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6万富士康工人的幸福驿站

iwangshang / 黄天然 / 2019-01-25

摘要:一年近百万件包裹,让6万太原富士康工人连通到外部精彩世界,也承载着他们对生活的热情,传递着他们对家人的关爱。

天下网商记者 黄天然

“进宿舍不准带排插和电吹风”“去公共浴室记得自带一把锁”……在太原富士康,每位新员工入职,都会被交代一些琐碎却重要的生活须知,其中有件事会被反复提醒,网购收件地址务必注明南三门,否则包裹可能被投递去西大门或别的大门,这意味着取件人要绕不少冤枉路——整个太原富士康园区占地超过200万平方米,绕厂一周,至少要走一个小时。

太原富士康厂区

太原富士康有超过6万名员工,于是南三门外庆元街上的菜鸟驿站太原富士康南三门店,便成了全山西最繁忙的菜鸟驿站——仅在2018年11月,站点便寄取了94251件包裹,这些包裹,让富士康员工连通到外部精彩世界,也承载着他们对生活的热情,传递着他们对家人的关爱。

90后女工的美甲梦

90后女孩晶晶是iPhone流水线上的一名普工。相比一二线城市的同龄人,她既没有余钱置备考究的衣装,也没有时间维护精致的妆容,平常总爱穿一件黑色羽绒衣,一进车间,便要换上统一的白色工装。

从2011年第一次进富士康算起,晶晶在流水线上断断续续干了五年,几进几出,始终在和iPhone的开机键打交道——少有人知道,这个不到1厘米宽的零件,在流水线上需经6人通力合作才能加工完成,晶晶的任务是在10秒钟之内,将按钮成品放上水平仪,拣选出具备完整三圈螺纹的按钮,接下来还有平衡测试、表面打磨等工序,则交由下一站的工友完成。

平均每天,晶晶大约会拣选出3000个符合要求的良品,为此至少要干足8个小时,她把手抬到眼前不足10厘米的位置比划道:“螺纹细小,要放到这么近,才能数清圈数。看上一两个小时,眼睛就受不了了,每天都很酸痛。”

每当累到撑不下去,晶晶就会想起自己的母亲——年幼时父亲突发疾病半身不遂,是母亲独自去建筑工地上扛钢筋,赚来工钱养活了她和哥哥,“为了我们,那么重的活她都咬牙坚持下来,我也一样能挺住。”

富士康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正在作业

流水线上的工作紧张有序却枯燥无趣,人的身心一旦习惯了流水线的节拍,回到生活中难免无所适从,用一些富士康工人的话说,“容易变傻”。所以,太原富士康的园区里设有大量供人消遣的文娱设施,图书馆、电影院、健身中心、台球馆应有尽有,公司甚至还会定期组织王者荣耀的手游大赛。

晶晶也藏着一个五彩斑斓的梦。每月发完工资的那几天,她都会和小姐妹们跑去菜鸟驿站,取回在淘宝上淘到的美甲装备,准备大试一番身手。

“这次好不容易在网上淘到了一款魔镜粉,现在特别火。”晶晶兴奋地拆开包裹,手中的小罐子里闪烁着透亮而细腻的光彩。

来富士康前,晶晶曾在美甲店打过工,进了工厂,闲暇时她常在宿舍里独自钻研美甲技术,一边上网搜集好看的涂法,一边淘来不同色号的甲油胶、点划笔、水晶钻练手,如今美甲装备已经积了满满一箱。

自己DIY比美甲店里做划算得多,再加上技术不断进步,如今晶晶的手艺也不比店里花上几百元做出来的差。每次美美地涂上一番,完工后拍照发个朋友圈,满身疲惫仿佛就此消散。

富士康员工晶晶给自己做的美甲

“工作的时候要戴指套,可是每天上班前看到漂亮的指甲,就觉得压力一下变轻了。”如今,许多工友都爱请晶晶帮她们做指甲,“生意”很是走俏。晶晶想着,如果有朝一日要离开富士康,或许可以开一个美甲工作室创业。

碰不上面的父子档

清晨7点,天色依旧漆黑一片,工厂窗口灯火通明,庆云街边的流动早点摊冒着白色的热气,车小晖结束了8小时全程站立的夜班,夹在下班人流中涌向南三门,一出大门,他便迈开步子直奔马路对面的菜鸟驿站。

车间里禁用手机,车小晖刚刚从一大堆微信未读消息中找到父亲发来的那条——“小姑做的荞麦碗团寄到了,你从小就爱吃这个,别忘了去驿站取,先当早点尝尝,取件码2-3-6687。”

21岁的车小晖和父亲都是富士康员工,父亲已在此工作9年。去年4月,经父亲介绍,车小晖从老家柳林来到富士康,父子二人各自租住在附近的南畔社区。

太原富士康菜鸟驿站南三门店

父子俩住同一个小区,又是同厂同事,本以为抬头不见低头见,总能相互陪伴彼此照顾,哪晓得进厂之后,儿子排到夜班,父亲排到白班,大半年下来,竟然连面都没碰上几回。

“加班多的时候,甚至连通电话的时间也不太凑得上,但还是会想办法相互照应。”车小晖说,菜鸟驿站就是父子之间传递亲情的幸福驿站,父子二人在不同时段路过驿站,常会在这里给对方准备一份“心意”,就像父亲生日那天,车小晖就特意买了一块机械表放在菜鸟驿站,让父亲在生日当天收获满满惊喜。

“小时候,父亲外出打工,爷爷奶奶把我带大,放学时看到其他同学都有爸妈来接,我独自一人回家,当时就感到特别委屈。现在长大了,也能理解父亲的不易。”车小晖说。

在太原富士康的6万员工中,父子档、夫妻档、兄弟姐妹档比比皆是,若是两人正好“对班”,即使住一个房间都难见上一面,有时候大家要相互传递些东西而又没有时间碰面,总会第一时间想到菜鸟驿站。

夜幕下的富士康南三门外生活区

“因为工厂保安亭管理严格,菜鸟驿站就‘约定俗成’地成了帮员工们义务保管和寄存东西的地方。”菜鸟驿站站长张新说。“每个月前台都会收到不少物品,我们还特别准备了本子,将这些物品登记下来。”

别人家的iPhone

8年来,晶晶在流水线上眼看着iPhone 4升级到iPhone Xs Max,但她自己却从未拥有过一个iPhone,她的第一台智能手机是诺基亚5230,目前用的是小米8。在太原富士康,小米8是抢手货,因为它正面是刘海屏,背面竖排双摄,外形酷似iPhone X,价格却便宜太多。

作为太原富士康最庞大的普工群体,晶晶的月收入颇具代表性,底薪2300元,加班费、津贴、奖金另算,通常她多加班两个小时,就能多赚36元。

公司从不强制要求工人加班,但工人心中自有一本账——扣掉社保和食宿费用,工资所剩无几,要多赚点钱,还是得靠加班——每天8小时之外的加班,按1.5倍工资结算,周末工资则按2倍算。加班固然辛苦,但能被安排上就算幸运,相反,一旦自己没被安排加班,很多工人还会猜测这是不是流水线线长的变相冷落或惩罚。

富士康生产线上员工正在组装iPhone

对于晶晶这样的普工来说,一台小米8手机,已经是他们全年中最大的一笔消费。在富士康这么多年,晶晶很少在淘宝上买单件超过200元的商品,其他工人也大都如此。

在太原富士康,工人多来自山西各地如柳林、高阳、娄烦这样的县城,大部分年轻人会将每月工资的大头寄回家中,然后用所剩无几的积蓄,去网上淘来实惠的家电数码产品,或进省城买些常用的家庭必备药品,再通过菜鸟驿站寄回老家。

就像晶晶的购物车里,除了自己用的美甲用品,还有给爸妈买的功夫茶套装、为男朋友准备的健身杠铃……价格都不算贵,可都是一份份心意。

也有很多没走出过山西的年轻人,会通过网购探索外面的精彩。车小晖最近取的一个包裹,是来自海南的四个椰子,他从小生长在北方,小县城的水果店里不卖这类热带水果,可是现在,只要网上下单,别说海南的椰子,就算智利的车厘子,也就是等上几天就能吃到的事儿。

菜鸟驿站货架上的快递包裹

94251件包裹

当长三角、珠三角的制造企业为“招工难”发愁时,太原富士康的招工情况稍微乐观一些,至少在菜鸟驿站,用户仍以每月1000到1200人的速度递增。

去年8月,太原富士康推出派遣员工返费政策,除了每月正常工资之外,干满三个月的派遣工还能拿到少则几千多则一万的返费。

厂区外,五六家店面打出了“富士康直招”的牌子,招聘人员热情洋溢地介绍,只要18岁到45岁就行,没有特别条件,招聘、面试到体检,全程只要4小时,进厂后经过3天培训,就可以正式成为富士康流水线上的一份子。

厂区外富士康直招店面

这样的政策,吸引了大量山西各地的年轻劳动力,每天都有新员工源源不断被招募进厂。

去年11月,菜鸟驿站经手的包裹多达94251件。一家面积只有150平方米的驿站,却要井然有序地服务好整个太原富士康的6万多员工,站长张新不得不借助于一些“黑科技”。

从去年双11开始,菜鸟驿站启用人工智能语音助手代替人工电话通知,首次存入包裹的新用户,都会收到语音机器人的电话,告知包裹存放的具体位置。菜鸟驿站还采用了类似“图书馆借书”式的寄存方式,所有快递包裹入库后,会产生一个对应货架位置的编码,并自动发送给取件人,取件人通过编码自助检索寻找包裹,全程只需5分钟。

菜鸟驿站站长张新正在搬运打包的寄件物品

如今,菜鸟驿站已成了每位富士康工人必不可少的“基础设施”,网购排行榜上,最受欢迎的莫过于静电服和劳保鞋,这些工作必备的易损品在寻常超市难以买到,上淘宝买既实惠又方便。

藏在行李箱里的未来

在菜鸟驿站每月寄送的物品中,还有一个特殊的品类——行李箱。

走进菜鸟驿站一楼,左侧一片区域长年累月地排列着各式各样的行李箱。每多一个待寄送的行李箱,就意味着又有一位员工将从富士康离开,去往别的城市。

张新说,平均每月,菜鸟驿站寄走的行李箱都有两三百个,去年12月,寄走的行李箱数量为363个。现在到了2019年1月中下旬,正值春节前返乡高峰,驿站里行李箱的数量显著增加。

太原富士康驿站里一楼左侧区域堆满行李箱和包裹袋

驿站里,陈俊正在为在此寄出的最后一件包裹填写面单——这是他与妻子的行李箱,目的地是距太原1000多公里之外的四川广安。

“我小的时候,就算是新闻里说的留守儿童吧,父母都出去打工了。”陈俊说,“现在我也结婚有了孩子,又放下孩子跟妻子出来打工,我不甘心,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孩子将来不要跟我们一样。”

陈俊看上去才20岁出头,脸上仍未褪去年轻人的青涩,完全不像一位3岁孩子的父亲。在富士康工作三个月之后,他与妻子领了工资与返费,随即打包了所有的生活用品寄往老家。

“先寄走行李,回去路上也轻松些,这几天还给家里人和孩子买了新年礼物。”陈俊的梦想是可以在老家开一家饮品店,这次他准备先用赚到的钱回家过完年,再出发寻找谋生机会。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