搬迁到这里,辛福就坚持,服务中心必须开在小区附近,这样中心里的残障孩子才能有机会和附近的居民多交流。

辛福说,之所以这么坚持,与弟弟的经历有关。

倪忠福出生6天,医生就给他判了“死刑”——这孩子活不了,最好别要了。6岁时,倪忠福终于学会了走路,他倚着墙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步一摇,像个不倒翁,走两步摔一个跟头。

 
忠福如今已经是“熟练工”了
 

为了让忠福走好路,母亲辛苍婷没事就带他去草地,让他爬,小腿越来越有劲。后来这成了一种习惯,每周母亲就带着兄弟两个去附近爬爬山。

2004年,南京市举办第二届特奥会,残联到慈佑院挑运动员,看中了灵活的忠福。选拔时要求绕着200米的操场跑50圈,五个孩子,只有忠福一人坚持了下来。回家后,忠福的脚底板上长了个鸡蛋大小的水泡,但他坚持要训练。南京特奥会那天,忠福跑得激动而又焦灼,一颠一颠的,脚步更带劲儿了。初试身手表现不凡,忠福拿了一块50米银牌,一块跳远铜牌。2006年全国特奥会又拿了立定跳远的金牌。

 忠福获得的各种奖牌
 

辛福发现,弟弟变了,整天乐呵呵的见人就笑,但是最大的变化来自街坊四邻,原来弟弟出门,总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后来这街上的人没有不晓得拿金牌的倪忠福。有时忠福路过,门房大爷一边倚着门柱剔牙,一边探着脑袋问:“阿福,又去打比赛啊?”

“我觉得,弟弟之所以现在变得性格开朗,喜欢因为长期以来跟周围的人正常交往的结果。大部分的残障服务中心都是独门独院的,孩子长大后再想融入社会就很难,所以我们把服务中心开到社区,希望障碍的孩子能够真正融入社区。”辛福说。

服务中心开起来后,在一楼开了一家咖啡馆,服务生也是残障人士。原本也是希望社区居民能进来喝咖啡时,能够创造交流的机会。

但是很快辛福就发现,和很多残障中心、养老院一样,社区居民一看到外面挂在残障人士服务中心的牌子,就望而却步了。辛福很能理解居民们,但也着急想要更好的方式引入人流。


融入社区

分拣、上架,对于一般的快递工作人员来说是基础工作,但对于像李牧、孙康和倪忠福来说,要经过长时间不断重复地学习和练习。“经常今天教了一遍,他下午就忘了,就要重新再教一遍。”孙姐说心智障碍孩子的教学急不得。

 
 

比如每个快递上都有数字编号,这些编号与货架位置有关。一开始,三个人连数字都不认得,孙姐只好告诉他们,拿着包裹上的数字和货架上的数字比对,找出相同的数字放进去。

而残障人士对于货架的整理也和普通人不同,“他们没有空间的概念,比如几个大小不同的包裹,他们的习惯就是一个个放上去,有时候一个很小的盒子上面架上一个很大的包裹,然后哗啦啦,整个架子上的包裹都掉下来了。”孙姐说,必须反复教他们,小包裹怎么放,大包裹怎么摆。

李牧、孙康和倪忠福在一天天进步,恒永西苑居民们都态度也在一天天改变。

辛福说,最开始,每个拿包裹的居民都很心急,一进门就开始催“快点”,遇到拿的比较慢的情况,还会发火。

每到这个时候,辛福和孙姐就变成救火队员,跟居民们解释说:“这是一个残障人士的菜鸟驿站,请多多谅解。”

驿站每个月处理14000个包裹
 

慢慢的,辛福发现,居民们不催促了,每次来取件还会跟孙康、倪忠福、李牧打招呼,有些上来年纪的爷爷奶奶还会摸摸他们的头。有好几次,忠福帮居民们送包裹上门,回来的时候总是会拿一个苹果或是一瓶饮料。

辛福有时候觉得孙康的记忆力比自己还好,有时候自己都不记得的居民,他却叫的出名字,还对人家的家庭成员如数家珍。

如今,除了上门取快递,偶尔也有人来咖啡店喝喝咖啡,小区居民还主动把一些社区活动摆到了服务中心。

 
 

开业两年,辛福觉得驿站帮自己找到了一个窗口,让残障人士可以与社区居民更多交流的机会。

“残障孩子一般受挫性较低,遇到问题可能就会放弃。但是李康他们三个除了完成任务的能力明显增强了。”辛福说,最重要的是,残障人士可以通过驿站工做,真正有尊严的与外界交流为社会服务。

编辑 陈晨

本文由天下网商(txws_txws)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