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小米两天蒸发400亿港元,雷军:“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iwangshang / 章航英 / 2019-01-10

摘要:手机业务面临长期业绩压力,短期面临一批股票解禁。

 

天下网商实习记者 章航英

即使雷军宣布将小米股权禁售期延长一年,依然没有摆脱小米股价下跌的窘境。

1月8日,上市半年之际,小米股价创下新低,最终以11.1港元/股收盘。相比前一个交易日大跌7.5%,发行价下滑了35%。当日晚间,小米发布公告:出于对公司长期价值的信心,雷军及公司控股股东都自愿承诺,在未来一年内,不出售手中的股份。

这份公告显示,雷军在上市前获得的不超过639,596,190 B类股将赠予慈善机构。这是2018年4月2日小米董事会向雷军授予的约99亿元股权奖励,占当时公司总股本的2%。

不过在小米公司不断下跌的股价面前,雷军这一“感人”的举动却依然于事无补。1月9日,小米股价再次下跌6.85%,当天报收为每股10.34港元,创下历史新低。

近忧:股份解禁日到期

2019年1月9日,上市180天后,小米30亿股股票禁售期解禁。其中包括该7家基石投资者、超过50家机构投资者和4位个人股东持有的股份,数量高达63.1亿股,占总股本比达26.85%。

半年前小米上市之际,雷军曾在公开信中称:“截至今天,我们一共有超过7000名员工持有股票或期权,IPO后大家将获得资本市场给予的福报。”

根据当时的股权书,这些员工平均每人能得到32831股作为激励,上市半年后即可解禁套现。虽然目前小米的股价不甚如意,然而这些员工凭借极低的入股成本,抛售股票仍能获得不少利润。因此,不排除“抛售潮”影响下的股价下跌,甚至还引来一波做空者。

不过,对于小米上市后的基石投资者,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小米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7港元,目前基石投资者已账面浮亏三成。

香港《明报》指出,根据小米招股文件,包括恒隆主席陈启宗旗下晨兴、联合创办人黄吉江等,都有权在小米上市半年届满后,出售至少约6.28亿股。

摩根大通日前调低小米集团的评级,由原来的“增持”将至“中性”,并将原来18港元的目标价降至10.5港元,相当于其预测2020年市盈率的16倍。

摩根大通指出,手机业务面临长期业绩压力,短期面临一批股票解禁。预估2019年小米将再迎来艰难的一年,市场占有率恐难再提升。

远虑:手机业务的增长压力

智能手机行业的困难日子,从去年就开始了。

据IDC此前发布的报告,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为3.552亿台,较去年同期下降了6.0%,这也是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连续第六个季度同比下滑。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 年全年,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4.14亿部,同比下降15.6%。其中,4G手机3.91亿部,同比下降15.3%。

Counterpoint发布的2018年Q3全球手机市场出货量报告显示,小米在当季的国际市场出货量涨幅为83%,但在中国市场下跌了16%。

来源:Counterpoint 数据

然而,在小米引以为傲的印度市场,也将面临不同手机品牌的激烈竞争,这也为其股价的带来阴影。

在印度市场走俏的是以低价取胜的“红米”手机,而在国内市场低价策略将不再凑效。

1月3日,小米通过官方微博公布全新独立品牌红米Redmi,并宣布将于1月10日举行新品牌发布会。

根据小米公司的战略,红米将成立独立公司独立运营。与小米分家,各自按不同方向发展。红米Redmi专注极致性价比,主攻电商市场,小米则专注中高端和新零售。

1月8日下午,雷军在知乎上关注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同样是国产手机,为什么华为是民族品牌,而在印度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小米却不是民族骄傲。

一个高赞回答是:世界第一的通讯公司做手机是降维打击,而小米的成功更多是商业模式,营销上的成功。

面临着国际化的挑战、核心创新能力的竞争,仅有价格厚道是不够的。小米关于手机的故事,还要唱很久。

小米的出口

小米的互联网营销技能,曾让刘强东佩服不已,却也因此曾受到老冤家董小姐的吐槽。

董明珠多次不加掩饰对雷军的揶揄。在一次节目采访中,被问及与雷军打电话是否会吵架。她回答:我跟他没有能吵的东西。小米说穿了,是做手机的,只是在产品上增加了一些东西,围绕着手机在转,最近有电视,很快有空调,但是说穿了,他不就是投钱嘛。

2013年在央视二者同台,董明珠咄咄逼人,称小米“树大无根”,大手笔许下10亿赌约,雷军也只是在一边面带微笑,默默上了牌桌。

那一年,小米的营业额为316亿元,格力的营业额为1200.43亿元。

2018年赌约到期,董明珠在2018年12月2日举行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迫不及待提前宣布了胜利,“今年格力即将完成2000亿营收的目标,鉴于小米前三个季度营收只有1300多亿,距离赶超格力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不太可能在第四季度逆袭,与雷军的5年赌约已经基本胜出。”

事实上,2018年也是小米的锦鲤年。这一年,小米试水线下零售、扩展实体门店、研发智能家居,直到 7月份上市,在发布第三季度财报时与格力只差70亿的差距。

就在小米股价创立历史新低、雷军带头宣布把禁售股赠予慈善机构之际,董明珠却慷慨地拿出10亿人民币,给格力员工加薪,每人每月涨1000元还不够,连员工的通讯费也将全包。

平心而论,雷军输了,也赢了。五年赌约结束了,但是战斗才刚刚开始。

去年,大家电业务成为了小米集团的新增长点。小米上市后首次组织架构调整,就新成立了电视部负责电视业务,同时孵化空调等新业务。2019新年伊始,小米就入股TCL,通过与后者合作,加强供应链和代工资源,进军家电市场,对于小米来说,这将是另一个故事的开篇。

公认的劳模雷军曾表示:小米是他的最后一次创业。创业之路充满荣光,却也充满艰难险阻。1月8日,雷军发了一条微博,引用了他很喜欢的一句话——“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