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这个非洲国家男女比例3:7,女性社会地位竟比美国还高?

iwangshang / 倪轶容 / 2019-03-08

摘要:在世界男女平等排行榜中,非洲国家卢旺达高居第6位,美国则排名28。

天下网商记者 倪轶容

讲到兴奋之处,来自非洲的姑娘凯文琳(Kevine Kagirimapundu)直接脱下了自己脚上的鞋子,指着鞋底说:“这是用废弃的轮胎做的。”随后指着鞋面上的金属商标说:“这个,是从中国供应商那里买的。”而整双鞋子,则由卢旺达乡村地区的妇女,手工制作完成。

今年27岁的凯文琳,是一位女性创业者。几年前,凯文琳创办了自己的鞋履品牌Uzurik&Y,并且培训了超过700名农村居民,其中不少是女性。曾经,因为缺乏谋生技能,这些妇女只能从事辛苦繁重、收入低微的农活,并且在生育、抚养孩子,和忙不完的家务中,度过一生。如今,她们却有了新的选择:可以去不同的工厂工作,甚至还能自己创业,收入比之前高得多。

在世界经济论坛推出的男女平等排行榜中,非洲国家卢旺达高居第6位,美国则排名28。在卢旺达政府部门,女性议员占比高达63%,比很多以男女平等而著名的北欧国家都要高。

但与此同时,卢旺达女性依然面临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大部分居住在乡村地区的女性,在生育等时刻,依然得不到完善的医疗;有许多女性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不识字……

为此,同为女性的创业者们站了出来,希望依靠互联网等新技术,进一步改写当地妇女的命运。今年3月,包括凯文琳在内的34位卢旺达青年创业者,专程来到杭州,在阿里巴巴商学院学习互联网知识,实地考察数字化转型工厂。本次培训是阿里巴巴兑现与卢旺达共建eWTP承诺的又一重要项目。

让生育,不再是妇女的“鬼门关”

布兰蒂(Blandine Umuziranenge)年仅4岁的时候,就目睹过死亡。

上个世纪90年代,一场震动世界的惨剧在卢旺达发生。当时,年幼的布兰蒂和家人一起,住进了难民营。在那里,卫生条件很差,医疗资源匮乏,只能依靠一些国际人道主义组织提供有限的帮助。很多孕妇在生产的时候死去,不少孩子,也胎死腹中。

如今,回想起这一切,布兰蒂依然红了眼眶。当时,她就暗下决心,要为孕妇做些事。

2014年,在大学获得了工程师、商业、社会企业等多个学位的布兰蒂,将孕妇所需了解的医护常识和注意事项,印刷在杂志上,然后一年两次,发放给乡村地区的妇女。但卢旺达多山,布兰蒂和自己的伙伴们,常常要花费大量时间,“踏破铁鞋”,才能深入偏僻的农村地区,接触到即将生育的女性。

当时,有孕妇提议,是否能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更高频地把这些信息传达给她们?这启发了布兰蒂。卢旺达的互联网覆盖率在30%左右,虽然不算高,但至少能让一部分人,更好地获得知识。说干就干,同年,有卢旺达语和英语两种语言的网站Kosmohealth上线了。

布兰蒂表示,之所以在一开始就考虑加入英语版,是希望这个网站造福的,不仅仅是卢旺达妇女。多年之后,布兰蒂曾在不同场合遇到过来自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地的用户,当她们激动地述说,Kosmohealth如何在她们怀孕、生育,乃至哺乳期间给予了帮助时,布兰蒂就特别有成就感。

去年,这位年轻的女创业者还上线了相关的app。她注意到,app有推送功能,可以更及时地让孕妇进行自查,提早发现和防范一些孕期疾病。截至去年年底,在卢旺达,有超过3万名孕妇和哺乳期女性,成了Kosmohealth的用户。

“对于我们来说,信息是廉价的。但对那些弱势群体来说,这些信息,或许能救她们和孩子的命。”在熙熙攘攘的超市里,黑色皮肤的姑娘,睁大了眼睛,认真地说。她的声音虽然很轻柔,但坚定的语气,却透露出了创业者特有的执拗和坚韧。

她传授的,不仅仅是制鞋技能

和布兰蒂一样,凯文琳也在年少时,便萌发了创业的念头,而原因,是一双鞋子。

那是一双来自欧洲的劣质二手鞋,已经被穿得很旧了,但家里依然花费了相当于好几百元人民币的卢旺达法郎,来购买这双鞋子。十几年前的卢旺达没有自己的制鞋业,所有的鞋子都依赖进口。但因为运输等成本,进口的二手鞋又贵又不卫生,穿起来还不舒服。

当时,卢旺达城市里的人均收入大约为每月600多元人民币,而这双花费了家人差不多半个月工资的鞋子,凯文琳没穿几次,就破了,她差点一屁股跌倒在大街上。年轻的姑娘气恼极了,当下就发誓,要让卢旺达人买到自己国家生产的鞋子。

抱着这念头,凯文琳放弃了可能更好找工作的土木工程专业,选择了创意设计作为大学专业。大三时,她和另一位卢旺达姑娘一起,创建了鞋履品牌Uzurik&Y。

不过,当时她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找不到有制鞋经验的工人。为了弄清楚鞋子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凯文琳自己整天整天地泡在网上,一遍遍地刷那些老鞋匠手工制鞋的视频。最后,感觉入门了的她,开始招募农村地区的居民,手把手地教他们做鞋子。

创业5年来,凯文琳和她的合伙人,已经培训了超过700名农村居民。这其中,大约一半是女性。在卢旺达,农牧人口占比高达92%,不少妇女在田间地头,和男人一样辛苦地劳作,同时还要承担起生育、抚养孩子和做家务的重担,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

在凯文琳看来,相比男性,一门手艺,可以更好地赋权女性,让她们得以自主选择生活方式。目前,在Uzurik&Y位于乡村地区的工厂,共有57名工人,他们的收入,都比之前务农,要高得多。

凯文琳表示,无论在培训班,还是工厂里,女性的表现都比男性更突出,目前工厂里的许多管理人员,也是女性。事实上,她和合伙人并没有刻意去挑选和培养女性,但可能是更强烈的想要改变命运的理念,这些妇女表现得更加心灵手巧,进步更快。

此外,凯文琳也乐于见到,完成培训的农村居民,自己外出创业。在700多人力,大约有30%的人,开出了自己的手工作坊。虽然这些作坊成了Uzurik&Y的直接竞争对手,却也让卢旺达的制鞋产业得以萌芽。如今,即使在凯文琳走高端路线的鞋店里,花费相当于160元人民币的卢旺达法郎,就能购买一双鞋子,性价比远高于那些进口二手鞋。而那些手工作坊销售的鞋子,价格更亲民。

至今,Uzurik&Y已经卖出了超过16000双鞋子,并在今年出口到法国、美国等地。

非洲女创业者的痛点

或许,很多人提到非洲,还会有“贫穷落后”“男女严重不平等”等偏见。但事实上,在男女平等这方面,卢旺达的表现甚至要好于美国等发达国家。

1994年,震惊世界的惨剧发生之后,卢旺达陷入了巨大的混乱之中。因为不少男性被杀害,卢旺达男女比例一度达到夸张的3:7,女性不得不更多地承担起重建社会的责任来。除了料理家务,从事农活,卢旺达女性也被鼓励去从事一些领导性质的工作。今天,在卢旺达的政府部门,多达63%的议员为女性,这也让这个非洲国家,成了政坛上性别平等的典范。

不过,即使如此,卢旺达女性依然面临着种种生存和生活上的困境。因为基础设施落后,在广大乡村,一些孕妇,甚至要在临盆之际,走几个小时山路,到达最近的村镇医院;即使是政府部门女议员,回家之后,也不得不洗衣做饭,甚至会因为没有刷好丈夫的鞋,而惨遭家暴。

几位女创业者,也不避讳身为女性,所遭遇的种种艰辛。

布兰蒂今年29岁,但她“显嫩”,看上去就像一个20出头的小姑娘。好几次,男性投资者看到她,都会说:“找你们老板来谈!”他们不相信这个黄毛丫头创办了一家企业,对她所描述的女性的境遇,也难以产生共情。最后,在国外非政府机构的帮助下,布兰蒂的事业才得以继续。

无论是凯文琳,还是布兰蒂,都在创业之初向自己的亲人、朋友开口借过钱,因为她们无法向银行贷款。一度,凯文琳为了负担起培训课程的指出,不得不卖几双鞋子,再招一名学徒,鞋子卖不掉的时候,就无法招人。最后还是一名女性投资人的注资,让她得以开办工厂。

在两位非洲女孩看来,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科技,或将不同程度地解决她们的痛点。

几年前,凯文琳开始从Alibaba.com(阿里巴巴国际站)上采购制鞋所需的原材料和机械。在这之前,她不得不花费重金,从欧美进口相关器械。如今,这些省下来的钱,可以帮她培训更多学徒。近年来,她还在考虑通过电商,让自己的品牌“走出去”。“毕竟,卢旺达的市场很小,但我们又没有钱,去别的国家,开很多实体店。”凯文琳说。对她而言,电商成了低成本的选择。

年轻的布兰蒂曾被人质疑过:你又没有生育经验,怎么能创办这样一个网站,去指导别人生孩子?对此,她笑了,“我用的是大数据,和专业信息的整合,又不是靠我的个人经验!”不过,发展到今天,布兰蒂发现,网站的技术和相关数据,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她也因此开始寻找新的学习机会。

在中国,上完几天的课之后,布兰蒂表示,她印象最深的,就是阿里巴巴是一个生态系统,而不仅仅是一个单一领域的公司。她表示,回去之后,希望能和更多不同领域的公司展开合作,打造一个生态系统。

交通物流公司,就是布兰蒂首先想合作的对象——这样,在孕妇出现疑难病症,乃至紧急情况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去医院,而不必苦苦等候数量有限的救护车。“毕竟,要改变卢旺达,乃至世界上更多弱势群体妇女的命运,仅仅依靠我们,是不够的。”布兰蒂无比真诚地说。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