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定制耳机爆卖100万条背后,淘宝天天工厂数字化改造赋能中小厂商

iwangshang / 网商君 / 2019-01-09

摘要:“即使是做活动时9块9的耳机,每条也要经历十几道检测工序才出厂。”郭胜说,“在数字化生产的保障下,价廉和物美是绝对能同时做到的”。

耳机哥郭胜生产的一款耳机在淘宝上卖爆了,这款“WRZ”牌的淘宝定制耳机,两个月时间卖掉了超过100万条。

欣喜之余,郭胜也感到了更多的焦虑和压力——亮眼的销售数据背后,是100万淘宝买家的信任。他要想尽办法,为他的客户制造更加价格更美丽,但质量更过硬的产品。

30岁的郭胜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历过广东电子制造业的起起伏伏。十年前初闯深圳时,郭胜在深圳华强北的一家手机设计公司担任售后主管。彼时的世界,还是诺基亚、摩托罗拉这种功能机的天下。智能机领域,苹果、三星和HTC刚刚冒头。

当时摆在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面前,有两条路:一,到深圳华强北,花钱买一个手机设计方案,再找工厂做出来,价格是这条道路的王道。这种模式,说好听点叫贴牌,白牌,说不好听点叫山寨。二,踏踏实实做自主设计,向上整合芯片、摄像模组、触控面板等供应链,做真正的中国品牌。

显然,第一条路要简单很多。华强北山寨机盛世时,随处可以听见如此的对话:

“老板,要不要做手机?”

“你这能做什么样的手机?”

“1000块的,500块的,300块的都能做。”

就是在纯粹追求低价的价值导向下,品牌方(托盘商)和生产商形成了一种“猫鼠游戏”的零和博弈:品牌方不断杀价,生产商偷工减料。沦为中国制造业“笑柄”的山寨行业,就是在这种猫鼠游戏下,诞生出来的怪胎。

巅峰时期,郭胜当年所在的手机设计公司生意火的很,几百个设计师供不应求。但当时的郭胜知道,一旦有人踏实下来做研发,规范的整合供应链,做自主品牌时,简单粗暴的“华强北”模式就会失败。

两三年后,产业果然如郭胜所料,随着小米等国产手机品牌的兴起,华强北的山寨机市场“灰飞烟灭”。那时的郭胜,已经自己当了老板,在淘宝上一砖一瓦的构建自己的耳机事业。

当时二十几岁的郭胜,想的最多的就是,做质量过硬的耳机,不能让自己的耳机事业,倒在低价但低质的“华强北魔咒”里。

不偷工减料,拒绝“华强北魔咒”

初入耳机这一行,郭胜没有太多的资金,无法拥有自己的工厂。当时的他选择了85后最擅长的角度切入:做淘宝。

深圳、东莞、潮汕一带,拥有无数家生产耳机的工厂,为海外品牌做代工。不夸张的说,全世界的耳机,几乎都是从这里发出去的。由于好学、勤奋、对耳机又有深入的研究,郭胜很快就成为了淘宝上耳机的头部卖家。

以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生态开放、规范、简单。只要能为消费者提供物美价廉的产品,消费者很容易买账,出头也不是难事。对于郭胜来说,最难的是跟上游的工厂打交道。

在当时部分行业内,存在着和山寨手机一样的“华强北魔咒”。品牌方(销售商)以价格为产品的唯一考量要求生产商,生产商杀价接单,只能偷工减料。长此以往,便形成了低价-低质-更低价-更低质的恶性循环。

耳机最重要的物料就是喇叭(单元)、线材和胶料,郭胜曾经在其他平台拼过一条单价4块钱的耳机做研究,拆开后发现,里面只有4根铜丝。

“这就是典型的偷工减料做出来的耳机,价格是便宜,但是根本没法听。”郭胜对这种耳机,只有两个字的评价:“能响”。

为了保证质量,郭胜自己采购耳机的线材、喇叭、塑胶等材料。保证自己的耳机使用14根以上的高质量铜线。但即便如此,他也要腾出大部分精力来,把控供应链的质量。

WRZ天天智能工厂总部,工人们在检查每一条耳机的质量

WRZ天天智能工厂总部,工人们在检查每一条耳机的质量。

做代工的工厂,往往都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靠订单吃饭,对品牌的订单有很强的依赖性,也有很大的不安全感。因此上,往往“疯抢订单”,不管产能够不够,先把订单接下来再说。

但这对电商品牌方来说,却是一种噩梦。到时候生产商交不出货,对不起的只有品牌商一家。但品牌方发不出货,却辜负了成千上万的消费者,吃到差评。

这样的亏郭胜吃过几次,但他没有归咎生产商,而是和供应链一起坐下来谈,看看大家能不能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接受天天工厂改造 向生产效率要利润

讨论之后,郭胜发现自己的生产商有以下的问题。首先,因为订单不稳定,导致厂家不安全感很高,不愿意大量投入机器设备,生产完全依赖熟练工人。其次,生产效率比较低,没订单的时候,有时一天只能开半天工,有时则要加班加点。再次,生产受库存和原料的影响较大,有人没料,也没办法开工。

郭胜知道,如果想把自己的“WRZ”耳机品牌做大,自己一定要当生产工厂的合伙人,整合供应链,做自己的品牌工厂,而不是和供应链进行无休止的零和博弈。郭胜自己出资,从零还是建设工厂。

做工厂的第一年是最困难的,郭胜当时只有一条生产线,产量不够大,供应商配合程度低。为了自己的品牌能有稳定的货源和品质,他前期不惜代价,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去采购原材料。并且添置专业耳机检测设备保证品质。

坚持了一年之后,郭胜跟供应商交流中发现,供应商不是不想降低成本,而是人工成本太高,而很多供应商苦于资金的压力,没条件更新自动化设备,比如喷油,当时供应商做的耳机外壳的喷涂都是人工手喷的,不仅效率低,成本高,也非常容易产生不良,导致成本进一步提高。”

郭胜算了一笔账,如果换成自动化设备,效率将提高200%以上,以前做下来平均5毛钱的成本,现在可能只要一半都不到,“如果我去投入这个设备,可能要几十万,但是仅仅这一个工序,一条耳机能省五毛钱的话,那我卖100万条,就省下来50万,设备钱早就赚回来了,后面的就是纯利,即可以帮助供应商提高工厂生产效率,又可以更多地将优惠给到消费者,何乐而不为呢”

解决了自动化设备这个问题之后,数字化管理的问题接踵而来。

“电商的销售数据变化是很大的,往往一个活动下来,销售远远超过了预期,仅仅通过人为的预测,下单到出货会和实际有很大的出入,这样就要求我们从采购,排期,检测,出货各个环节都要非常严谨,有非常高的效率。但工厂的跟单就算每天忙到很晚,也没办法向电商部门来提供到准确的生产数据,因为供应商大多都是口头协商和确认,往往和实际有很大的出入。”

所以当时郭胜想,如果有一套数字化系统,深入对接销售端,采购端,供应链商以及生产端,这样能够将自己的销售、采购数据和生产、库存数据打通,准确地了解到所有的采购生产计划,实时地看到每天供应商的生产数据和自己工厂的库存数据。所有问题将一次性得到解决。

就在此时,淘宝天天特价业务升级为天天特卖,并决定三年内改造1万家中小生产商,利用数据优势和科技优势对中小商家进行数字化改造。淘宝和郭胜联系之后,双方一拍即合,一套针对性的改造也随之出炉。

现在在郭胜东莞的生产总部里,一个基于阿里云的屏幕格外亮眼。上面同步显示着总部和十几家合作厂商的备货、库存和产线的生产情况。哪家产线饱和,哪家产线空闲一目了然。总部可以根据实时情况调拨产能,让生产不间断,最大限度的保障了生产的效率。

WRZ总部大屏上,物料和各条产线的产能情况一目了然

WRZ总部大屏上,物料和各条产线的产能情况一目了然。

生产效率的提升,让郭胜和合作厂商欣喜的发现,彼此的关系更为紧密。厂家的生产越接近饱和,产品的边际成本就越低,就越能降低价格,让利给消费者。而厂家的生产越顺滑,数字化程度越高,品牌方心理就越有底气,越能在电商平台冲冲销量。

在这套“C2M+IoT”的天天工厂系统保障之下,消费者、品牌方、生产商三者达到了共赢:消费者得到的产品价格变低;品牌方的品牌形象更深入人性、未来获取品牌溢价的可能提升;生产商数字化、自动化程度提升,生产更智慧,利润也就更高。

解决了生产的效率同时,郭胜也更加注重产品质量的把控。在东莞的生产总部里,他购置了一套实验室级别的检测装置,对耳机的插拔次数、按键次数、线材强度、耐低高温等一系列指标进行检测。

“行业规定1万次的,我们测试3万次。行业规定24小时的,我们测试72小时……”郭胜知道,他的WRZ要想真正做成响当当的品牌,质量是不能打折扣的。在天天工厂数字系统的护航下,WRZ的生产已经十分顺滑。总部将更大的精力,放在产品研发和质量把控上。

“即使是做活动时9块9的耳机,每条也要经历十几道检测工序才出厂。”郭胜说,“在数字化生产的保障下,价廉和物美是绝对能同时做到的”。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