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小店老板换了三台车,还买了套新房,农村网购带火这门新生意

iwangshang / 网商君 / 2018-10-24

摘要:中国农村网络零售额在去年突破万亿大关,同比增长39.1%。网购的兴起,为农村线下小店带来了新的生意。

店主7年连换三台车,还买了套新房,全靠农村网购带火这门新生意

文/蒋菲

石塘镇是个小地方。在14寸电脑屏幕上,把中国地图放大50倍,才能在安徽省肥东县的东部找到小镇的名字。它夹在一条高速公路和一条铁路之间,如果进一步放大地图,就会看到真正穿镇而过的只有一条县道,而镇上的这一段又叫金桥街。黄华百货,已经在金桥街上做了20年生意。

10月10日的这个白天,黄华百货只卖出两件商品——一个塑料水瓢,一个热水壶,总共入账17块钱。这让黄华有点尴尬,他解释,“这是没遇上赶集的日子。”

农村人“不赶集不上街”,每逢农历三、五、八、十,金桥街两侧摆满露天摊位,电喇叭不厌其烦地吆喝着“清仓甩卖”“亏本处理”,拎着塑料袋的妇女老人停下脚步开始讨价还价。遇上赶集,黄华百货一天能赚个百八十块,夏天电风扇最畅销,冬天取暖器最好卖,一年到头,黄华百货能净赚2万块钱。

看上去,这是一家萧条的店铺,可故事的另一面是,30平方米的店铺里藏着一门兴旺的生意,靠着这门生意,黄华过去7年换了三台车,还在肥东新城添置了一套90平方米的新房。

梦想

1999年,26岁的黄华把阚海燕娶进了门,当年就做了父亲,从此他有了一个朴素的梦想——陪伴家人,过好日子。

可是全家收入系于小店一身,生意始终不见起色,要想家人过得好一点,黄华就得过得差一点——镇上人见面相互递烟,他不抽烟,镇上人晚饭喝点小酒,他也不喝酒,吃穿用度,能省则省。

可是,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对画画的兴趣越来越浓,黄华和妻子经常相对无言,不知道靠什么去支持女儿的梦想。

店主7年连换三台车,还买了套新房,全靠农村网购带火这门新生意

百货店里贴着大女儿的素描画

“要学画画就要上民办初中,一年学费生活费就要2万块,除非我们一家人不吃不喝。”黄华不忍断送女儿的天分,2009年背井离乡去了上海。他在建筑工地上当采购员,一月工资就有5000元,一年能往家里寄上5万元。

女儿的梦想有了保障,可黄华的内心却经受着撕扯,独自漂泊在外,他无时不刻思念着故乡的妻女,但“他乡容纳不下灵魂,故乡安置不了肉身”,还能怎么办呢?

2011年,女儿如愿上了民办初中,阚海燕开始撺掇黄华回家,就连回家做什么都想好了——代收快递。

“农村才几个人在网上买东西?再说留在家里的都是老弱妇孺,他们也不懂网购啊。”身在上海,黄华当然能感触网购的热度,但想想镇上赶集的场景,他觉得阚海燕是异想天开。

黄华这么想并不奇怪。肥东县是劳务输出大县,常年在外务工的人足有30多万,占据户籍人口三分之一,全球各地的建筑工地上都有肥东人的身影,县里持有护照的人就超过5万。

石塘镇的情况也差不多,户籍上有7.2万人口,可精壮劳力都在外地打工,就像阚海燕的堂弟和堂姐夫,就远在万里之外的非洲。

没有消费群体和消费能力,街面上的店铺都在惨淡经营,又哪来的网购需求?黄华越想越觉得,老婆的建议不太靠谱。

撞衫

没人网购,就没人需要快递,这是黄华的逻辑。可阚海燕却认为,没有快递,才导致没人网购,农村人也有网购的需求,就像她自己,就喜欢从淘宝上买衣服,找她代购衣服的姐妹也越来越多,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丈夫的武断,在于他摸不透女人的心思。

石塘镇上没几家服装店,有限的款式颜色遇上数以万记的留守妇女,撞衫就成了大概率事件。

店主7年连换三台车,还买了套新房,全靠农村网购带火这门新生意

各种颜色鲜艳的塑料制品依然是镇上中老人的最爱

2009年初,阚海燕去赴表妹的婚宴,出发前她精心打扮,还专门挑了套新买的衣服,结果刚上席就傻了眼,居然跟姑妈撞衫了。开席之后,宾客们推杯换盏,阚海燕穿得跟新娘妈妈一样,只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表妹挨桌敬酒,见表姐没怎么动筷子,便猜中了心思,赶紧安慰道,“下回别去镇上买了,上淘宝买。”

那一年,石塘镇没几户人家有电脑上网,阚海燕家就有。黄华远在上海,怕阚海燕无聊,就花3000元装了台式机,还付了每年1000元的宽带费,从此天各一方的一家人,天天通过视频通话,黄华觉得这钱花得值。

一回家,阚海燕就找到了“淘宝”,琳琅满目的女装看得她眼花缭乱,而且价格还挺实惠,她相中了一件打底衫,“反正就几十块钱,买了不好也没关系。”下单结算时,阚海燕填了百货店的地址。

几天后,电话来了,通知阚海燕去汇景新城的申通网点取快递。阚海燕有点蒙,网购不是送到家吗?网点远在肥东新城,离镇上足有二十多公里,过去要倒两趟车,来回3个多小时不说,车费就要花十几元。

阚海燕闷闷不乐地赶到汇景新城,看到圆通、申通、汇通紧挨着一字排开,门口是包裹堆起来的小山,快递小哥们正端着巴枪,将一个个包裹扫描分类,按照不同的乡镇堆在一块。

阚海燕说自己是石塘镇的,申通小哥腾不出手,指指架子上的一个角落,说那都是你们镇上的,示意她自己找。阚海燕边找边数,石塘镇的包裹总共只有8个。

取件麻烦,阚海燕一度想把网购拉黑,可剁手是会上瘾的,架不住新颖的款式和低廉的价格,她又陆续在网上买了几件衣服。在农村,婚丧嫁娶都要摆流水席,每次阚海燕都会被女人们拉住,问她身上的衣服哪儿买的。年纪大的学不会用淘宝,就让阚海燕帮忙买同款,年轻稍轻的,更愿意让她手把手教,表妹传表姐,表姐传堂姐,网购就像一颗投入湖中的小石子,涟漪在乡镇村社一层层荡开。

代购完了,难免还要代取,两年里,阚海燕从县里取回的包裹越来越多。一次,眼看着就要到网点了,突然来了一场倾盆大雨,阚海燕被淋了一身,躲在网点的屋檐下,心里又沮丧又生气,刚一抬头,却看到网点宣传栏里贴着通告——“欢迎乡镇网点加盟”。

“我家在石塘有个百货店,能加盟吗?”网点老板建议,阚海燕可以先做快递代收,一个包裹,网点补1块钱派费,不过要她自己拉货。

阚海燕心里敲响了算盘,要是能把县里的五六家快递公司全代收了,哪怕一家10件,一天也能挣五六十块,收入快顶上自己的小店了。

煎熬

2011年年底,黄华终于下定决心回家。一是女儿长期住校,怕阚海燕一个人孤单,二是母亲患上帕金森,近了才好照顾。

时隔三年,镇上的街道依旧冷清,架不住妻子整日念叨,黄华只好答应试试做快递代收。刚过完年,他就去了肥东,先后谈了五家快递公司,最后和圆通、申通签了合同,每家都缴纳了5000元保证金。

黄华考完驾照,又花4万元买了辆二手起亚,每天下午1点,驱车赶往二十多公里外的肥东新城,从两家快递公司拉回寄到石塘镇的快递包裹。回到百货店,夫妻俩粗略分拣,地址上有门牌号的包裹,由阚海燕骑着电动三轮车送货上门,地址不详或位置太偏僻的,则由黄华负责编发短信等人来取。

店主7年连换三台车,还买了套新房,全靠农村网购带火这门新生意

每天下午黄华都会驱车20公里到县里去取件

第一个月下来,黄华的心凉了半截,这门生意果然不怎么赚钱,两家快递加在一起,一天只有30票货发到石塘,而拉一趟的油费就要十几元。黄华只好隔一天去县里拉一趟,一个月下来只赚到700块钱,可是保证金、驾照和买车的钱加在一起,都超过了5万。

这样下去,猴年马月才能回本?黄华抱着脑袋陷入焦虑,阚海燕却异常平静,劝他再坚持几个月看看。

一天,阚海燕接到中通快递的电话,说包裹就在石塘镇上,她很诧异,照着门牌号找过去,发现同一条街上的小巷里竟藏着一家中通代收点。

店主7年连换三台车,还买了套新房,全靠农村网购带火这门新生意

回到店里,黄华和妻子把同一个乡的件放一个框里

有同行竞争,就说明快递代收有市场,在阚海燕的鼓励下,黄华开始积极行动,他花600块钱做了两块广告牌,上面印着圆通、申通的LOGO和自己的联系方式,一块立在店门口的马路边,一块立在街头人流最多的地方。每次客户过来取件,他都会叮嘱对方,只要寄申通圆通都能送到镇上,也让他们跟亲戚朋友说一声,大家可以从网上买东西了。

黄华至今记得一个从乡下来的中年妇女,本来是来买大号塑料洗澡盆的,看见有人取快递,她忽然问道,“你家还代收快递啊?如果我买东西地址怎么写?”

黄华感觉整个人都震了一下,他打量着对方的衣着打扮,头脑中关于农村人不网购的成见,正在迅速土崩瓦解,回过神来,他赶紧告诉对方,“就写你家里地址,到了我这里会通知你来取件。”

店主7年连换三台车,还买了套新房,全靠农村网购带火这门新生意

自制的广告牌已经拆除,如今他的店名多了一行“石塘申通圆通快递”

黄华百货的门口,偶尔也有回乡探亲的建筑工人经过,扛着建筑器械的精壮汉子,看见门头的申通圆通广告牌都会停下脚步,黄华听见他们交头接耳,“想不到快递能送到我们镇了,下次寄东西回家就方便了。”

渗透

8个月后,天猫双11,站在肥东新城的快递点外,黄华怔住了,包裹像小河一样涌出网点,铺满了门口的道路,快递小哥们一个个红着眼睛,动作也不像往日那般麻利,他赶紧上前帮忙,老半天才清点出石塘镇的快递,足有100多个包裹,起亚的后备箱和后座根本塞不下。黄华只好多跑了一个来回。这个月,他赚了3000多元。

2013年,黄华赶在11月前换了台面包车,果然,双11后单日票件又攀升到200多票,黄华忙完11月,赚了5000元,已经与上海打工时的收入持平。后面2年,石塘镇的单日票件稳定在200票上下。

店主7年连换三台车,还买了套新房,全靠农村网购带火这门新生意

如今黄华的货车一天能装400件货

同样在2013年,黄华的小女儿出生了,代收点的业务范围也从石塘镇延伸到了隔壁的包公镇。包公镇有部队驻扎,各地军属寄来包裹,军人没法外出自取,黄华只能上门派送。可是部队驻地范围很大,大门小门好几十个,每次看到面单上写着中门、后门或是边门,黄华就只能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再加上军人手机经常关机,找到地方也容易联系不上,有时候半个小时都送不出一个包裹。

店主7年连换三台车,还买了套新房,全靠农村网购带火这门新生意

有时黄华到网点早,他就自己拿起巴枪扫描

一次,黄华又吃了闭门羹,就到部队门口的小卖部买了瓶水,一边休息一边向老板张文武抱怨倒霉,讲着讲着,黄华脑中灵光一现,为什么不把小卖部也变成快递代收点?

“文武啊,你不是刚好每天要到镇上来买菜吗,到我店里,把你们这儿的件一起拉回去,我每票给你5毛钱。”张文武一听,反正自己有辆吉利,顺路带几个包裹,赚点小钱不也挺好,当即答应下来,成了黄华发展的第一个“下线”。

王铁乡的马晓东,则是自己找上门的。“老马批发部”紧挨着王铁乡菜市场,先后被顺丰、中通的网点拓展人员相中,不仅给出一元一件的代收费,还负责把货送到店里,这样的好事就跟躺着赚钱差不多。尝过甜头,马晓东决定把整个王铁乡的快递全包了,搞定黄华百货之后,他又联系了石塘镇上的其他快递代收点,这样每天跑一趟,也能赚将近一百元。

在马集村和高亮村,也有小卖部老板陆续加入黄华的代收网络,小卖部老板轮番接力,石塘镇的快递网络不断向下渗透,越来越方便的快递服务,又进一步释放了村民们买买买的热情。

店主7年连换三台车,还买了套新房,全靠农村网购带火这门新生意

小卖部老板陆续加入黄华的代收网络

包裹太多,黄华的面包车不堪重负。2017年底,日均包裹量超过400票后,黄华只好又换了辆江淮箱式货车,这辆车一次能带600票包裹,黄华希望它能多撑一阵。

黄华百货,已经成了一个连接县镇村三级的快递转运枢纽,刨除4个村级代送点的派费,黄华每月能赚7000元,再也不用为了女儿的梦想背井离乡。

幸福

在阚海燕看来,无论是零食、奶瓶、纸尿裤,还是皮鞋、衣服、电压锅,或者瘦脸仪、洁面仪、体重秤,每一个快递包裹传递的幸福,都是平等的。

当精壮汉子在城市里承受着压力,老弱妇孺在乡村里忍受着孤独,网购成了人们最容易感受幸福、传递幸福的渠道。每次想到自己是幸福之路上的一份子,阚海燕就会觉得满足,继而变得斗志高昂。

店主7年连换三台车,还买了套新房,全靠农村网购带火这门新生意

傍晚,阚海燕骑着电动三轮车去送货

2016年,阚海燕碰到一个客户,电话里是个年轻的女声,女孩说自己在江浙打工,给独居在家的爷爷奶奶买了吃的寄回来,二老腿脚不便,女孩再三央求阚海燕把件送到村里。

架不住女孩苦苦哀求,阚海燕骑着电动三轮车,带上三岁的女儿一起出发。时值寒冬,母女二人裹得严严实实,沿着坑坑洼洼的村路走了半个小时。刚到村口,老远就望到高压线桩下,一个驼背的身影正在挥手,再近一点,能看清老人堆满皱纹的脸,正笑盈盈地迎接她们的到来。

老人接过快递,连声致谢,还说老伴正在做饭,留她们吃完晚饭再走。阚海燕往平房里一瞅,灶头果然有火光跳跃。可是村里天黑得快,又没有路灯,阚海燕只好谢绝了老人的好意,刚回到百货店,手机响了,女孩发来了红包,钱不多,十几块,可后面跟着一连串爱心。

王铁乡的马晓东,看一眼快递包裹面单,就能大致推测里面的故事:大号奥特曼玩具,应该是村民小茆买给他儿子的,三年前小茆去了上海打工,每年十月儿子过生日,他总会寄礼物回来;在江苏打工的丽姐又寄了孢子粉回来,上次她父亲来拿快递,一直嘀咕女儿不该乱花钱;李哥寄回来一双加厚棉鞋,天一冷他总惦记着家里的妈妈……

还有一次,阚海燕送一个货到付款的包裹,到了目的地才发现是个敬老院,买家是一位70多岁的老人,子女都在外打工,他就靠电视购物打发时间,包裹里装的,是他自己打电话买来的“保健药”……

走进黄华百货的内屋,墙上挂着一幅幅素描和水彩,再过两年,大女儿将从安徽建筑大学环境设计专业毕业,黄华已经在肥东新城为她买好了一套90方的新房,他的下一个目标,是为6岁的小女儿也挣上一套房。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