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给明星应援娃娃做小衣服,15分钟一套,95后女生月入5万

iwangshang / 丁洁 / 2019-01-24

摘要:可别说你懂00后了。

 

天下网商记者 丁洁

两年时间,18岁的Susie光是给“儿子”买衣服就花掉了近万元。

Susie口中的“儿子”是那十多个娃娃——身高20cm,长得像韩国明星朴灿烈,“围成一圈,萌到不能呼吸。”作为一个18岁的年轻“妈妈”,她每天最开心的事情是给儿子们搭配服装,冬天长袖,夏天短袖或者裙子,圣诞新年各种节日穿着也要应景。

Susie是众人眼中的追星女孩。她们每天的功课是在微博上签到打卡,应援、打榜,对爱豆内容转赞评,翻墙刷油管看视频、追综艺,甚至花光所有生活费去“养成玩偶”。这些你根本不敢相信的事情在她们看来却是日常。

而这样的日常却让大二女生阿圆和晓娴,开启了她们的服装创业路。一处小隔间里,一台缝纫机,一台电脑,两个姑娘给娃娃做衣服就能月入5-6万元。她们在娃圈也有了小小的“江湖地位”,几十万粉丝的“EXO玩偶找麻麻同盟会”为她们打call,不久前,还接到一笔百余件的韩国代购的订单。

两位店主

“如果像EXO这些偶像不红了怎么办?”

“还会有各种偶像出现的呀。”

对她们来说,只要有追星女孩,这就是一门源源不断的生意。

“养娃”这件事

如果你对追星的印象还停留在哼几首歌,买几张CD的年代,那很不幸地告诉你,你可能已经被时代抛弃。现在的00后流行买偶像同款玩偶,玩养成游戏,俗称“养儿子”。

一位有3年娃龄的饭圈粉告诉《天下网商》,养娃分养国内娃和国外娃,“国内的包括TFboys三小只和最近火起来的NINE PERCENT,国外的相对就比较多,最早做人形玩偶的是EXO家。”

玩偶和娃衣是娃圈的两大消费品。

这些玩偶都是“娃妈”做的,她们通常会找一些画师约稿,然后直接将画稿拿去工厂打样做大货,“谁都可以做,还有不少娃妈会拿去签售会给明星本人看。”某资深粉丝表示,饭圈的玩偶通常售价不会特别高,以100-300元居多,如遇到很难求的款式,价格就会被炒到上千元。

娃妈通常会组建一个QQ群,集中贩卖。在购买过程中充斥着大量的圈内术语。“一日入金”,表示这一天卖家会有福利包,代购都会集中在这天预订;“几开”,是含蓄的价格说明,大体上1开代表售价100元起步,3开就是300元起步。一般明星偶像团体中的每个成员都有自己的网红娃,在闲鱼上,一只20cm的幼年勋(韩国男团成员吴世勋)二手娃价格可出到千元。

张艺兴同款玩偶

购买这些娃娃的粉丝有00后,也有大龄单身女青年,大多数人养娃都是为了排遣生活中的那些孤独感。有专家曾做过粉圈心理研究,认为女孩子们十三四岁就来月经了,平均二十七八岁才生孩子,这样漫长的一段时间内“母爱”无法寄托,就把爱豆当孩子养了。不但要奋力保护自己的“孩子”远离世界的种种敌意,还要各种“装扮”自己的孩子,不能输给别家的“孩子”。

对娃妈而言,养玩偶等同于养儿子,也要时时操心他们的冷暖。“冬天要穿长袖,夏天要换短袖或者裙子,一年下来衣服要搭配很多套。”有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在这里同样适用。

15分钟裁出一件手工娃衣

买娃衣可不像买童装那样容易,小时候给芭比娃娃做衣服的晓娴接到了第一个订单,便很快抓住了机会。大二那年,专做娃衣的淘宝店“宇宙第一圆滚滚”上线,晓娴负责设计和制作,闺蜜兼同学的阿圆负责店铺的全套运营。

平日里,晓娴喜欢追星、看动漫,现在看来,这些兴趣好爱才是正经事,成为设计娃衣时候的灵感来源。只见,晓娴花了15分钟便就完成了一件娃衣。这么短的时间里,她需要制作完成发带、书包以及衣服三部分,工序极其复杂。为了让还原度最高,她们还去网上购买了各种辅料,样品出来之后再挂上淘宝,等待用户的反应。目前,店铺的运作模式主要以预订为主,在7-15天内给陆续给粉丝发货。

当然,更多的时候还是要站在用户的角度思考问题,体会“妈妈”们的心情。

“冬天,考虑到娃娃会冷,我们就想到做一款法兰绒的睡袋,”虽然商品已经下架了,但这款销售不错的产品一直给晓娴留有深刻印象。“法兰绒这款布料,做的时候要掉毛,我们都带着口罩在制作。”

目前,店铺产品的平均客单价在35元左右,主要考虑到粉丝的消费力。“我们不太会尝试过于重工的裁剪,及售价较高的产品。”晓娴表示,虽然娃衣属于极其细分的类目,但竞争依旧很激烈。

晓娴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一周上新一款,“只有加快上新频率才能让同行追不上。”经过这三年测试,明星同款是她们销售最好的一类。不久前,她们接到一位粉丝的订单,做偶像练习生中尤长靖的同款娃衣,一下子就预定了几百件,这让晓娴一时忙不过来,她去找了身边会缝纫的熟练女工帮忙来分担工作。

娃妈在哪里?

等同于朋友圈晒娃,00后的娃妈们也爱在圈子里晒娃。

针对大量粉丝的晒单,阿圆和晓娴开设了一个微博号,叫“阿圆控”,专门用来维系与粉丝间的黏性。微博是目前她们用来营销和互动的主阵地,也是吸新粉的重要渠道。阿圆对店铺的运营思路很清晰,“这批用户是小众的,但人群的集中度很高,”这就为她们在早期的营销传播上制造了天然的条件。

阿圆有一个饭圈的朋友,认识一批饭圈博主,他们以发布明星资讯、周边为主要业务,其中也包括明星玩偶与娃衣售卖,依托这些内容他们累积了一大波黏性较强的粉丝。

“这些博主的粉丝定位极其精准,都是饭圈的人,因而发布娃衣的成交率就会很高。”通过找博主发布广告为店铺引入了第一波流量,晓娴觉得,与其找一些几百万粉丝的大博主,不如找一些有上千上万粉丝基础的小博主。

娃衣和床

目前,她们与宝贝屋8、雙葉幼稚园第一保护废物、Biscuitsui_OS等博主建立了合作联系,每一轮上新都会通过她们扩散信息。其中,宝贝屋8还用了她们店里天线宝宝系列娃衣做头像。

阿圆也会偷偷潜入到一些偶像的粉丝群里,去获取一些重要的“情报”。比如新浪微博上#exo玩偶#的超话的阅读量超过7100万,每天都有无数的粉丝在里面发布与玩偶相关的信息。“我们会在里面看他们的动态,了解她们的需求。”

饭圈的购买忠诚度很高 ,“每个月在看订单的时候会刷到很多熟悉的名字,有些买的次数多的一个月能有3-4次。”晓娴发现这批人中有一些是粉丝,有一些是代购,辐射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他代沟的量相对来说较大,我们会有一些折扣给到他们。”

一定程度来说,饭圈文化很难受到大多数人的理解。作为潮汕学院电商班的一员,晓娴坦言,当初切入娃衣领域也受到了不少人的质疑,甚至分院院长也不理解。“可能我们周围没人买,但这部分人不代表全部人。”现在,她们也用成绩让这些70后的老师们看到了另类的小众市场,在她们的影响下,一些老师还能有模有样地说出几个饭圈的专有名词。

从EXO玩偶起步,如果他们不火了怎么办?

“我们的娃衣没有清晰的注明是针对哪位明星,不会特定到人,因而只是卖衣服,主要尺寸合适,谁家的玩偶都可以穿。”现在,不仅EXO,NINE PERCENT、WANNER ONE、TF boys的粉丝也会在她家采购。

编辑 陈晨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