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三年卖了10000个猪头,大别山的“佩奇”到底有何魔力

iwangshang / 徐艺婷 / 2019-01-19

摘要:宿松的电商企业,恰似一条条无形的二郎河。养猪、加工、售卖,它们所经之处,拉起了成百上千的乡亲,奔涌向前。应许之地,家家有酒喝,户户有肉吃。
天下网商记者/徐艺婷

隆冬时节,母亲坐在土灶前的小板凳上,把柴火一根根地往灶里塞。

一个猪头在大锅里熬着,汤水翻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烟气儿从锅盖的边沿不停地滋溜出来,不多时,整个灶间就充满了猪头肉的香味。

五岁的朱奇山,最忘不了这股香味。多年以后,他把家乡的猪头搬上了天猫,仅仅三年,就卖出了10000个。

那家卖猪头的店

朱奇山的老家,在安徽安庆宿松县,县城毗邻大别山。

十八岁那年,高中毕业的朱奇山,走出了大别山,来到了安庆市。

此后,他越走越远。先是在福建,短暂地成为了一名公司白领;紧接着去了上海,成为了一名连续创业者。

无论身在何处,记忆里那股猪头肉的香味,都没有消散半分。

朱奇山

他常常向身边人描绘黑猪头的奇香。朋友们也会托他带一些,理由之一是原生态的猪,吃得放心。

渐渐地,买的人越来越多。2015年,朱奇山做了一个决定:开启一次新的创业,就卖老家的农产品。

“一方面是朋友的鼓励,另一方面,那时国家也在号召返乡创业,我就开了这个公司,主要是网店。”

网店取名“缘琳山”,专营老家的土猪土鸡。经营生鲜,食品经营许可证和屠宰证明必不可少。为了让消费者安心,朱奇山还特意为产品做了多方检测,包括土壤检测、HACCP认证,并可供消费者溯源查询。

即便如此,猪头卖得也并非一帆风顺。有人嫌弃发货太慢,有人抱怨包装太差,有人差评冷链不足。那会儿,店里的猪头退货率高达20%。

如何才能把猪头卖好?朱奇山吃饭琢磨,走路琢磨,连梦里也在琢磨。

他频繁地去车间查看清理过程,频繁地测试和更换冰鲜包装,加强冷链运输。慢慢地,退货率下降了,产品的口碑上来了。

包装好的猪头

2017年,“缘琳山旗舰店”登陆天猫。连续两年,猪头销售持续火热。

原以为是烙有家乡印记的小众产品,不料得到了如此多的厚爱。“天下美食,毕竟还是相通的。”朱奇山悟道。

那个产猪头的地

猪头卖得好,跟品质有关。品质,则跟产地相关。

产地宿松,依山傍水,猪多散养,吃野菜拱山土,劲道得很。猪头的质地,自然也是上乘。

但在早年,养猪其实并没有给村里的生活带来多大变化。国家级贫困县宿松,常年有着贫困户。张何生就是其中之一。

张何生已经养了十年猪。起先是两头母猪,每年能生二十只猪仔。

猪仔落地后的那些清晨,张何生会骑着三轮车,去县里的交易市场。但换来的钱,还不够家用。

黑猪

于是,张何生听了建议,不卖猪仔,自己养大。猪是好猪,但不好卖。宿松县里的人,谁还没见过黑土猪呢?张何生只能望着猪圈,空叹一气。

待到朱奇山的天猫店开张,一切都变了样。张何生养的猪,不仅有了去处,还得了好评。

更实在的,是生活的变化。刚过去的这一年,张何生养了一百头猪,都卖给了朱奇山的店。几十万的销售额,让张家摘下了贫困户的帽。

一万多个猪头,光靠张何生家,自然是不够的。给“缘琳山”供猪的农家,散落在群山之中,层林之间。

等到出栏时,只需一个电话,公司派来的货车就到了家门口。黑猪一只只地往外运,随之而来的,是贫困户的帽子一顶顶地往下摘。

那把净猪头的刀

宿松县里有人养猪,也有人杀猪。

黑猪出山,先到屠宰厂,此为分身;后经朱爱国的刀,此为净头。

60岁的朱爱国,是38岁的朱奇山的本家。前者在后者的公司的工作,三年有余。

平日,朱爱国一身白色工作衣,一副白色厚口罩。左手持刀,右手持锥。手起刀落,猪头白嫩出炉。

缘琳山每年卖出的猪头,无一不从朱爱国的刀下走。

 

朱爱国清猪头,有条有理。

先是水烫,水温在65度到70度。烫毕用刨子刮毛,用剃刀除小绒毛。约莫十分钟,黑毛猪头就露出了白嫩之相。

原本,朱爱国以为自己再没有施展技艺的平台。

为了生计,他年轻时曾去往湖北,做猪肉生意,六年前才返回宿松。

县城不大,产业不多,自己又年过半百——对谋得一份像样的工作,朱爱国并不抱有希望。

可没想到的是,朱奇山的公司办了起来。不但办了起来,还日渐壮大。切割、包装、发货,就业岗位不断增多。

于是,朱爱国有了用武之地;不少乡亲,也都有了超越县里平均薪资的经济收入。

那些买猪头的人

临近年底,朱奇山对朱爱国的要求不得不更高了,朱爱国处理猪头的速度不得不更快了——等着买猪头的人,实在太多了。

创店三年,朱奇山常做客服。也因此,他明白,大别山的千万猪头都是相似的,买猪头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同。

黑猪

一为吃。

朱奇山印象极深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未婚。

他第一次出现,是三年前的冬至。小伙在确认猪头的品质后,希望店家做了熟食给他寄过去。后来,又买数次,并向朱奇山讨要做猪头的方法,自己动手。

渐渐,朱奇山与他相熟了起来,得知这猪头是买给“准丈人”吃的。后来,小伙如愿成了女婿。每年冬至过后,依然会买猪头。

一为辟。

一位客户,上来就问猪头能否带血。

朱奇山生了疑惑,通常买猪头的人,都要求不要鲜血淋漓,这位客户为啥反其道而行之?交流后才知道,客户近日诸事不顺,上网一查,看到猪头可以辟邪,于是前来购买。

尽管劝着不能迷信,但朱奇山还是按照客户的要求,为他寄了新鲜的带血猪头。

如今,他还时时想起,不知那位客户怎么样了。

猪头祭祖

一为祭。

猪头祭祖,古来有之。在缘琳山旗舰店买猪头的客户,多为自家祭祖。

外出的游子,常来订购。他们的诉求出奇地近似,都希望那只猪头又大又白,品相肉质均为上乘。寄送地址通常是他们的老家。仔细一算,猪头到时,他正归乡。

10000个猪头所带来的

卖猪头的时间越多一日,朱奇山对猪头的理解,就越增一分。

在物资短缺的时代,低价又不用凭票供应的猪头肉,让不少人打了牙祭,成了穷苦生活里的一点微光。在物质丰盈的时代,猪头肉承载了老一辈的怀念与习惯,也因“肥而不腻”俘获了新一代的胃。

而对朱奇山而言,更重要的是,他把金蝉猪头送出了大别山。不仅是猪头,家乡的鸡、鸭、鹅,也都被送出了大别山。

登陆天猫以来,缘琳山食品旗舰店销售额占全店60%,同比增长160 %。32个乡镇,160多个种养殖基地,400多户贫困户,均加入供应队伍。

不仅是缘琳山。在宿松,越来越多的电商公司正在兴起,电商扶贫已经成了当地的重要工程。

据悉,2018年,全县电子商务交易额已经突破8亿元。同比增长近42%。其中农副产品交易额超过2亿元,助力400余户1300余人成功脱贫。

二郎河

宿松有一条二郎河。起于大别山,流经全县多个乡。城内房屋、道路多沿河而建。村民常把一句话挂在嘴上:有水的地方就有人。

包括缘琳山在内的电商公司,也恰似一条条无形的二郎河。养猪、加工、售卖,它们所经之处,拉起了成百上千的乡亲,奔涌向前。应许之地,家家有酒喝,户户有肉吃。

在任何时代,烫一壶热酒,吃一口酥肉,都是幸福的。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