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他把半条命搭在路上,帮山里人上网赶大集

iwangshang / 汪佳婧 刘飞越 / 2018-10-09

分享:
摘要:菜鸟乡村物流贵州水城县服务中心,从最初一天送几十个包裹,到现在每天送近千个包裹,让贫困山区也过上了“云端”新生活。

1

文/ 天下网商记者 汪佳婧

摄影/ 刘飞越

凌晨3点,菜鸟乡村物流水城县服务中心,33岁的沈宽波拉开车门,爬上驾驶席,发动引擎前,往嘴里塞了两片薄荷味口香糖。一出县城,他就调高CD音量,驾驶室里循环播放着震耳欲聋的DJ音乐。

2

凌晨3点,沈宽波从菜鸟乡村物流贵州水城县服务中心出发了

4.5米长的厢式货车上,满载着几百个快递包裹,从服装、食品、日化,到家电、农机、饲料,应有尽有。作为菜鸟乡村派送员,沈宽波将驾车翻越无数大山,将这些包裹送至沿途17个农村淘宝站点,再由站点村小二送货上门。不出意外,沈宽波要到下午4点才能回到水城县城。

水城县地处贵州西部乌蒙山区,是贵州最穷的14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全县30个街道、镇、民族乡,绝大部分为群山环绕。2年前,菜鸟乡村派送员们开始开车越过崇山峻岭,为大山里的网购铺平物流之路。这是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触达乡村的千万个末梢之一,为数以亿计村民运来“云端”新生活。

险途

菜鸟乡村物流在水城县共有3条线路,沈宽波走的南线里程最长,路况最险,从县仓出发向南翻越群山,3小时后到达全县最偏远的山区花戛,再沿着顺场、龙场、新街、鸡场、发耳、都格一路北上返回,线路全长450公里。

窗外飘着细雨,挡风玻璃上起了层雾,沈宽波尽量把车速保持在50码,他在浙江跑过15年运输,对自己的技术信心十足。自打上了山,车厢里的杂物就一路奏着“交响乐”,车底钢板弹簧偶尔发出“吱嘎”一声,仿佛在抗议老司机的驾驶风格。

1

菜鸟水城县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每天分拣好包裹再按线路装车

除了影响视线,雨季还会制造一些更危险的麻烦。山体土质吃饱水后变得松软,路边的悬崖不时有石子滑落,砸得车顶砰砰作响,这时沈宽波就会猛踩一脚油门,随着柴油机加大输出扭矩,货车“轰”地一声穿过危险区域。

最惊险的一次,沈宽波的货车刚冲过一段滑坡路段,车后就滚落了一块巨石。“这么大的石头,又是从山上滚下,速度加重量,足以把货车掀翻推入山谷,人肯定没了。”沈宽波走的这条路上,常有锈迹斑斑的报废货车停在路边,最生动地警示着落石的威力。

4

沈宽波下车查看路况

4

遇到巨石,随时可能原路折返,这一次,车子险险地擦着巨石开过

山路狭窄,遇上巨石挡道,沈宽波就得原路折返,要是后方堵车,搞不好就要在车里窝上一宿。

5

遇到赶集,车子经常一睹就好几个小时

除了滑坡,沈宽波就怕遇上乡村赶集,道路两旁摆满摊位,路上来来往往都是赶集的村民,不到百米长的集市,车子一点点挪过去,至少要花半个小时,运气不好碰到对向来车,有可能就得堵两个小时。最让沈宽波无语的一次,对面来了一辆车,司机一看过不去,跳下车甩上车门就走了,等到下午四五点集市散了才来挪车。

1

到达花戛乡的时候,天还刚刚开始亮

到达距离水城县城最远的花戛乡,已是早上6点,东方露出鱼肚白。在村点卸完包裹,沈宽波抓紧伸展了下筋骨,骄傲地说,过去这里没有菜鸟乡村,村民们取个快递,都要骑着摩托车跑到几十公里外的镇上,现在不用折腾了。

电商在中国发展了已近20年,但农村淘宝平台建立才3年。货物卖到乡村并不难,难的是运到乡村。每天出车,沈宽波几乎是把半条命搭在路上,至今仍是水城县唯一天天送货到花戛的物流线。

触网

中午12点,货车抵达发耳镇,南线17个村淘站点,发耳站点的包裹量数一数二,这全是村小二杨全芸的功劳。

杨全芸29岁,是发耳镇第一个开“时装店”的人。20岁那年,第一个儿子确诊唐氏综合症,为了凑足每个月1万多元的医药费,杨全芸开始做服装生意。跑去昆明进更“潮”的款式,一件进价20元的衣服卖四五十元,在镇上的年轻人中打开销路。

2016年底,杨全芸生完女儿重操旧业,带着5万元去广州进货,进了批发市场却像发现了新大陆,很多档口只挂几件衣服的版样,旁边放块“一件代发”的牌子,老板们告诉她,现在是网络销售时代了,客户大多是网店老板,很少有人用手推车编织袋进货了。这次回家,除了一大堆一件代发的名片,杨全芸两手空空。

还没想明白怎么从网上进货开服装店,杨全芸无意间从村主任处得知,农村淘宝正在招村小二,她觉得这是一个“触网”的好机会,就通过笔试面试,开起了农村淘宝店。

2

杨全芸去村里宣传

每天一大早,杨全芸就带上自制的宣传单页,背上批发市场买来的杯子和小熊做礼物,挨家挨户做宣传,包括远在25公里之外、在最偏远山顶的双井村,只有一条烂路通向村里,开车过去需要一个多小时。

2

双井村大多是老人和留守儿童

和水城县大多数乡村一样,住在双井村的多是留守老人和儿童。彝族、苗族的老人们连智能手机都没用过,根本无法想象杨全芸口中描述的网购是怎么回事,人们大老远看到杨全芸过来,就把门“砰”地关上,还有些老奶奶,二话不说,拿出扫把就往杨全芸脚上扫,直将她扫到门外。  

杨全芸耐心地等待着机会,卖衣服的经验告诉她,只要成功做成一单生意,就会带来连锁效应。

进入6月,机会来了。双井村的老人大多以种植玉米为生,到了这个施肥的季节,都要去镇上买肥料。一袋肥料足有80斤重,运回村子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搭公交车,要么蹬自行车,无论哪种对老人都是艰巨的挑战。这时,杨全芸开着自己的皮卡车告诉老人,她可以帮他们在网上买,85元一袋,比镇上的便宜15块钱,“保证送货上门”。

3

只有一条烂路通向双井村,遇到坑洼地,身材娇小的杨全芸还要下车推车

最终,有位老人被说服了。没过几天,沈宽波开着菜鸟乡村货车把肥料送到村点,杨全芸接着送到老人家中,周围的邻居们闻讯赶来,大家把网购的肥料和镇上买的肥料放在手心仔细比对,发现果真一模一样,这消息像风一样传遍整个村子。

6月结束,杨全芸帮双井村的老人们在网上“团购”了500多袋肥料,加起来足足有20多吨,平均帮每个村民省下500多元,相当于他们一年养一头猪赚的钱。

1

沈宽波把包裹卸货在杨全芸开的村点门口,其中有村民购买的大袋饲料

改变

每天在山路上奔波十几个小时,沈宽波的收入远高于当地平均水平,但还是比不上在浙江跑运输。选择回乡,是为下一代作出的牺牲——因为儿子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在浙江只能上民工子弟学校,老师流动性大,教学质量欠佳,沈宽波这才选择回到家乡。

1

北盘江大桥横跨云南宣威与贵州水城,是沈宽波一路上最喜欢的风景之一

可如今,沈宽波彻底爱上了这份工作。一路上,他记得在哪看过松鼠,在哪见过猴子,开到云贵交界处时,雄壮的北盘江大桥横跨云南宣威与贵州水城,天堑变坦途,这令沈宽波与有荣焉,“这可是世界第一高桥,桥面到谷底垂直高度569.66米,有200层楼那么高!”

嵯峨黛绿的群山之中,沈宽波总能透过雾霭找出某个补丁般依山延展的村寨,用夸张的语气感叹,“不敢相信啊,现在这个村每天的包裹数量都过百了。”

2

村民曹树珍下山赶集见到杨全芸,拉着她帮忙网上买东西

周日,72岁的曹树珍下山赶集,见到杨全芸,忙一把拉住她的手说,“我还想上网买点东西,你最近怎么不来呀?”老人掏出一台诺基亚手机,要杨全芸把手机号码输进去。

这台手机,也是杨全芸帮忙买的,双井村的老人,如今大多换上了这款才卖100多元的诺基亚手机,过去,他们在镇上花三四百元,只能买到不知名的杂牌手机。

认识杨全芸后,老人们第一次用上了“品牌货”。“以前,你在我们这里,买不到一支品牌牙膏,也买不到一瓶品牌洗发水。”而现在,杨全芸把黑人牙膏和清扬洗发水推荐给了村里人。

今年5月,菜鸟乡村推出集单,让村民足不出户就可以在网上“赶大集”,点点鼠标价廉物美的好货就送上门。这一模式很像团购,每款商品只要订单到一定量,或者一个县订单总量凑够300公斤就成团,整车直送县仓,节省40%的干线运输成本。

乡村是电商最远的配送链路。以往送货下乡,物流成本要占商品货值的20%甚至更多,而在集单模式下只占12%,省下来的物流费让利给消费者,村民们用平均七折的优惠价就可以买到正品好货,同样的商品,比县城和镇上经销商卖的更是便宜了不少。

日化、服装、食品,村民网购频率最高,洗车液也卖得很火,因为村民们发现用它冲猪圈效果奇佳,甚至还有人网购了拖拉机的人字农用轮胎。

村里有人结婚,请杨全芸上网买来整套品牌家电:海尔的冰箱、TCL的电视、小天鹅的洗衣机、美菱的饮水机,邻居一看也要买,那一天杨全芸下单了5万多元的电器。比起过去从镇上买的杂牌家电,每件电器便宜了三五百元。

山区公交班次少间隔长,所以沈宽波的货车里经常装着摩托车和电动车,年轻人现在都骑着网购的摩托车出门办事。

通路

一条条盘旋在大山深处的电商生命线,也为商家在城市之外开辟了触达乡村的通路。

在天猫优品店,往往能看到摆放了一整排货架的妈妈壹选皂液,这是村民最喜欢的洗护品牌。“现在农村的消费者也越来越关注健康,我们的洗衣液成分是天然的,不伤手,比较温和”,威莱集团有着威露士等知名品牌,其农村淘宝运营经理吕望透露,菜鸟乡村已经帮助他们送了超过1000万瓶(袋)洗衣液下乡。

1

沈宽波的车载着村民们的日用品,在大山深处开辟了触达乡村的通路

“我来自农村,切身经历过农村假冒劣质产品的糟糕体验,现在能够借助菜鸟把城里好的产品品质和体验带到农村去,就觉得很自豪。”在吕望看来,产品卖到贵州贫困山区,意味着品牌得到更多消费者认同。

探花村村淘负责人吴剑亮对此也深有体会。“我们去年开通村淘业务,当天就有100万销售额,很短时间内一下子就卖爆了,这是我们一开始没想到的”。吴剑亮发现,农村地区有着旺盛的购买力,探花村村淘业务高达整个品牌全网销量的30-40%,光今年1-7月就卖出了将近8000吨食用油,无论山区还是边境,全部通过菜鸟乡村物流送到村民手上。

“大部分是我们自己的渠道无法铺货的地方,就算能铺货成本也非常高”,吴剑亮说,远销贵州、云南等最贫困、最偏选山区,这在传统线下渠道来说是难以想象的,菜鸟帮助商家在极低的渠道成本下快速打开农村市场,拉动了更高的销售,“比企业自己去线下打开渠道相对容易和便捷太多了”。

最近,云南一个网点的同事和他聊天感慨:“以前村民们要到集市或者镇上去买油,还要走很远的山路把沉甸甸的一桶桶油扛回家,现在手机上就能买到,选择多,性价比高,菜鸟还送到家门口,太方便了。”

报废的轮胎,见证着农村网购的兴起。沈宽波今年4月才买的货车,跑了四个月,轮胎花纹就全磨平了,他只好花了3000多元更换轮胎。去年双十一过后,菜鸟乡村物流水城县服务中心负责人王艳曾报废了整整一卡车的轮胎,是三辆货车不到一年内跑坏的。

菜鸟乡村物流水城县服务中心,从最初一天送几十个包裹,到现在每天送近千个包裹,遇到双十一,这个数字还能翻番。沈宽波和另外2位派送员每天送进大山的,不只是快递包裹,更是村民的幸福生活。

杨全芸一直在琢磨,怎么把村里的农产品卖出大山,前不久,她小试牛刀,把村民制作的干姜以11元/斤的价格卖了出去,而这些小黄姜在镇上只能卖8元/斤。“以前,我们这儿从来没有人在电商上买东西,也没有人把东西卖出大山去,买和卖都不难,难的是把东西送出乡村。”她相信,如果有物流可以把大山里的好货运出去,就不仅仅是改善村民们的生活,还将带动整个乡村的改变。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